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10月12日文耕编译】10月11日,德国社民党、绿党、自民党的代表就可能的红绿灯联盟进行了新一轮的探索性谈判。会谈持续了近10个小时,并将于次日继续进行。15日,红绿灯政党希望得出临时结论,并可能决定是否开始联盟谈判。

9月26日,德国社会民主党总理候选人肖尔茨(左四)和妻子(左三)抵达投票站。(图片来源:新华社)

“失败实际上不是一种选择”

综合德新社、德国《世界报》网站报道,就可能的第一个红绿灯联盟进行深入讨论后,社民党、绿党和自民党都很乐观。关于会谈的进展情况,各方一再表示保密。然而,本周的谈判显然关乎金钱,且税收、债务和气候保护措施的融资是几方主要分歧所在。

在这个问题上,三个可能的合作伙伴的想法大相径庭。绿党和自民党的矛盾尤其大,甚至各自划定了“红线”,表明了自己不想妥协的立场。为调整德国的社会生态路线,绿党希望能够以信贷方式控制大量资金。仅在今年下半年,绿党就想投入200亿欧元来拯救内城。在接下来的十年里,绿党甚至打算在基础设施领域投资5000亿欧元。

虽然自民党也很清楚,必须在数字化、气候保护等领域大力投资,以克服新冠危机,但数十亿的资金从何而来却是个问题。现在计划的支出,尤其是绿党和社民党的预算,超出财政的限制。剩下的只能是负债或提高税收。但这两个措施自民党都不赞同。“不增税,不放松债务刹车,”自民党秘书长维辛(Volker Wissing)重申了该党立场。

社民党也不想像绿党那样大手笔花钱,但总理候选人肖尔茨计划通过税收计划来实现融资,提高高收入者的税收,并重新引入财富税。

不过,考虑到谈判失败会导致“失去什么”时,三方都表示愿意妥协。绿党联合党首哈贝克强调了与自民党谈判成功的重要性。“失败实际上不是一种选择,”他说。如果社民党和联盟党的组合再次出现,德国会“发疯”。“我们必须振作起来。”

谈判桌上“隐形的第四方”

此外,社民党还认为,红绿灯谈判不会因财政问题陷入僵局的另一重要原因在于谈判的“隐形”参与者--联盟党。尽管它们只会在以后发挥作用,但可能是决定性作用。

因为即使在联邦议院选举中失利,联盟党在联邦各州仍然拥有强大地位。而许多税收政策计划需要联邦各州的合作。如果没有基民盟和基社盟,未来交通灯联盟影响深远、部分截然不同的想法就无法实施。“目前正在绘制的所有红线都没有那么红,”社民党议会党团表示。

债务刹车的问题比较容易解决。“《基本法》对此有相关规定,只有2/3的多数才能改变它。而这种情况不存在,”社民党党团一位金融专家说。因为这需要联盟党的同意,但它是不会同意的。所有致力于红绿灯联盟的谈判者都知道这一点。作为财政部长,肖尔茨已经宣布,债务刹车应在2023年再次全面生效。

朔尔茨可能也不得不接受税收计划的失败。因为任何征税计划,包括联邦各州全部或部分的征税权利,都需要在联邦委员会中获得多数票。然而,在联邦和各州,基民盟和基社盟即使在选举失利后仍继续拥有决定性的发言权。

“我们必须考虑到,我们的计划可能会遇到联盟党的阻拦,”社民党表示。对于绿党来说,这意味着,其选举纲领在四个月后就是废纸一张。因此,除了探索性谈判之外,贝尔伯克和哈贝克现在的主要任务是让其的政党知道,执政党绿党与竞选中的反对党绿党言行不一。绿党议会党团主席哈塞尔曼表示,正在进行的探索性谈判没有给绿党任何回旋的余地,更不用说它自诩的历史使命了。绿党慷慨的选举计划最多将保留14.8%。

(编辑:赵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