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8月2日文耕编译】8月1日,以“横向思维”为首的、数以千计的新冠疫情怀疑论者在柏林举行了示威。期间,示威者与警方发生激烈冲突,有近600人被逮捕。

柏林爆发大规模示威

综合德新社、德国《每日镜报》报道,8月1日,约5000名“横向思维”组织成员和其他新冠疫情怀疑论者无视禁令,在柏林各地举行了大规模反防疫政策示威

抗议者无视口罩和防疫距离等规定,高呼“和平、、没有独裁”、“哦,这多么美丽”等口号,并在前行过程中通过扩音器和乐器进行。期间,示威者数次与警方发生冲突,警方被迫动用了警棍和胡椒喷雾。此外,有记者和官员遭到骚扰、辱骂和殴打。当“横向思维”成员分散在柏林各地之后,多架直升机在城市上空盘旋。当示威队伍在前往胜利纪念柱的途中,警方威胁将使用水炮后,抗议者才散去。

3月19日,人们等候进入德国柏林的一个新冠疫苗接种中心。(图片来源:新华社)

据德国警方称,当天部署了2250名警力维持秩序。截至当天傍晚,约有600人被临时逮捕。参与被禁止的属于违法行为,最高可处以1000欧元罚款。

此次抗议活动距离2020年柏林首次暴发大规模新冠疫情示威整整一年。德媒报道称,抗议者旨在再次发出信号:反对其认为约束的、荒谬的抗疫举措,反对“主流”科学,反对政府和官方媒体。

示威之后,极右翼活动人士在社交媒体欢呼称,这一天的活动取得了巨大胜利。一位“横向思维”极右翼分子甚至宣布,柏林“6月17日大街”迟早会更名为“8月1日大街”,但在此之前,必须先推翻政府。

极右翼分子想要推翻政府

“横向思维”是德国反防疫封锁措施示威的主要组织者,由计算机企业家米谢艾尔·布尔维格(Michael Ballweg)于2020年4月创立。目前“横向组织”在德国有68个分支机构。独立的区域分支以电话号码区别,如“横向思维”组织首个分支“横向思维711”,附加的711是斯图加特的电话区号(0711)。

虽然布尔维格表示,“横向思维”是一个“倡议”或一个“和平的、无党派运动”,遵从基本法,极左与极右思潮都不属于“横向思维”的运动。然而,该组织被《焦点》周刊等媒体视为“带有明显的极右翼色彩”。

示威游行现场。(图片来源:德国《世界报》网站截图)

该组织负责人曾表示,要团结一切可团结的力量,包括极右翼的德国选择党。德国选择党议员米勒也曾参加“横向思维”在勃兰登堡门前的集会并发表演说。此外,“横向思维”经常选择与纳粹有关的数字开展活动,比如在11月9日进行的示威,这一天正是1938年纳粹大规模迫害犹太人的“水晶之夜”。而一些活动开始的时间是18时18分,1和8则被视为是“阿道夫·希特勒”的代称。

疫情暴发以来,“横向思维”组织了上百次抗议示威活动,据说有超过数十万人参加。而在前几日德国西部遭遇百年一遇的洪水之后,“横向思维”也趁机兴风作浪:散布诸如“默克尔无视警告让150多名德国人淹死”等谣言、袭击政府救援人员以及骗取捐款等。

“横向思维”运动参与者非常多元化,从反对疫苗接种到神秘主义者、一般的国家怀疑论者和阴谋论者,再到右翼极端分子和“帝国公民”。自2020年12月以来,巴登符腾堡州宪法保护办公室一直对“横向思维711”进行监视。

(编辑:李祎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