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克多•雨果(Victor Hugo,1802年2月26日 - 1885年5月22日)是法国浪漫主义作家的代表人物。在八十三年的生命中, 雨果几乎经历了19世纪法国的一切重大事变,他一生留下的大量诗歌、小说、剧本、各种散文和文艺评论及政论文章是法国文化财富的一部分。如果理解一个作家最好的方法是了解他的生活的话,那么,巴黎的雨果博物馆可能就是希望理解雨果的人不可错过的一个地方。雨果博物馆位于巴黎中心的孚日广场六号。在雨果曾经住过16年之久的公寓里再现了这位大文豪一生的几个重要阶段的生活场景。


salon chinois.jpeg
中国厅

维克多雨果之家(Maison de Victor Hugo)位于作家的前公寓里,位于巴黎第四区,位于Marais区中心地带,地处优雅的 Place des Vosges广场 。

地址和到达地点:
Hôtelde Rohan-Guéménée - 6,des des Vosges
地铁: St-Paul,Bastille或Chemin Vert
电话: +33(0)1 42 72 10 16


1902年,雨果百年诞辰之际,在忠实的朋友和支持者保罗 莫里斯(Paul Maurice )的建议下,巴黎市政府将这个公寓改造成雨果故居博物馆。保罗 莫里斯除了向市政府捐赠了大量雨果生前使用过的家具和物品,雨果的绘画,诗歌,书籍,手稿等东西以外,同时也向不少艺术家,包括雕塑家罗丹定制了以雨果为主题的艺术品。雨果故居博物馆于1903年6月30日开始向公众开放。

巴黎的孚日广场拥有非凡的气度,优雅的小花园的四周整齐地排列着法国帝国时代风格的建筑,底层的拱形长廊更给这个广场平添一种情调。1832年,维克多 雨果和他的妻子带着他们的四个孩子在广场上的Rohan Guéménée公馆里租下了一套280平米的公寓楼。1831年,雨果的长篇小说《巴黎圣母院》出版,并取得巨大的成功。这时候雨果刚满30岁,却在法国文坛的名声与日俱增。雨果和妻子好客,他们家的客厅里总是高朋满座,作家,画家,文学评论家在这里高谈阔论。然而,1851年拿破仑三世称帝,雨果奋起反对而被迫流亡。

1903年博物馆正式开启这段时间里,他的故居也发生了很多变化,室内的空间结构变了,原有的两个阳台也被拆除。1852年6月,雨果在比利时流亡几个月以后,他的家具就被当局拍卖,财产四处流失。一部分被朋友买走, 保罗 莫里斯买的最多。正是这些家具和雨果流亡时带走的那一部分构成了今天我们可以看到的雨果故居的主要展览物件,重新构成了雨果生前曾经生活过的地方的气氛。所以可以说,参观雨果博物馆也就是浏览雨果的一生。博物馆的七个厅主要分成三个部分,也就是雨果一生最重要的三个阶段,就如作家本人在《行动与话语》《Acte et Paroles》里划分的那样:流亡前,流亡中和流亡以后。

雨果出生于法国东部紧挨瑞士的杜省贝桑松,他的父亲是拿破仑手下的一位将军,儿时的雨果随父在西班牙驻军,10岁回巴黎上学,中学毕业入法学院学习,但他的兴趣在于写作,15岁时在法兰西学院的诗歌竞赛会得奖。博物馆的第一间即门厅展示的就是雨果的童年和青年时代。

红厅再现了当年雨果家的客厅客厅,雨果和家人的画像让人感受到浓厚的家庭气氛。在这里厅里,随处都能见到他心爱的女儿莱奥菲缇娜(Léophidine)的痕迹,莱奥菲缇娜,小名缇缇娜(Didine),是雨果夫妇的第二个孩子,但是因为长子出世三个月后夭折,缇缇娜成了雨果的掌上明珠。不幸的是,1843年,缇缇娜婚后六个月,在北方因帆船和丈夫一起溺水而亡。当时她年仅十九岁。雨果在女儿去世五天以后从报纸上看到女儿的死讯,当时他正和情妇在阿尔卑斯山上度假,女儿的去世让他悲痛欲绝。他后来写的一些诗歌表现了对女儿无尽的思念。1835年画家奥古斯特 夏缇翁(Auguste Châtillon)为缇缇娜画的肖像上可以看出这是一个温柔美丽的女孩子。在流亡期间,这幅肖像一直挂在雨果夫人的卧室里。

833年,雨果认识了女演员朱丽叶 •杜鲁艾(Juliette Drouet 1806-1883),两人坠入爱河,开始了长达50年的爱情故事。虽然朱丽叶不是雨果唯一的情人,但是她为了对雨果的爱,把陪伴雨果当成了终生事业。雨果在认识朱丽叶以后,因为嫉妒,竟然要求她放弃自己的事业,过封闭的生活,没有雨果的陪伴不准出门,对这样的要求朱丽叶竟然也答应了,一生无怨无悔地跟随雨果。博物馆里的中国厅实际上也就是他们两人的爱情见证。雨果流亡以后,朱丽叶紧紧跟随他。1855年举家搬迁到杰尔西(Jersay)岛上时,他为自己家人和朱丽叶都买了房子安置下来,两座房子在同一条街上。现在的中国厅实际上就是再现了朱丽叶的客厅。朱丽叶在杰尔西的房子完全是雨果设计和装饰的,他们俩十分喜欢收集来自中国的古董和艺术品。在杰尔西居住期间,他们一起逛遍了岛上所有的古董店。据说雨果平时生活简朴,但是看到喜爱的古董却出手很大方。他和朱丽叶将杰尔西的房子打造成一个他们理想中的东方世界。朱丽叶去世后,她的侄子将房中的物品卖给保罗 莫里斯Paul Maurice。雨果和朱丽叶在50年的时间里留下了23650封信件,他们两个人的爱情故事也是雨果生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1870年9月,普法战争爆发。法军在色丹遭遇惨败后,雨果携家人又回到了巴黎。1874年,他和朱丽叶一起搬到了现在雨果大街上的一座公寓里。雨果在这里一直住到1885年离开人世。雨果博物馆里雨果的卧室展厅的家具就来自这个公寓 。雨果在他的儿子查理及其妻子相继去世后,一心一意担任起了抚养他们孩子的义务,他对这对失去了父母的孙儿倾注了满腔的爱与温柔,诗歌集《当祖父的艺术》《l’art d’être grand père》就是最好的见证。孙子乔治和孙女贞德把公寓里的所有家具都捐献了出来。根据当时报纸上的照片和雨果的孙辈的回忆,雨果博物馆根据当时报纸上的照片和雨果的孙辈的回忆,忠实地再现雨果生命中最后一个卧室的原貌。

具有中世纪风格的餐厅里的家具主要来自杰尔西岛上朱丽叶的住房,这里也展出了一些雨果的绘图作品,显示雨果不凡的绘画功夫和设计才能。

雨果在世界文坛上拥有不可动摇的地位,他的一生也因为坚持自己政治理念而导致被迫流亡。他丰富的一生在巴黎市政府为他而建的博物馆里可以看到这位大文豪一部分生活的影子,他的生活,他家人,他的爱,他的痛……那么也许我们在参观了雨果博物馆以后,再去读他的作品就会有不一样的感受和理解了。

来源:RFI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