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24日,在埃及伊斯梅利亚省阿布·哈利法急诊医院,一名医护人员准备接种中国新冠疫苗。新华社发(阿德尔·伊萨摄)

当地时间7月18日,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在阿拉曼与埃及外长舒凯里共同出席中埃新冠疫苗合作生产项目实现100万剂量产仪式。2020年12月,中埃签署《关于新冠病毒疫苗合作意向书》。中国企业随后与埃及企业签署合作协议,并派技术团队赴埃落实本地化生产合作。签署协议仅半年后,中国疫苗在埃本地化生产项目正式灌装投产,短时间内即实现100万剂产量。中国疫苗在非洲实现本地化生产,不仅将提升非洲地区应对疫情的能力,也将对弥合全球疫苗鸿沟产生积极意义。

进入7月以来,新冠疫情在非洲大幅反弹,新增病例激增,医院人满为患,死亡人数也大幅上升。世界卫生组织7月15号通报的数据显示,非洲新增病例已经连续8周大幅增加,7月8日—7月14日的一周内,非洲新冠肺炎死亡病例达到6273人。7月13日,非洲大陆确诊病例突破600万,从500万攀升至600万仅用了一个月,而之前非洲确诊病例从400万到500万大约历时三个月。世卫组织警告称,非洲的疫情正在逼近崩溃的“临界点”。

与疫情快速发展相对应的,则是非洲迟缓的疫苗接种速度。世卫组织数据显示,非洲目前仅有5200万人次接种了疫苗,占全球疫苗接种总数的1.6%,其中仅有1800万人完全接种了疫苗,占非洲大陆总人口的约1.5%。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国疫苗成功实现在非洲本地化生产,对目前疫苗紧缺的非洲大陆来说,无疑送去了“及时雨”。埃及卫生与人口部部长哈莱此前曾表示,在埃及生产的疫苗将首先用来保证本土需求,剩余部分将出口到非洲其他国家。

中国疫苗在埃及实现本地化生产,也彰显了中方推进国际抗疫合作的决心和诚意。除埃及之外,中国正在帮助更多国家实现疫苗的本地生产。7月12日,中国国药集团、塞尔维亚政府、阿联酋G42集团关于《新冠疫苗合作生产备忘录》签约仪式在线上举行,塞尔维亚和阿联酋将在中方授权下在当地生产国药疫苗。据阿联酋媒体报道,阿联酋与国药合资建设的疫苗工厂将达到年产2亿剂的能力,将为阿联酋和其他中东国家提供大量疫苗供应。而早在2020年12月,中国科兴公司在巴西的合作伙伴布坦坦研究所就开始在巴西生产中国疫苗,到今年7月已交付了超过5000万剂疫苗,占巴西疫苗接种总量的43.4%,有力支持了巴西的疫苗接种工作。布坦坦研究所负责人迪马斯·科瓦斯此前还曾透露,包括秘鲁、乌拉圭、洪都拉斯等国在内的许多拉美国家,都有兴趣从巴西购买科兴疫苗。由此可见,中国疫苗的本地化生产,提升了疫苗在全球尤其是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可及性和可负担性,有助于弥合当前疫苗生产和分配过程中出现的“富国囤积疫苗、穷国无疫苗可打”的“疫苗鸿沟”。

在全球合作应对新冠肺炎疫情的过程中,中国一贯秉持疫苗作为公共产品的“第一属性”,中国坚定担当疫苗公平分配的“第一梯队”,中国坚定站在疫苗国际合作的“第一方阵”。中国也一直在用实际行动推动疫苗成为全球公共产品:过去数月时间里,中国克服自身大规模接种带来的挑战,已向发展中国家提供5亿多剂疫苗,未来3年内还将再提供30亿美元国际援助,用于支持发展中国家抗疫和恢复经济发展。中国还加入世界卫生组织“新冠疫苗实施计划”(COVAX)并将向其提供1.1亿剂疫苗。此外,中国支持新冠肺炎疫苗知识产权豁免,愿同各方推动世界贸易组织等国际机构早作决定。

“不让一个有需要的国家被落下,也不让任何等待疫苗的人被遗忘。”中国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中国疫苗在世界不同地区实现本地化生产,将更好践行将疫苗作为全球公共产品的理念,加速扩大全球疫苗覆盖面,为全球抗疫增添更大助力。(聂舒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