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1月19日白劼编译】新冠肺炎疫情对德国整体经济造成了打击,但各个行业所受的影响程度并不相同。鉴于全球供应链遇到的困难,德国北部港口海运业务曾不被人看好,但实际情况则好于预期。

最大港口汉堡港:业务量虽下降但成绩单值得欣喜

德国《世界报》网站报道,汉堡经济界的高层代表均表示,汉堡所有重要行业均遭受了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海运业务也不例外,在德国最大的港口——汉堡港,海运业务的下降幅度却小于人们此前的担忧。

2020年,汉堡港的货物吞吐量总计约为1.33亿吨,同比下降约3%。集装箱吞吐量下降至850万吨,同比下降8.6%。而2020上半年,汉堡港的在市场业务、货物吞吐总量、集装箱吞吐总量的降幅尚为12%。汉堡港口企业联合会主席伯茨(Gunther Bonz)说,“汉堡港2020下半年发展形势良好,部分集散站货物吞吐量甚至高于2019年。”

对于汉堡港而言,这份年终“成绩单”还是值得令人欣喜的。

对于2021年,伯茨预计汉堡港集装箱吞吐量能够达到870万吨,总吞吐量达到1.4亿吨。

汉堡工业联合会主席博克斯贝格(Matthias Boxberger)表示,尽管疫情尚在,但汉堡工业的发展拥有契机。他表示,“这值得奋力一搏”。航空工业恢复至疫情前水平预计需要3至4年,但化学工业已经“表现乐观”,炼钢业等基础工艺的市场发展同样良好。

德国广播网报道,位于汉堡的德国世界经济研究所表示,德国港口货物装运业务经受住了疫情的打击,背后反映的是德国工业从早期疫情暴发时汲取了经验教训,在对之后暴发的疫情潮以及封禁措施有所应对。此外,来自中国订单的提升,也是德国港口海运量应对危机的一项重要因素。例如,埃姆登港(Emden)2020年春季的汽车出口下降了50%,但此后数量逐渐回升。

德国世界经济研究所表示,疫情对各个经济领域的打击同时也呈现出差异性,作为旅游城市,汉堡的服务业在疫情期间则受到了更严重的影响。汉堡旅游协会主席奥特雷姆巴(Michael Otremba)表示,当前汉堡旅游业的已经下跌至“2005年的水平”。2019年,汉堡客房住宿数量为1540万,2005年为640万。他表示,“我们需要长期致力于恢复汉堡游客的数量,这将是一次马拉松式的工作。”

不莱梅新城港为何游走于“疫情之外的另一个世界”?

德国《威悉信使报》网站报道,在德国最南端港口——不莱梅“新城港”(Neustädter Hafen),货物吞吐量也实现了增长。

新城港看上去仿佛在另一个世界运行,其货物吞吐量几年来连续上升,包括在过去的2020年。

新城港负责人雷克尔斯(Sven Riekers)表示,“我们虽然也是全球经济的一环,但却没有受到疫情严重的影响。”

“过去的几年,新城港商品装运的种类经历了很大的变动。”雷克尔斯表示,“新冠肺炎疫情使油价大幅下降,相关产业也受到了冲击,如炼钢产业。”但新城港却从另一领域获得了巨大商机。一项大型输气管道项目所需的板材需在新城港装运,由于其需求量巨大,因此港口的货物吞吐量大大增加,与此同时也带动了港口的就业。

为何木材装运要选择新城港?这与其区位优势有关,作为德国最南端港口,新城港更靠近内陆地区,因此德国、奥地利和罗马尼亚的木材都会优先运输至该港,与通过陆路运输至比利时安特卫普港相比,取道新城港显然增加便利,这也为新城港带来了竞争优势。

(编辑:李璟桐)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