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德国

德国中产阶级萎缩严重 经济增长群体比例却未恢复

【欧洲时报12月2日白劼编译】德国中等收入群体比例较20多年前严重下滑,除了疫情因素外,工资倾销、受教育程度偏低也是导致此现象的重要原因。

大量人口从中产滑入贫困

德国每日新闻网报道,经合组织(OECD)近日公布的一份研究表明,过去几年,很多德国民众“脱离”中产阶级而“滑向”了贫困群体之中。1995年,尚有70%的德国民众属于中等收入群体,这一比例在随后的二十年间严重下滑。尽管德国经济在次贷危机和新冠肺炎期间平均增长率为2%,且失业率下降,但中等群体却并未恢复增长。

11月15日,人们在德国柏林的一处市场购买小吃。(图片来源:新华社)

此外,中等收入群体中的较低收入阶层受到了更为严重的影响,这类群体的划分标准为:单身人士可支配税后收入为1500欧元至2000欧元之间;四口之家收入在3000欧元至4000欧元之间。

疫情、工资倾销、学历低加剧中产萎缩

报告指出,仅2014至2017年之间,就有约22%的就业人员(18岁至64岁)下滑至低收入群体,成为贫困人群或处于贫困边缘人群。一些迹象表明,新冠肺炎疫情加剧了中产群体的萎缩,因为即使是中等收入群体也有在疫情期间丢掉工作的情况,这一比例占中等收入群体的8%。

与其他经合组织成员国相比,只有瑞典、芬兰和卢森堡的中产阶级萎缩情况比德国严重。年轻人受到的影响尤为严重。18岁至29岁的年轻人中,中等收入人群比例下降了10%,在平均值以上。此外,按照不同时代对比,差距也十分明显。婴儿潮时期(1955年至1964年)出生的人口,中等收入人员占比71%,而千禧一代(1983年至1996年)中这一比例仅为61%;按地理位置看,德国东部相比西部,中等收入人口更少。

教育对收入的影响越来越重要。25岁至35岁学历较低的人群中,进入中产阶级的比例明显下降。报告提出警告,“由于新冠疫情造成的教育落后局面,必须立即补救,否则会有很多人难以进入中产阶级。”

中产群体萎缩的另一个原因,是多年来持续的工资倾销。在中等收入群体中,有六分之一的全职家庭处于低收入水平;在低收入群体中,这一比例则增长了三倍。报告指出,“低收入工作从业人员遇到的另一层问题是,他们很难以此类工作为跳板进入到更高收入的工作中。”

经合组织和贝塔斯曼基金会(Bertelsmann Stiftung)要求,政府扫除就业市场的障碍,扶持中产阶级。兼职工作和迷你工作的从业人员必须得到更多教育培训机会。女性从业的可选范围和工作性质必须得到改善。此外,护理等女性从业者比例较高的工作必须提高工资水平,她们工作比以前更多,但时薪总是较低,即使她们的专业素养完全可以胜任其职业。

(编辑:文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