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来米编译】法新社4月12日报道,司法部长杜蓬-莫雷蒂(Eric Dupond-Moretti)上周在部长会议上提出了他关于“恢复司法信心”的改革法案,但其内容和方式均遭到司法界的质疑。

杜蓬-莫雷蒂三月初通过媒体表示,听证会录像、预审监管,以及加强专业保密性等文本旨在恢复公民对司法系统的信心。他声称该法案建立在“长期思考和实践认知”的基础上。法案将于5月经由议会加速程序审核,但司法界反对声迭起。

治安法官联合会主席杜布罗伊(Katia Dubreuil)说,这是司法部长的癖好与总理的管理逻辑之间的结合,为了所谓的“提高效率”。司法界人士指责部长将国务委员已经审阅同意的文本给他们看。在三月底与总理府举行的会议上,法官和司法部工作人员几乎一致抵制该法案。

司法界对法案内容也提出反对。在与司法部长几个月的紧张对峙后,他们向共和国法院(CJR)提出申诉。司法界三个工会将法案中的某些措施视为对他们的“不信任”。

司法界对法案文本的不满包括许多方面。首先是被司法部长定位为重点改革对象的预审监管,法案将其时限限制为2年,在检察官授权后可以延长1年。法官联合会秘书长福黑亚(Ludovic Friat)遗憾表示这条改革没什么意义,因为超过3年的预审调查仅占总数的3%。他解释说,那些时间太长的调查是因为司法警察资源太少,特别是涉及到政治-金融类调查。

巡回法庭改革也招致法官们的反对。杜蓬-莫雷蒂希望重建2011年取消的“少数民族政策”法官,涉及将6名陪审员增加到7名。改革还规定75岁以下的名誉律师可以在巡回法院和地区刑事法庭任职。

对福黑亚来说,改革不但显示出对司法界的不信任,还标志着司法资源的破产,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法官不够”。

法官律师协会(CNB)主席加瓦丹(Jérôme Gavaudan)代表协会的7万名律师对法案提出反对。律师们希望改革可以加强专业保密性,也就是律师的专业秘密在整个调查期间得到保护。加瓦丹表示,虽然法案建立了一些相关法律原则,但远远没有达到律师们的期望。

此外,法官和律师们还对部长突然加入的关于取消自动减刑的决定表示震惊,司法部长称这是为了激发囚犯的上进心。反对者称这是“民粹主义”的措施,并且将加重法官的工作量,尤其前司法部长Nicole Belloubet的刑罚改革刚刚实施了一年。

上诉法院第一院长联合会主席博拉德(Jacques Boulard)警告说,司法改革将产生长远影响,“我们担心出错,甚至导致司法系统停止运转”。Unsa工会司法部门分会秘书长HervéBonglet补充说“受够了”马克龙上任以来没完没了的改革,之前的改革还没完成就又来新的。

(编辑:夏雨)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