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9月15日文耕编译】对于欧元区债务规则改革,南欧国家对德国联邦议院选举的结果充满期待,他们非常希望政府的更迭也能使欧盟稳定公约的改革成为可能。法国立场明确,意大利则依赖总理德拉吉的谈判。

欧盟国家违反了稳定性规则

德国《世界报》网站报道,新冠疫情让欧元区国家负债累累,平均负债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00%。希腊的公共债务占GDP的比值超过200%,法国、意大利、葡萄牙、希腊和塞浦路斯的国家债务占比也远超100%,德国为70%。

目前只有卢森堡还遵守《马斯特里赫特条约》的两个核心要求:国家债务不得超过GDP的60%,年度新债务不得超过3%。由于新冠疫情危机,债务规定目前被暂停实施。但欧盟各国不得不在未来几个月做出决定,2023年债务规则重启之后该怎么办。

9月11日和12日,欧盟各国财长在斯洛文尼亚会晤,就如何共同控制新冠疫情导致的经济后果、恢复经济增长并防止最坏情况发生等问题交换意见。然而,关于欧元区债务规则改革的分歧依然没有得到弥合,在未来一段时间内也难以达成一致。

各国对债务规则改革立场不一

财政保守的欧盟国家,尤其是奥地利和荷兰,正在抵制放松规则。但正在为高额公共债务而苦苦挣扎的南欧国家认为,现在是时候放松规则了。为了让经济能够因欧洲央行的宽松货币政策和新冠援助计划迅速复苏,各国应该在债务问题上得到更多自由。

西班牙经济部长卡尔维诺(Nadia Calviño)表示,规则必须“适应现实”,比利时财长发表了类似的看法。两国的公共债务都超过了国内生产总值的100%。

德国财政部长肖尔茨也出席了会议。作为德国总理热门候选人之一,他的表态备受关注。“对我来说,现在应继续利用我们目前稳定规则框架内的灵活性。”肖尔茨表示,“我们有一个很好的欧洲稳定框架,它已经表明,尤其是在目前的危机期间,它特别有行动力。”

在这个问题上,明年春天将举行大选的法国也表明了自己的立场。“关于《稳定与增长公约》,这需要新的规则,”法国经济和财政部长勒梅尔在斯洛文尼亚会议间隙表示,“我们需要更简单的规则,以适应经济现实。法国将在未来几周为此努力。”

意大利依赖总理德拉吉的谈判力量。对于意大利而言,这位欧洲央行前行长相当于一位杰出的欧盟金融专家。

德国和法国将为改革定调

目前,恰逢默克尔离任,欧盟各国正密切关注着德国的联邦议院选举结果和随后的组阁谈判。因为德国与法国一起,仍将为欧盟定下基调。而德国将如何在迫在眉睫的冲突中定位自己,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执政党的组阁情况。

德媒认为,无论最终争论有多激烈,《稳定与增长公约》将延续下去,因为它具有巨大的象征意义,另立条约几乎不可能,大概率是对规则做出改革。但改革应该走多远,如何重新解释公约规则,仍然存在争议。例如,公约规定了如何计算赤字和国债,但未来的气候投资债务或许不应纳入其中。不仅法国敦促这样做,欧盟经济与税务专员真蒂洛尼(Paolo Gentiloni)也坚持这一点。

欧委会目前已经在研究如何利用债务规则允许的灵活性,使大部分欧元国家不会自动违反规定。它打算在今年12月提出改革建议,作为各国谈判的基础。届时,德国联邦议院选举的结果已尘埃落定,组阁谈判也已完成。那么,关于欧盟债务规则改革的斗争有多激烈,或南欧国家的愿望能否实现,也应该清楚了。

(编辑:秋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