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10月12日李非编译】在英国格拉斯哥召开2021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COP26)之际,英国查尔斯王子在接受采访时“炫耀”了一番自己减排成就——他的座驾使用了食物残渣制成的燃料。但专家表示,这种“古怪”的脱碳方案是不可推广的。

图右为查尔斯王子资料图。(图片来源:Pixabay网站)

英国《卫报》报道,在COP26峰会之前,查尔斯王子亮出了自己的“绿色证书”。他自豪地透露,自己驾驶的阿斯顿·马丁使用的燃料,是由“过剩的英国白葡萄酒和奶酪加工的乳清”制成的。

“我希望他是用卡尔菲利干酪开的车。”一位网友在社交网站上打趣道。

然而,尽管王位继承人的倡议赢得了一些赞誉,以及欢笑,但其他人指出,这种特别小众的方法在英国国内和全球都没有什么帮助。事实上,活动人士说,如果以某种方式复制这种做法,甚至会有很大的危害。

欧洲清洁交通运动组织T&E的英国主管格雷格·阿彻(Greg Archer)表示,查尔斯王子使用由奶酪和葡萄酒废料制成的高浓度生物乙醇作为汽车燃料,不应被认为是一种严肃的汽车脱碳解决方案。

“大规模使用生物燃料弊大于利,可能导致森林砍伐和土地使用变化,加剧气候危机。”阿彻说。

并不是说英国的街道很快就会挤满使用过剩英国葡萄酒Chapel Down或者斯第尔顿奶酪为燃料的车辆。更准确地说,查尔斯这辆拥有了50年的汽车,已经在改造后,转变为使用由85%的生物乙醇和15%的无铅汽油组成的混合燃料,即E85型乙醇汽油。

对于那些愿意为此投资的人来说,从长远来看,可能会节省开支。但正如可替代燃料政策和可持续发展顾问克里斯·马林斯(Chris Mallins)博士所解释的那样,查尔斯的车是一个“精品”案例,本质上不能作为具体的模型进行扩展。

但与此同时,马林斯表示,查尔斯在某种程度上算是领先了一步。“英国有一项政策,正在相对积极地推动开发更多的技术,如果不是用奶酪和葡萄酒,那么就使用其他元素,尽管食物垃圾真的可以而且会走得很远。”他说,“不过,有必要研发出更先进的技术。”

与此同时,T&E等活动人士强调,有必要减少驾驶的频率,并在政府支持下转向使用可再生能源的电池电动汽车。对阿彻来说,这是一个在几年内将适用于每个人的解决方案。

另外,在巴尔莫勒尔庄园的“乔治森林”里接受英国广播公司的采访时,查尔斯王子还谈到了自己为减少碳足迹所做的努力。“我每周有两天不吃肉、不吃鱼,有一天不吃奶制品。”他说,“如果有更多人这样做,就会减少很多压力。

(编辑:赵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