【欧洲时报6月23日赵筱编译】2016年6月23日,英国就是否脱离欧盟举行全民公投,52%的投票者支持“脱欧”,震惊世界。五年里,英国经历两次大选、考验过3位首相,扛过各种“截止期限”,于2020年年底正式完成脱欧程序。但留给英国和欧盟的并非一帆风顺,前路漫漫仍有诸多荆棘需要迈过,其中一些难题甚至是无解的。

脱欧变成了一场永不落幕的N季连续剧

西班牙《世界报》报道,五年前,很多人担心的结果还是发生了,英国民众选择离开欧盟,同日,发起这项公投的时任首相卡梅伦在一片争议声中辞职。助推这个分离结果的还有现任首相约翰逊,据一位曾与其在外交部共事的大臣所述,约翰逊乐见上述结果,以便他取而代之(卡梅伦)。

在这里还要提到“脱欧派”政治运动负责人多米尼克·卡明斯,他当年积极参加公投活动,并于2019年获任英国首相首席特别顾问,被认为在政府中拥有极大影响力(因为防疫问题,已于去年11月辞职)。现在卡明斯用自己“独特”的方式庆祝脱欧五周年,他称约翰逊就是一个“懂一点政治的评论家”。他认为,约翰逊在公开场合99%的时间里都在“表演”,“他对解决真正的问题不感兴趣,只想把唐宁街变成娱乐业产业的一部分,包括前些日子举行的婚礼”。

卡明斯表示,脱欧已经变成了一场永不落幕的连续剧,现在正在上演第五季--“香肠之争”(英国其他地区制造的香肠等加工冷冻肉制品将难以在北爱尔兰销售),以及“文化之争”。英国影视作品一直以来在欧洲市场占据着重要地位。但在英国脱欧后,出于对促进欧洲“文化多样性”的考虑,欧盟计划削减在欧洲播出的英国影视节目数量。

在2021年6月23日这个日子,还有很多人希望向布鲁塞尔传达想留在欧盟的意愿,这被很多欧洲媒体嘲笑,甚至还创造了“remoaner”(“Remainer”和“moan”的混成词,意为“留欧呻吟”)这个词来嘲笑要求废除公投后所有进展的留欧支持者。

五年里,政坛割裂、北爱尔兰问题无解

一场全民公投分裂了英国政坛。且不说政党之间的硬脱欧、软脱欧、不脱欧之间的拉锯战,也不说特雷莎·梅(卡梅伦的继任者)多次议会闯关失败黯然离开,就看约翰逊的此时此刻也可窥测一二政坛的割裂。

脱欧第三大受益者在野党工党前党魁科尔宾卸任,其继任者Keir Starmer一直在疫情中摇摇欲坠。而约翰逊则接替了特雷莎·梅上台,出台一系列疫苗政策,加剧了疫苗种族主义趋势。这几个月以来,约翰逊与欧盟展开了激烈的争吵,矛盾主要集中在《北爱尔兰协议》。

协议规定,北爱尔兰仍然保留在欧盟的关税同盟和单一市场之内,从而免除了在爱尔兰岛上进行货物检查的程序。约翰逊坚持不在英国与爱尔兰的海上边界处进行出口物资检查,因为这种检查将意味着北爱尔兰不再属于英国。

而这也仅是未解的冲突之一,还有更多冲突“在路上”。今年一季度,受复杂的出口程序影响,英国对欧盟饮料和食品出口跌幅达到了50%。约翰逊表示,这些只是脱欧初期的问题,之后一定会有所改善,但几乎所有的企业家都认为,这是首相硬脱欧带来的负面影响。

图为“脱欧”过渡期结束后首日的英法港口。(图片来源:新华社)

敌意蔓延,欧洲人回英不再有回家的感觉

脱欧进行到现在,已经影响到了在英国的欧洲人。在英国,逐渐蔓延着“敌对”氛围。内政大臣普丽蒂·帕特尔(Priti Patel)煽动着一种情绪——让欧洲人感觉他们是“借住”在这里。5月以来,数十位欧洲人被逮捕,甚至被遣送至非法移民拘留中心。

María和Eugenia(化名)是两名来自西班牙瓦伦西亚和巴斯克地区的年轻女性,她们对英国《卫报》讲述,她们原本是来英国找工作,但María被关进非法移民拘留中心三天,Eugenia的手机被没收,与六个人在一间房间过夜,之后被遣送回国。

6月30日是“欧盟人士定居计划”申请时间最后一天,从7月开始,欧洲人将不能用护照或身份证作为在英合法工作的证明。文章指出,虽然这个“定居计划”比较容易申请,但是欧洲人不再觉得英国是“家”,每次回到英国,都感觉有一道无形的墙将他们拒之门外。脱欧的这五年,英国不再是那个大门打开的国度,“敌意”蔓延,对欧洲人来说将越来越陌生。

(编辑:顾砚)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