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卫生组织紧急项目执行主任迈克尔·瑞安3月1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说,认为全球能在今年年底前结束新冠疫情的想法非常不成熟,也不切实际。世卫组织当前的工作焦点是尽可能遏制新冠病毒传播。眼见生活回归正轨遥遥无期,越来越多的法国青年呼吁社会关注疫情给年轻人带来的学习、生活、就业困难和心理压力。

巴黎和里昂给年轻人发钱

大巴黎本周一(1日)启动了“年轻职员津贴”(revenu jeunes actifs)。事实上,里昂(Lyon)已在上周宣布为收入不稳定的18至25岁年轻人提供300至400欧元的援助。

巴黎大区议会主席佩克雷斯(Valérie Pécresse)解释道,“矛盾之处在于,一方面有行业陷入萧条、员工失业,另一方面又有行业缺乏人手”。大区在急缺人才的行业筹集了“多达45000种培训课程”、并且提供“培训结束被直接雇佣”的机会。这项措施将花费2.7亿欧元。

佩克雷斯还宣布,将在巴黎大区为考驾照的年轻人提供1300欧的补助,涉及约6万人。她同时强调,坚决反对盲目给年轻人“发钱”的“躺赢”政策。

参加这些职业培训的“实习生”们每月能领到500至670欧元的薪水。如果培训内容属于急缺人手的紧张行业,则受培训者还能拿到最高为1000欧元的奖金。

大学生获补助额上升

今年1月份接受Crous补助的大学生人数比去年1月份增加39%,资助金平均为每人400欧元。

1月份,约9100名大学生获得临时性特殊补助:平均每名学生获得约400欧元,总额达370万欧元。

事实上,2020-2021学年开学时,Crous资助人数已比上学年增加了22%,人数在2020年第二次封城期间又大幅上升。目前,大学食堂每顿只需交1欧元。

马克龙:再坚持至少4-6周!

3月1日早晨,法国总统马克龙来到巴黎北郊塞纳-圣德尼省视察,同参加“企业参与”计划(Les entreprises s’engagent)的年轻人等共同探讨,并宣布将把受益于这项措施的年轻人数在2021年底提高到10万人(目前为25000人)、在2022年增加到20万人。

▲1日,马克龙在巴黎北郊塞纳-圣德尼省Stains市职业培训中心与年轻人交流。(法新社图)

在被问到是否能把宵禁时间推迟到19时时,马克龙笑着拒绝了,并要求大家“再坚持至少4-6周”。

疫情下法国年轻人的困难处境

1/6辍学、18-25岁21.8%失业、30岁以下有1/3看过心理医生……以下几个数据真实地反映了法国年轻人在疫情中接受的磨练:

80%年轻人遭受“重大损失”

80%的年轻人(15-30岁)都表示:在此次疫情中,无论是购买力、心理健康还是生活方式等,他们“都遭受了重大损失”。79%受访者都认为,“在2020年当个20岁的年轻人,是件很令人悲伤的事”(不知更年长的人如何看待这种想法)。

1/6年轻人辍学

去年12月由法共成员巴菲(Marie-George Buffet,PCF)与和共和国前进党莫希(Sandrine Mörch,LREM)负责的议会调查报告显示:六分之一年轻人不得不因疫情中止学业,特别是在第一次封城结束后。03超1/5年轻人失业

据1月初发布的最新失业数据,到2020年第三季度,18至25岁年轻人中,有21.8%失业(即61.9万人)。

这个数字意味着,失业人数一年内增长了16%,而这个年龄段就业率下降的幅度也是整体人口的4倍。

1/3年轻人至少放弃了一次看诊

上述议会调查报告还强调了另一个方面:1/3年轻人放弃了体检或看诊。事实上,这并不是个新问题:2016年,已有30%学生表示出于经济问题放弃过看诊。但在2020年,放弃的原因也有些许变化:在30%放弃看诊的年轻人中,43%表示主要等着“自愈”,38%害怕感染新冠,26%认为看诊等待时间太长。

成瘾人数增加31%

31%年轻人表示,封城以来,他们对烟酒等依赖程度已逐渐上升:吸烟量上升最明显、16%年轻人增加了饮酒量、甚至有7%吸毒。

1/3年轻人已/打算看心理医生

在1月中旬进行的调查时,超过三分之一法国年轻受访者表示“已经或者考虑咨询心理医生”,这一比例比整体人群高出了6%。

根据大学健康服务管理协会主席盖波(Laurent Gerbaud)的说法,在第一次封城期间,不同机构收到的心理咨询服务需求从56%增加到83%。

在法国大学,15个心理医生要负责3万名学生;而在美国大学,1个心理医生负责1500名学生。

不仅如此,尤其是在第一次封城期间,Nightline免费电话咨询服务量也增加了40%。

农场主邀请大学生“下乡”放松

令人欣慰的是,越来越多的法国人行动起来,为陷入疫情困境的年轻人“送温暖”。据Franceinfo新闻网站报道,法国西部布列塔尼大区莫尔比昂省(Morbihan)农民Loïc Thirion在脸书上创建名为“大学生和布列塔尼的新鲜空气”群组,为想要下乡透气的学生与愿意免费接待他们的农民牵线搭桥。

已有1700人加入“大学生和布列塔尼的新鲜空气”群组。

20岁的雷恩大学生贝内迪克特(Bénédicte)就在群里与农场主瓦莱丽(Valérie)取得了联系。因疫情被困在家中的贝内迪克特表示,自己每天原地打转,感到“很抑郁”,因此决定换个环境调节心情。幸运的是,她得到了住在Sainte-Marine的瓦莱丽的热情接待。“她(瓦莱丽)把我照顾得无微不至,这里就是天堂,棒极了!我很感激,心情也好了很多。”

东道主瓦莱丽则表示,“这次的疫情很可怕,但也是因为它才有了这样好的倡议。”她解释说,如果没有新冠疫情,她也不会想到去联系大学,为学生免费提供度假的机会:“这是一个双赢的局面,对我来说也很有意义。”

据悉,目前法国各地区都已建立该活动群组。活动发起人Loïc Thirion透露说,该活动已有3500名参与者,20至25名学生已体验了下乡放松,另有20多人预订。有200人愿意做东道主,免费接待学生。

米其林星级大厨为学生提供免费午餐

另据法新社报道,在法国东部的科尔马市,一些米其林星级大厨联合起来,在周二至周五期间,为当地大学生每日提供100份免费午餐。

“对我们学生来说很艰难……每天能吃上一顿营养均衡的餐饭实在太好了。”一名食品科学和质量管理专业大学生向法新社记者表示。

19岁的Auriane表示,由于学校食堂关门,平时通常都是靠“难吃的速食”填填肚子,“现在能吃上这种营养健康又美味的午餐真是棒极了”。

活动发起人之一、米其林二星Chambard餐厅大厨Olivier Nasti解释说:“我希望大学生们能够开开心心地吃我们为他们准备的午餐。”

米其林一星大厨Julien Binz(Ammerschwihr餐厅)则表示:“维持社交关系很重要,我们必须团结互助。(这个活动)是良性循环。”

免费午餐发放地“CaféRapp”咖啡馆经营者Dominique Lenys介绍说,活动从上周二(2月23日)开始,将持续4周。若下午两点仍有剩余午餐未被领取,将被捐给“大众救助会”(Secours Populaire)。“这对大家来说都是双赢。大学生吃得好,法国的未来才会好。”

(编辑:夏雨)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