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法国

“风梁话”:“生存还是毁灭”?泽穆尔誓言“拯救”法国!对华:不与美国共舞

【欧洲时报】“风梁话”之二(法国最热移民话题刨根问底:“危言”还是危机?“融入”还是“同化”?),曾经承诺泽穆尔宣布参选之日,和您聊聊个中门道。

11月30日,2022法国总统大选最引人入胜的日子终于到来:千呼万唤始出来的泽穆尔,在一架老旧的麦克风前、以一排老书柜里的半墙羊皮书为背景,用十几分钟的视频形式,宣读了几页疑为“羽毛笔”写的文稿,正式宣布出马竞选。

泽穆尔决定参加总统大选。(图片来源:泽穆尔油管官方账号截图)

没有三色旗与马赛曲,没有与法国人民炯炯有神的对视,甚至没有提高音量的宣示,只是造足了怀旧气氛,通过“蒙太奇”,对两个判若云泥的法国进行剪贴与对比;通过文学渲染,以哈姆雷特的“生存或毁灭”的悲剧气氛、“批判现实主义”的鞭挞之声与“存在主义”的危机预言的混合体,加持他区别于他人的“作家候选人”冠冕。

照例,评论区炸窝、毁誉参半。

如果用一句话总结泽穆尔“出马宣言”,就是他给法国人展现了一个“法国人不敢看、不认识的法国”;“法国人在自己的国家被流放,自己住的老屋闹鬼、自己的人民被替代”、一个正在法国人眼皮底下“消失”的法国......因此,泽穆尔断言:“改革法国”已经来不及了,要“拯救法国”(“Iln‘estplustempsderéformerlaFrance,maisdelasauver),恢复法兰西往日的辉煌。而这个救世主,正是以区别于戴高乐以后所有政治派别与精英自居的他。

而拯救法国之路,正如他两个多月来一直强调的,反伊斯兰、反移民、反文化多元、“再工业化”...总之,法国优先。

泽穆尔在这个视频里,确实透露了不同的价值观。这从他视频讲话的最后一句话可以看出端倪:“共和万岁,尤其法国万岁”。“共和万岁,法国万岁”几乎是所有政治人物在庄严时刻讲话的结束语,由于所有人都一样,所以泽穆尔加了“尤其”一词,尤其有趣。

泽穆尔思想主轴,是“旧社会”好于“新社会”,法国文化优于其他文化,他视频里举例的路易十四与拿破仑,都与“共和”无关。泽穆尔要的是一个令人自豪的辉煌法国,伏尔泰的法国、夏多布里昂的法国、巴斯德的法国、发明协和、核能与汽车的法国...而今天的法国,是移民的法国、贫困的法国、血与火的法国、走下坡路的法国。在他眼里,法国的伟大人物截止于戴高乐。他要半个世纪执政,使法国走下坡路的左右政治精英们负历史罪责。

泽穆尔视频,是其出马竞选的先声,基本是历史观、现实观、价值观的三观宣言,他将于当天晚间出境法国电视一台20点新闻联播,届时就不仅是”观察现实“而是“面对现实”的时刻了。据悉,他届时将阐述其“救国”方略。据估计,平均六百万收视率的该节目,将向千万大关冲击。我们会跟踪吹风。

最有趣的事最后说,重要的事也只说一遍。

泽穆尔对华政策,是此间华侨华人所关心的,在此略作梳理。

综合泽穆尔接受法国《世界报》《费加罗报》和BFM新闻电视台等媒体采访的表态,大致可以总结为以下几点:

一,从地缘政治与国际关系角度,泽穆尔认为,美国将中国定位为“头号敌人”是典型的“老大”容不下“老二”赶超,即所谓“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sTrap)”(即“新兴的大国与守成大国必有一战”的国际关系理论)。而这个陷阱里,没有法国什么事儿,当然,美国要拉着盟友一起对付中国,但这是美国利益,不是法国利益。所以法国应追随戴高乐将军独立外交政策,在对华外交上不随美国“起舞”,“北约也管不了太平洋那边的事儿”。而被问及,为何法国现在还是不能“独立”时,他认为,因为德国没有独立防御,受制于美国,而法国要搞“法德轴心”,受制于德国,故而出现当今一起随美国起舞。而法国应该学德国的是,将自身经济利益放在首位。

二,关于印太地区的问题,泽穆尔在接受BFM专访时表示,法国不应也没有能力介入争端,不应派军舰去巡曳。这与他“以法国利益为核心”的整体思想有关。

三,在经贸领域,他堪称法国特朗普。在他的十分钟视频里,出现了一秒钟中国画面,画外音正在说“停止将法国的高科技贱卖给外国”,其指向不言而喻。对于中国进口商品,他也主张为了法国的“再工业化”,要像特朗普一样加收中国关税。他在2019年一篇发表与费加罗报的相关文章中称,”尽管特朗普给中国加关税不解决问题,但起码可以给中国添乱“。

11月30日,全球范围只有一个关键词:奥密克戎。

法国政治有两件大事:泽穆尔出马竞选;“二战”前后的黑人女性歌星贝克尔(Joséphine Becker)移棺“先贤祠”。两者是不是巧合?泽穆尔曾经挺贝当,贝克尔曾经参加“抵抗运动”...

写到这儿,本打算搁笔,电视镜头里反复出现贝克尔音容笑貌。不得不再次佩服小马哥一次:贝克尔的性别、肤色、归化、成功、贡献,组成完整的移民融入链,小马哥在仪式上慷慨陈词的每一个表情,都在“打脸”正在电视一台解释“反移民路线图”的泽穆尔。泽穆尔在视频中说“先贤留给我我们一个美好的法国”,马克龙马上给泽穆尔看看谁是“先贤”。政治向来不存在巧合。

欧洲时报微信公众号:oushi1983

(编辑:赵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