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大家还记得从2019年“横空出世”的埃菲尔铁塔周边改造计划嘛?要不是最近看到相关报道,说实话,小编都快忘记这回事儿了。

在埃菲尔铁塔130岁生日的时候,巴黎市政厅宣布了名为“OnE”的埃菲尔铁塔周边改造计划。这个计划也是为了更好地迎接巴黎2024奥运会的到来。

咱们的巴黎市长安娜女士(Anne Hidalgo)可说了,要把埃菲尔周边打造成一个巨大的绿色花园,市民们将在这里听到久违的鸟叫声。

然而,最近不少民众们发话了:并不想!

要说这改造计划吧,其实政府已经盘算很久了。2018年巴黎市政府就提出来了,为了选出最棒的改造计划,还向全世界招标,最终美国设计师凯瑟琳·古斯塔夫森的设计方案中选了,并计划于2021年动工,在2024年巴黎奥运会开幕前落成。

计划敲定了这么久,都到这个时候了,巴黎政府才向法国民众们开放了意见征询通道。当安娜女士和巴黎政府还在为“绿色埃菲尔”感到满意并露出微笑的时候,民众们却怒了!

线上征询通道在10月11日开放,短短几天的时间里,居民和议员们的批评声音不断。离2022年还剩下3个月不到的时间了,“埃菲尔改造”计划,真的能行吗?如果再按照“法国速度”,奥运会前巴黎市民们真能在市中心听到鸟叫声?

这......还真说不准。

话说,引来民众怨声不断的「铁塔周边改造计划」都提出了什么“建设性”规划,不少小伙伴估计都快忘了吧。小编先来带大家回忆一下,或许看完之后,有人也要迫不及待地冲向意见征询通道了......

在埃菲尔周边种树

埃菲尔铁塔周边“OnE”改造计划,顾名思义,“OnE”意为东西贯通。巴黎市政府决定将拉菲尔铁塔周边占地54公顷,从特罗卡德罗广场(Place du Trocadéro)到军事学院(Ecole militaire)的整个地区都变成一个巨大的绿色公园。既然都要变身公园了,私家车什么的肯定是不让进入的,只有自行车、滑板车还有公共汽车可以通过这片区域。

01. 特罗卡德罗广场Place du Trocadéro

埃菲尔游客照的最佳拍摄地点特罗卡德罗广场,将变身露天“阶梯教室”。这里将建造可容纳12000人的阶梯座位以供市民和游客观赏埃菲尔铁塔。广场上有一座一战法国英雄福煦元帅(Ferdinand Foch)的雕像,车辆将在雕像所在的圆盘之外被重新分流。

02. 华沙广场Place de Varsovie

塞纳河右岸的华沙广场上将会建造起两个像这样的“不知名建筑”??,用来容纳更多游客,好让战神广场不要那么拥挤。

03. 耶拿桥Pont d‘Iéna

原本畅通无阻的耶拿桥也不再允许汽车通行(除少数公交车和紧急车辆外)。依旧是种树,种树,再种树!整个桥面都会被绿植覆盖,成为名副其实的“水上花园”。

04. 布朗利河岸广场Quai Branly

为了方便行人穿过河滨前往埃菲尔铁塔,塞纳河左岸的布朗利河岸广场也会将车流依据行驶方向分为地下隧道和地面行驶。这一切都是为了给行人流出足够的空间漫步。

05. 战神广场Champs-de-Mars

现在的交通轴将被完全取消,继续种树!从埃菲尔铁塔到军事学校之间的这片地方将成为一个完整的绿色花园。

种树是给居民添“堵”

安娜女士“一片好心”想让市民们身处市中心也能听到鸟叫,奈何巴黎人表示:这完全是在给我们的生活添“堵”。(要说安娜女士的计划,经常引起很大争议......??“光之城”已成“露天垃圾场”!脏了40年的巴黎还有救吗?)

控制车辆通行,建成绿色花园,站在生态的角度上考量,对生活在这片区域的居民来说,自然是一件好事儿。但是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生态环境是得到改善了,那些被禁止进入的车辆该去哪儿呢?

能通车的桥不让过了,能走的路不让走了,汽车们还得绕着路开。这对于原本就够“堵”的巴黎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特罗卡德罗广场的规划,计划将关闭一半的通行车道;要被全种上树的耶拿桥,现在每小时约有2400辆汽车通过。总之,所有要被种上树的桥和路,有很多现在都是供汽车通行的。等到这些地方都变“绿”了,周围区域的交通拥挤程度很可能是无法想象的。

除了交通上的拥堵,还有非常让居民们担忧的治安问题。

而政府此项改造计划的目标,是希望未来能容纳3000万游客。可游客一多,各种治安问题就接踵而至:抢劫、偷盗、暗中交易,当然还有更多的垃圾和噪音......问题变多了,可警察还有清洁工的数量就那么多,游客增加带来的一系列问题又该怎么解决呢?居民们的生活会不会因此受到更多影响?

交通拥堵、安全隐患、噪音污染......这项看似解决生态问题的项目似乎带来了更多的隐患。

持续飙升的政府账单

被挑起来的还有法国民选议员们的“火气”。

首先,是议员们对项目可行性的质疑。

还是在耶拿桥上种树的问题。不少议员们都认为,原本用来流通的桥,不让车走,要全种树,这本来就是欠考虑的。甚至有人打趣道,这位美国设计师大概不清楚这样的提案会给法国首都带来怎样的大拥堵。

其次,是项目带来的巨大“未知性”。在广场上建造巨大的露天“阶梯教室”,听起来是很惬意,但这片区域日后是否会按照规划的发展,这个绿色空间会变成什么样,都是未知数。

除了在这些问题上的“欠考量”,更重要的一点是——预算。

没有足够的钱,目前的一系列计划都是纸上谈兵。有人要问了,又是种树又是盖新建筑的,这个「改造计划」到底要花多少钱啊?

一开始的时候,这项“种树计划”的总预算是7200万欧元。然而,方案的设计师古斯塔夫森后来又变卦了,她不仅推迟了一期工程完成的预计时间,还一下子把预算涨到了1.07亿欧元。

本来“种树计划”的可行性就存在争议,现在又说要花1.07亿欧元才能完成这项改造计划,这更是让巴黎几个涉及该项目的区投下反对票。项目还未启动,预算就大幅增长,更何况这一项目带来的“后果”暂时无法预测。巴黎15区区长菲利普·古乔(Philippe Goujon)直言,这一笔庞大的花销,对于巴黎目前的财政状况来说,是灾难性的。

区长这话倒是不假,自现任市长安娜女士上台以来,巴黎的未偿债务几乎翻了一番。目前,巴黎正面临着飙升到77亿欧元的债务!

2014年以来,巴黎市的资产负债表并不令人放心。要知道,这笔债务早晚有一天会压在巴黎纳税人的肩上(别看了,是你也可能是我......),相当于首都居民人均承担3498欧元。

而面对这高昂的政府债务,安娜女士怎么说呢?

她“机灵”地把锅甩给了新冠疫情......因为巴黎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健康危机,巴黎政府没能从国家那拿到援助,这才不得不花大价钱给市民们囤物资,帮助受疫情影响的小店老板们,发住房补助......而且,疫情让巴黎的游客也减少了,旅游收入没赚多少,花得又多,所以债务才蹭蹭上涨。

而在这样的危机之下,安娜女士依旧没有忘记她的“使命”——建设绿色巴黎(给巴黎种树)。

尽管预算增到了1.07亿欧,但她没有任何放弃的打算。改造计划的工程费用原拟由埃菲尔铁塔向巴黎市政府缴纳的税金中支出,然而新冠肺炎疫情使铁塔收入下降超过70%。这些“蒸发”的钱造成的“资金窟窿”,要找哪个冤大头来补呢?(......纳税人们瑟瑟发抖)目前,巴黎市政府正在寻找新的资金来源。

唉,说了这么多,“埃菲尔绿色公园”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建成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

欧洲时报法国版微信公众号:francezone

(编辑:顾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