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1.png

资料图:加拿大总理贾斯廷·特鲁多

继纠集一些国家发表所谓“反对任意拘押宣言”之后,加拿大一些利欲熏心的政客又瞄上了中国新疆。当地时间2月22日,加拿大联邦众议院不顾中方严正立场,执意通过涉疆动议,诬称中国对新疆维吾尔族等实施所谓“种族灭绝”。

适逢加拿大选举“大年”,大批反对党人早已蠢蠢欲动,卯足劲儿炒作各种涉华议题。在这场光怪陆离的权力斗争中,一些从未到过新疆、甚至从未到过中国的加拿大政客秉持着“演员的自我修养”,一口咬定“新疆存在种族灭绝”,上演了一出荒唐的政治闹剧。

疑窦重重的投票

用“新疆牌”打压中国一向是一些西方国家政客的惯用伎俩。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就曾在下台的前一天诬称中国对新疆维吾尔族等实施所谓“种族灭绝”,一举刷新了打“新疆牌”的下限。

现在,一些加拿大政客也迫不及待跳出来“秀下限”。据加拿大广播公司(CBC)报道,2月22日在加拿大联邦众议院的表决中,338名议员中266人投了赞成票。

这个投票结果看起来“人多势众”,但实则破绽百出。比如,加拿大总理特鲁多的执政党自由党70多名内阁议员投下集体弃权票,投出赞成票的大多数议员来自三个反对党。

这不禁让人疑惑:这出闹剧到底真的是关于“新疆”吗?还是又一出假“新疆”之名的权力游戏?这266个投下赞成票的加拿大议员真的关心新疆人民吗?但凡真的有一丝关心新疆,做过一点点调查研究,就不难了解新疆真实情况。

关于新疆的事实真相,中方已经反复耐心地进行了介绍和说明。迄今,中方先后发布8份涉疆白皮书,新疆自治区政府已举办了20多场新闻发布会,以大量详实数字、事例,展现新疆各族人民群众安居乐业、团结和谐的生活。

加拿大众议院通过涉疆动议后不久,中国驻加大使馆就在声明中指出,过去60多年来,新疆经济总量增长了200多倍,人均生产总值增长了近40倍,人均预期寿命由30岁提高到72岁。2010年至2018年,维吾尔族人口从1017万人上升至1272万人,增加255万人,增幅为25%,高于全疆人口14%增幅,更明显高于汉族人口2%增幅。

铁一般的事实面前,何来“种族灭绝”之说?如果说是刻意对中国官方的介绍视而不见,那么对于一些西方媒体的报道为何也充耳不闻呢?

美国独立新闻网站“灰色地带”数次刊发深入调查报道,揭露西方学者、政客炮制的种种新疆谎言。例如,“灰色地带”2月18日刊发的一篇长文,通过梳理发现西方媒体跟风炒作的维吾尔族被“种族灭绝”的证据全部来自极右翼组织成员郑国恩(Adrian Zenz)2020年6月发表的一份报告。研究发现,此人关于“种族灭绝”的断言是公然的数据滥用、虚假声明、对原始材料的精心挑选和宣传性造谣。

图片2.png

《外交政策》的独家报道

根据美国《外交政策》杂志网站2月19日发表的独家报道,即使美国国务院法律顾问办公室在今年年初也得出结论认为:没有足够证据证明中国在新疆进行了“种族灭绝”行为。

为何真相被选择性无视,而抹黑中国治疆政策的谎言却能在西方政坛兴风作浪?《南华早报》记者芬巴尔·伯明翰(Finbarr Bermingham)注意到,西方国家宣扬新疆“种族灭绝”的许多力量来自保守派,均来自美国、英国、加拿大的右翼阵营。《外交政策》认为,除了对中国新疆政策的法律辩论外,“种族灭绝”的认定具有巨大的政治影响力,一旦认定,将要求美国和其他国家惩罚这个与其自身贸易、环境和安全活动纠缠在一起的全球强国(中国)。

昭然若揭的意图

回到此次加拿大国会通过的所谓涉疆动议,据CBC介绍,这项动议是由保守党外交事务评论员庄文浩(Michael Chong)提交到众议院的,其幕后“老板”就是加拿大最大反对党联邦保守党领袖艾林·奥图尔(Erin O'Toole)。

现年38岁的奥图尔曾在加拿大空军服役12年,拥有上尉军衔。2012年,他当选加拿大众议院议员。2015年,任保守党政府退伍军人事务部长,此后一直负责保守党外交事务。2020年8月,奥图尔成功当上联邦保守党新“掌门”,一度被认为是下一届大选中加拿大总理一职的主要竞争者。

图片4.png

艾林·奥图尔那篇意在显示“对华强硬”的文章

2020年9月,奥图尔在加拿大《国家邮报》撰文《如果我做总理,将对抗中国》,呼吁对华采取强硬路线,“反华”面目为人所知。据CBC、CTV等加媒报道,他多次公开表示,要限制中国企业在加拿大经济中的作用,禁止华为参与5G网建设等。

新加坡《联合早报》注意到,加拿大奥图尔多次指责特鲁多政府对华政策“软弱而天真”。有评论指出,以奥图尔为代表的加拿大反对党疯狂炒作涉华议题,其核心诉求就是赢得选举。

在众议院现有的338个席位中,特鲁多所率的自由党所占席位并未过半。按照加拿大相关法律,占席位未过半的自由党“少数政府”一旦在国会中失去信任票,就不能继续执政。

图片5.png

加拿大众议院的席位分布

临近选举,加拿大反对党往往争先恐后炒作涉华议题来收割政治资源。此次搬出所谓“种族灭绝”无非是加拿大政客在政治秀场刷存在感、收割政治流量的一个最新借口。正所谓,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用“种族灭绝”这样耸人听闻的虚假指控既能轻松“搏出位”,成本又几乎为零,对反华政客们来说何乐而不为呢?

终将落空的算计

在“人权”这张“画皮”之下,藏着的政治算计不只一个。鼓吹“更换2022年冬奥会举办地”,是一些加拿大政客操弄涉疆议题的重要原因。

据美国之音报道,加拿大联邦绿党领袖安娜米·保罗(Annamie Paul)公开呼吁2022年冬奥会更改主办地,“冬奥会可以在加拿大城市温哥华举行”。她的理由很“充分”:温哥华在2010年主办过冬奥会,很多比赛场馆场地可以随时使用。

不过,就像加拿大涉疆动议是没有任何约束力的废纸一样,加拿大一些政客抵制北京冬奥会的算盘也打不响。这种公然将体育运动政治化的行径,完全违背了奥林匹克的宪章精神,损害了国际奥林匹克运动和各国运动员的利益。

加拿大奥林匹克委员会主席大卫·舒默克尔(David Shoemaker)在受访时明确表示,加拿大会按计划参加2022年初举行的北京冬奥会。他说,“出席(北京)冬奥会可以更好地沟通、交流,架设桥梁。”

图片6.png

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报道截图

对于一些加拿大政客煽动抵制2022年北京冬奥会一事,美国政治新闻网站Politico援引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UBC)亚洲研究院前院长保罗埃文斯(Paul Evans)教授的话称,此举“在国际上不太可能获得大范围的支持。”

其实,加拿大一些政客搞“抵制闹剧”也不是第一次了。2008年,时任加拿大总理哈珀曾声称“日程安排冲突”,拒绝出席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当时,加拿大政治评论家纷纷批评他“沉醉”于“冷战思维”中。可笑的是,曾相约“一同抵制”的美国、法国等国元首都“变卦”,出席了2008年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加拿大的媒体则讽刺其“孤零零的抵制”。

当年的哈珀就来自保守党,按资历可以称上是奥图尔的“老领导”。“抵制闹剧”第二年,哈珀来华访问时表示“高度重视对华关系”。历史证明,无论谁当政,加拿大都不得不与中国打交道、将两国关系摆到一个正常状态,否则对加方没有任何好处。(文/老度)

本文系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海外视野,中国立场,浏览人民日报海外版官网——海外网或“海客”客户端,领先一步获取权威资讯。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