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几天,许多意大利媒体争相报道了有关 Giunti(Edizioni del Borgo)出版社出版的小学教科书里的一则日记所引发的争议。写日记的是一个三年级的意大利小学生名叫Duccio,他喜欢上了他的同班同学,一个刚从中国移民过来的华人女孩。这个小女孩初来乍到,不会发意大利字母“R”的颤音,日记中提到,他喜欢她的原因是她把“Grazie, Prego,Facciamo presto”读成“Glazie, Plego,Facciamo plesto”,并且在因此被同学们嘲笑时毫不生气。(各位读者,你们认为这对吗?)
  
       课文里的这篇日记引起了我们的关注。我们是 “Dialogo /Biàn辩”团体,由华裔意大利人、在意大利出生和长大的中国公民、意大利原住民、教育工作者、学生家长和在意大利的留学生等来自各行各业的热心人士组成。

       多年以来,我们热衷于讨论我们心中想要的意大利社会,一个包容、友好、和谐的社会,并且为之努力。当我们发现这篇日记所写的内容有点校园欺凌的色彩时,我们向Giunti (Edizioni del Borgo)出版商提出了抗议。什么叫“某某同学被取笑,她却从不生气”? 那是我们的传统文化教育我们要宽容别人,不要和人家一般见识,好吗?所以,我们很多时候是把“怨气”,“伤痕”深埋心底,不表露出来,因为我们要做有礼貌的孩子! 试问,因为人家不表露出生气的神色,就代表随便被取笑吗?出版商针对我们的这个质问,做出如下答复:

       如果我们出版的教材里面,出现了不合时宜的、有待磋商的陈旧观点或者一些错误,我们当然会承担责任并立即予以纠正。可是就这篇日记所写的内容,我们看不出问题所在,本出版社非常关注我们出版的教科书里可能会引起争议的类似内容,而且这一点在编辑部里有明文规定。在这篇日记里,我们没有看到你们所指出的有欺凌倾向的相关内容,文章讲的是一个喜欢上中国女孩的男同学,并温柔地向他的日记倾诉……….

       出版商就这么轻描淡写地回复了我们的抗议。DUCCIO这个孩子的言论与观点本来已是被时代所摈弃的旧思想,可是它却还出现在今天2021年的教科书里。这个孩子是意大利的或者是其他族裔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把 “被取笑而不生气” 当成美德,无形中鼓励被歧视者忍气吞声而不是据理力争,同时有意或无意地用受害人的大度为霸凌者开脱,似乎只要受害者不介意,歧视和霸凌的行为就没有伤害,也就因此可以被容忍。或许文中的小女孩并不介意,但所有的人都不会介意吗?如果一旦介意,是不是又要被指责为permaloso小心眼、过分敏感和脆弱呢?他们本身也很清楚,我们每一个人都很容易成为偏见与歧视的受害者。作为一个专业教科书的出版商,他们的责任心何在 ?  我们认为在这方面他们应该慎之又慎,即使是无心之作,没有任何恶意,只要有一丝引起歧视或霸凌的倾向就要纠正其不当言论或不当的语言表达。

       在双重文化背景中成长的孩子都是非常敏感的,常常受到有意或无意的歧视,很多时候不被理解也无人陪护,所以心中将永远留下伤痕,就如那些由于其他原因而受到欺凌的孩子。为了所有人可以共同朝着同一个懂得包容的社会迈进,在这个社会里,所有人都可以得到尊重,不论性别、语言、文化、宗教、性取向。为此我们社群里的每个人都要勇当责任。但迄今为止,不论是外国人或本地家长、教师,还是政治、教育与文化机构的工作人员,相关话题都还未进行足够的讨论。

       为了能更大地引起意大利人的共鸣,设身处地地为文中的女孩着想,我们不妨将故事的主人公设定为一个意大利孩子,他跟随父母移民到德国定居,很自然他就成了一个“不是纯粹的意大利人”。我们假设一个叫 FRIEDA 的德国小女孩,喜欢上这个来自意大利的名叫STEPHANO小男孩,她向她的日记如此倾诉:
亲爱的日记朋友:

       我喜欢上我的同班同学STEPHANO! 他来自意大利,被安排到我们三年级学习。他的爸爸是个出版商,他认识所有足球队员的名字。

我喜欢STEPHANO的原因是:
l 他打手势的样子很搞笑;
l 就像电影里的黑帮老大;
l 对足球了如指掌;
l 会弹奏曼陀林乐器;
l 只愿意吃意大利面和披萨饼,
l 被我们取笑时,他从不生气。

       设想一下,假如德国出版商的反应像Giunti(Edizioni del Borgo)出版社那样不冷不热,意大利人会是什么感受?

       出版商在面对媒体时公开将这些语句的责任推到了文章撰写人的头上,然而,选集的编辑者在众多备选文章中,偏偏选中诸如“当我们取笑她时,她从不生气”之类的话,似乎暗地里纵容这种集体嘲讽行为,并推崇被动接受的受霸凌者。讽刺的是,学校难道不应该是孩子们相互认识、共同成长、彼此包容的地方吗?

       作为充当教育角色的学校教科书,不仅要避免显而易见的歧视内容,而且还要懂得通过更包容的文字叙述故事来传递给孩子正确的信息,而不是利用差异来排挤他人,即便是以游戏玩笑的方式,在这一方面理应“矫枉过正”。

       我们想问出版商的是:你们是否愿意为消除针对孩子以及他们家庭的歧视提高敏感度?
也许这次的沟通可以成为一个契机,为建设一个更加包容的社会迈出重要的一步,也就是我们为孩子们所梦想的社会。


公开信意大利语版在《宣言报》上的链接
请大家通过邮箱 [email protected] 联系我们参与联名!



Gruppo Dialogo/Biàn 辩
firmato da:
Jada Bai
Sergio Basso
Gu Ailian 古爱莲
Francesca Bonati
Marco Wong 王小波
Francesco Brugnatelli
Shi Yang Shi 石阳石
Daniele Brigadoi Cologna
Sun Wen-Long 孙文龙
Giacomo Denanni
Luisa Zhou
Leone Contini
Zheng NingYuan 郑宁远
Alessandra Novelli
Olivia Kwong
Valentina Pedone
Susanna Yu Bai
Roberto Pecorale
Lala Hu
Stefania Stafutti
Marta Marchio
Francesco Giura
QinHuang 秦煌
Patrizia Maggia
Wang Yihan 王一涵
Francesco Wu
Antonella Ceccagno
Wen Yan 温琰
微信图片_20210418150420.jpg
上图是被指责的GIUNTI出版小学教材, 下图是事后普拉托华裔议员MARCO WONG新编的宣传小动画

该文意大利语版本在各大意大利媒体刊登的链接
https://ilmanifesto.it/lettera-a ... rsamente-sensibile/

https://www.pressenza.com/it/202 ... rsamente-sensibile/

https://www.zazoom.it/2021-04-16 ... -sensibile/8514040/


0.jpg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