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60华人:华彩女高音歌唱家陈梧玑

 
odf93dc1b0855464556cfcac20f17417a (1).jpeg 作家王利明先生为女高音歌唱家陈梧玑女士八十大寿而演释《诗经·小雅 ·天保》,全文如下:
“天保定尔,以莫不兴。
如山如皋,如冈如陵,
    如川之方至,以莫不增。
…………
如月之恒,如日之升,
如南山之寿,不骞不崩,
如松柏之茂,无不尔或承。”
    译成现代文是这样:

老天爷在保佑你,事事处处都兴旺。

就像大山大土丘,就像峻岭和高岗,

就像江河洪水涌,没有一样不增长。

…………
你像上弦月渐明,你像朝阳常东升。
你像南山寿命长,永不亏损永不崩,
你像松柏长茂盛,福禄代代有继承。
    这是对华彩女高音歌唱家陈梧玑的最高祝福,以她大半生对社会的贡献,也是受之无愧。
将门之后 学业非凡
陈梧玑女士祖籍广东省深圳宝安,1930年出生于广西省梧州。父亲陈子雄是军人,毕业于云南陆军讲武堂15期,长期在军队任职高级军官,直至抗战胜利后退役。陈梧玑女士自幼爱好音乐,特别喜欢唱歌,从小学到中学,一直是学校合唱团的积极分子,主要担任独唱。初中时,曾在湖南耒阳举行的一次中学音乐合唱比赛中,由她指挥的合唱团荣获冠军,小小年纪已经显露了她在音乐方面的才华。
她自幼在香港培道小学读书,高中毕业于广州中德中学。她1949年毕业于广东省立艺术专科学校音乐系,1950年至1961年,在香港从事音乐教育工作,同时获得高等师范甲级教师资格;期间,她继续在马国霖、胡然、趙梅伯各教授门下研习声乐,长达6年之久。与此同时,她曾与广东省艺专的老师、中国当代最优秀的著名作曲家黄友棣(2010年在台湾病逝)先生同事多年,当时她还是黄友棣老师和另一位著名作曲家林声翕老师许多歌曲作品的首唱家,从而更加充实了她的演唱能力和演唱功底。
1960年她以优异成绩考获英国皇家音乐学院( L.R.S.M.) 演唱家文凭。继后,她于1962至1964年在法国巴黎国立高等音乐学院米苏 (Micheau )教授执教的高级班深造;1964至1966年在德国科伦高等音乐学院波士纽 ( Bonsenius ) 教授门下继续深造,并曾在意大利、奥地利和西班牙等国家进修研习声乐,吸取各家之长,融为贯通于一身。她擅长华彩(花腔)女高音,特别对法国和意大利歌剧美声唱法有着非常高的造诣。她具有很高的语言天赋,能以7国语言演唱各国歌曲,因此有条件在欧洲许多国家自由旅行和演出,举办了许多音乐会和独唱会。迄今,她游历过30多个欧美和亚非国家,领略了不同国家的许多历史文化和风土人情,具有特别丰富而深广的人生阅历,实在是难能可贵。
华彩高音声誉国际
1967年3月12日,她应西班牙圣地牙哥音乐节之邀演唱,表演非常出色,获得好评。次年1968年8月5日,她应邀在奥地利莎士堡莫扎特音乐学院音乐会演唱,赢得赞誉。 1968至1972年,她担任法国斯特拉斯堡电**唱,录制了许多音乐磁带,曲目大多选自意大利和法国的歌剧选段。
此后几年里,她经常在法国、德国和瑞士等国家举办音乐会,并参加许多音乐会的演唱。1973年5月至1977年5月间多次在斯特拉斯堡音乐学院举办独唱音乐会。1973年7月在巴黎著名的格沃音乐厅( Salle Gaveau)举行了一次颇具特色的中国歌曲独唱音乐会,第一部分为艺术歌曲、第二部分为民歌,获得很大成功。
1975年10月12日(在香港大会堂剧院)和1979年4月24日(在香港大会堂音乐厅),她两度应香港市政局邀请举行独唱音乐会,演唱曲目广泛,集中西名曲于一炉,主要选自莫扎特、凡尔第、特里伯和古诺等歌剧大师的作品,还有孟德尔逊、巴赫、德彪西、佛雷、施特劳斯和罗波斯等大师的名曲,获得极大成功。当时香港媒体作了许多报道和评论,好评如潮,轰动一时。有评论认为,她在欧洲经历多样化的学习过程,使她的声乐基础特别稳固深厚,既能演唱花费极大气力的歌剧,也能哼唱如黄莺啼啭的中国民歌。此期间,她的声乐水准和演唱水平达到了高峰,被誉为70年代中国最杰出的女高音歌唱家之一,奠定了乐坛盛誉。有人评论,陈梧玑造诣非凡,已是了不起的花腔女高音;作为华彩女高音必须具备音高、技巧和气量三个基本条件,因此很为难得;中国过去一位周小燕,现在多了一位陈梧玑。特别在音高方面,她已经应付裕余,如她唱的凡尔第歌剧《弄臣》女主角的咏叹调《亲爱的名字》、莫扎特《魔笛》中的《夜之后》,都要唱到高F,其他几首咏叹调,如凡尔第的《茶花女》选曲、古诺的《浮士德:珠宝之歌》和《罗米欧与朱丽叶:啊,我要生活在幻梦里》以及加唱的《洋娃娃之歌》(奥芬巴赫曲),音高也上到高D以上。论技巧,她已经游刃有余。她的声音比较清亮,特别能感染听众,也许是受法国和德国乐派影响的结果。
中国改革开放后,1980年6月,她在巴黎举办的抗战歌曲音乐会上,作了非常精彩的演唱。她多次与华裔歌唱家们一起,应邀在亚洲举办音乐会。如1986年9月应中国辽宁省鞍山市邀请,与香港歌唱家一起同台演唱,受到热烈欢迎。1995年3月在新加坡参加田鸣恩教授纪念音乐会《湖畔歌声再响起》,与新、马、港歌唱家同台演唱。1997年1月应邀在香港大会堂剧院《美声乐韵》音乐会上演唱。1997年3月在澳门大会堂《春天的旋律》音乐会,是一场星马港澳美法华裔歌唱家的歌乐欢叙演唱会,继而在广东省中山市孙中山纪念堂演唱。1998年10月应广东省艺专合唱团之邀,在广州南方剧场音乐会上独唱,都受到了热烈欢迎,并获得很大成功。
2003年10月19日,这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香港大会堂音乐厅举行《华裔声乐家演唱音乐会》,当时有9位华裔歌唱家参加演唱,音乐厅里座无虚席。这一天对陈梧玑女士来说,是告别乐坛的最后一场演唱会,她以73岁高龄献唱了中、法名曲,获得特别热烈的掌声,当场接受了许多亲朋好友献上的鲜花,从此光荣地退出了誉满一生的声乐舞台。
长期以来,她除了音乐会演唱外,经常回香港协同香港著名女高音歌唱家潘志清教授,带领爱好声乐的学生,专门授课,其中有的成功考获英国皇家音乐学院演唱家文凭。退休以来,她还经常义务教授和辅导许多喜好音乐的中国留学生。特别是对几位已有职业水平的青年男高音演唱者,热心传授高音技巧,使他们的水平更上一层楼。她一生中还有最重要的一大贡献,就是作为伯乐发现人才,曾推荐一位很有才华的青年歌手,考进上海音乐学院,继而出国深造,后来培养成长为当代最有成就的亚裔歌剧表演男高音歌唱家。30年前在其人生转折的关键时刻,她给予了重要指点和许多实际帮助,使他走上了一条成功之路,达到了事业的顶峰。
虔诚教徒传播福音
她出生在一个传统的基督教家庭,是一位非常虔诚的基督徒。因此长期以来,她还在法国很多地方的教会,举办了许多独唱音乐会。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她曾4次应邀去美国、加拿大,在基督教华人教会举办的音乐会上演唱。
作为基督徒,她从上世纪70年代以来,一直负责法国斯特拉斯堡华人基督教团契的工作。每月有一次布道聚会,每周有一次查经班活动。许多留学生成为积极的慕道友,其中已有20多人受洗成为基督徒。通过教会活动,她帮助了许多有困难的同胞乡亲和中国留学生。1970年后期,从柬埔寨、越南等东南亚国家来的一大批华裔难民,她曾经到难民营探访,等大家有了工作、生活安定后,还经常进行家访,使刚到异国他乡的华裔同胞,精神上得到很大的安慰,度过了一段艰难的时刻。中国改革开放后,从1979年开始公派留学生,到斯特拉斯堡的留学生逐年增多,到90年代初约有80多人,几乎每个人都到教会参加过活动。到90年代末,开始有成批的中国自费留学生到斯特拉斯堡学习,他们刚到时,遇到许多意想不到的困难和问题,特别是头几批的自费留学生,她为他们作出了许多无私的关心和帮助,如联系找工作、担保居留、帮助办理相关手续等。逢年过节,还邀请大家到家里聚餐,以减轻他们离家的寂寞和对家人的思念。平时也经常有人到家里来谈天、喝茶或吃饭。留学生来来往往,老的离去,新的又来,年复一年,她的忘年之交越来越多,从而使她总是保持一种年轻的精神状态。许多人回国了,或者去了美国、加拿大等其他国家,大家还时有问候,保持着不断的联系。
定居法国安享晚年
陈梧玑女士1962年初抵达法国巴黎,迄今在法国生活已近半个世纪,她对当年巴黎的人和事非常了解,算得上是当今老一辈屈指可数的华人了。后来她通过刻苦奋进,成为一位造诣非凡的华彩女高音歌唱家,在欧美和亚洲都有精彩演唱,不乏风光。但她的性格,一贯处世低调,从不张扬,不喜欢抛头露面;她待人热情,总是与人为善,帮助别人,不求回报,因此人缘非常好,周围有许多朋友;她性格开朗,从不为小事烦恼,也不为任何艰难困苦所折服,在人生漫长的岁月中,她锻炼得非常坚强,每天总是快快乐乐,这也是她健康长寿的根本原因所在。
如今,她已是四代同堂,享受着幸福的退休生活,虽进耄耋之年,也不再举办演唱音乐会,但她仍然每天弹琴、哼唱各种歌曲;还在热心帮助别人,义务指导喜欢唱歌的中国留学生,或者组织教会的诗班,在节日里演唱圣乐歌曲,为大家带来喜乐。音乐是她的生命,唱歌是爱的表达,也是快乐和健康的源泉。正如《圣经》哥林多前第13章第4/8节所说:“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嫉妒。爱是不自夸。不张狂。不作羞耻的事。不求自己的益处。不轻易发怒。不计算人的恶。不喜欢不义。只喜欢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爱是永不止息。” 华彩女高音歌唱家陈梧玑女士一生都按圣经的话语做到了,这也是她令人钦佩的高雅天性和靓丽风采!
陈湃 2011年6月20日于巴黎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