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2月25日李非编译】德国政府最近正在为疫情而“压力山大”,德国民众和媒体不仅逼着它尽快交出解封路线图,而且对比“隔壁家的好孩子”英国,德国的疫苗接种和检测项目进展缓慢,疫苗的安全性也没有保障,人们对政府越来越失望了。

“我们什么时候能和英国人走得一样远?”

尽管德国卫生部长延斯·施帕恩(Jens Spahn)2月24日向德国联邦议院报告了很多好消息,表示疫苗推广的首批效果“已经在80岁年龄组中感受到了”,但快“抓狂”的德国人仍然不买账。

英国《卫报》报道称,在疫苗进程上,德国仍远远落后于英国、以色列和美国等国,人们的不满情绪与日俱增。如今,大约27%的英国人注射过疫苗,相比之下,德国只有6%,英国接种疫苗的人数是德国的三倍。

在德国颇具影响力的《图片报》(Bild Zeitung)也不忘来“补刀”,在其周三版中问道:为什么德国的速度比英国慢得多?

“亲爱的英国人,我们羡慕你们!”报纸的标题如是写道。报道称,英国首相约翰逊“让英国恢复正常”的承诺,是“多亏了英国成功的疫苗接种计划”。该报接着问道:“我们什么时候能和英国人走得一样远?”

与欧盟大部分国家一样,英国紧急批准辉瑞-Biotech疫苗近一个月后,欧洲药品管理局在去年12月22日也批准了该疫苗,德国于12月27日开始接种。但疫苗的接种进展缓慢,并受到了一些问题的困扰,包括供应不足。

许多德国人愿意支持欧盟的说法,即疫苗供应短缺是因为欧盟出于团结意识,平等地为所有成员国提供疫苗,而不管它们的经济实力如何,这导致德国的疫苗剂量本就少于所需。

但对于欧盟的不称职、官员缺乏紧迫感、官僚作风以及可能缺乏为疫苗支付足够费用的意愿等一系列的怀疑日益增加,已成为全国性辩论的焦点。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也承认,欧盟最初订购的疫苗剂量太少。在接受采访时,她表示,疫苗供应将会改善,欧盟正在“追赶”英国。

德国埃森大学医学院的一名医护人员(左)在接种新冠疫苗。(图片来源:新华社)

“荒谬的是,我们有疫苗可用,但却没人想打”

最为拨弄德国人敏感神经的是,最近德国当局宣布,阿斯利康疫苗没有经过足够严格的测试,不能在65岁以上人群中使用后,德国人对疫苗的信心进一步崩塌。当局的决定引发了人们对疫苗不安全的怀疑。

出于这种怀疑,越来越多的人担心65岁以下的人不愿意接种疫苗,包括医院员工和家庭护理人员,但政府的健康专家坚持认为关于疫苗不安全的想法是不正确的。

于是便出现了成千上万应接种疫苗的人没有按约露面,进行接种,这也让政客们气到了极点,包括柏林市长迈克尔·穆勒(Michael Müller),他说,那些不想接种疫苗的人已经“错过了机会”。巴伐利亚州的领导人马库斯·索得(Markus Söder)则说:“荒谬的是,我们有疫苗可用,但却没人想打。”

由于部分阿斯利康疫苗未被使用,德国卫生部已经修改了优先接种名单,以便学校和幼儿园教师、看护从2月24日开始有资格接种疫苗。无家可归者也有望被移至优先名单的前列。

当天,德国卫生部部长施潘被迫在德国联邦议院回答了有关这一最新挫折的问题。他还承认,有关从3月1日起为任何想要进行新冠抗原快速检测的人提供免费DIY检测的承诺,目前无法兑现。特别是据信起源于英国肯特郡的变异毒株,也让他感到焦头烂额,“我们有一种快要走出来的感觉,但由于变异毒株,情况已经并非如此了。”施潘说。

面对这种情况,德国总理默克尔似乎更愿意赞成循序渐进地对德国进行解封,这对民众来说或许算是一种安抚。“人们有理由盼望开放,”据称,默克尔在基督教党集会上表示,开放将分4个阶段进行,避免产生“溜溜球效应”,造成疫情反弹。

(编辑:李璟桐)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