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来米编译】距离总统大选还有6个月,法新社对长期失业者的状况及其期望进行特别报道。目前这部分群体涉及到290万在册人员,他们已经在失业局(Pôle emploi)的A、B、C类求助区等待了一年多。

纪尧姆:希望政府为穷人和失业者做事

纪尧姆曾经是工业领域的高管,已经注册失业四年,期间参加过5个月的培训,2020年6月以来没有任何补助。他想在社会与团结经济(ESS)方向再接受一个培训,“但这很复杂……他们说培训之后我们可以改行,但雇主会要有相关工作经验的人。”

纪尧姆对政府未来6个月在就业方面的行动不抱任何希望,“没有任何措施鼓励公司雇佣一个失业中老年人”。对于选举纪尧姆说:“我为自己无所求,但希望(新政府)可以为1000万穷人和600万失业者做些事。”

玛丽:希望所有年轻人都能改善生活

玛丽曾经在文化领域的公务部门做合同工,已经失业一年,属于没有任何没有任何工作的A类失业者。受疫情影响,文化领域很难找到工作。

失业局也给她提供了一些就业机会,比如填补退休者的岗位,玛丽需要随时关注这些信息,以获取最低工资。玛丽抱怨说:“他们不在乎我们是不是满意,他们只想降低失业率。”

她希望在下一届总统任期内,所有年轻人状况都能有所改善,她认为自己“被困在明显没有太多机会的类别”,但表示不会投票给极左或极右派。

阿尔诺:对选举没什么期望

曾任职数字领域的阿尔诺已经失业两年。他在失业局注册,但没有津贴,因为他是个体户。现在他正在申请低保(RSA)。失业前不久阿尔诺在巴黎郊区买了一栋别墅,花光了所有积蓄。后来公司财务出了问题,他的心理也出了问题,夫妻问题、离婚,卖房子。他现在自己住一个小公寓,靠父母帮助生活。

阿尔诺对选举没有太大期望,“‘伪候选人’毫无顾忌地宣扬民粹主义思想,所以现在我有点愤怒”。

克罗蒂娜:希望社会更公平

这位在纸媒和网络媒体拥有30年工作经验的记者已经失业4年,领取了2年低保,用尽了所有社保资源。在失败地尝试了公关领域工作后,她决定转行。克罗蒂娜已经写了一本书、一首歌,希望成为一名艺术治疗师。低保每个月只有500欧元,克罗蒂娜的女儿必须工作以帮助支付房租。

总统选举中克罗蒂娜倾向环保党派,尽管她知道这不会彻底改变她的个人生活,但她认为绿党的观念有利于建设更公平、平等的社会。

(编辑:夏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