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10月15日白劼编译】德国人托马斯·莱夏特(Thomas Reichart)2014至2019年曾任德国电视二台(ZDF)驻北京办公室主任。近日,他出版了新书《龙之火》,讲述了他对中国的观察和思考。莱夏特认为,中国人不仅勤奋,更富有创新能力。德国时政杂志Cicero网站对该书节选进行了报道,全文编译如下:

采访中巴友谊公路让我开始了解中国

2018年底,我前往巴基斯坦,采访喀喇昆仑公路(Karakorum Highway,又名为中巴友谊公路)的修建情况,那时起,我开始对中国人的能力有了更深了解。

在巴基斯坦北部用无人机拍摄的喀喇昆仑公路二期。(图片来源:新华社)

喀喇昆仑公路北起中国喀什,向南连接巴基斯坦瓜德尔港。这条公路途径世界屋脊,穿过喀喇昆仑山脉和喜马拉雅山脉。同时,它或许也是世界上最危险的建筑项目之一,因为这里会时常出现山体滑坡和岩石塌方,以及伊斯兰恐怖分子。

王慧是这项大型项目的总工程师。他40岁出头的年纪,但头发已白了不少。接受采访时,他方形眼镜后的目光传露出倦意:“我们的工作就是和整个时间赛跑。”说罢,他又急匆匆地赶往了另一处施工地点。

隧道里空气潮湿,满是尘土,其中一处即将进行爆破。隧道尽头的一端,巴基斯坦工人站在脚手架上,准备进行爆破后的作业。凿岩机的噪音响彻在我们周围,周围的岩石机构不稳定,随时有落石危险。

“由于担心危险情况出现,不仅我和同事们时常夜不能寐,北京总部也是一样。”王慧说。

晚上,我们和施工队员来到了他们的休息处。这是一座由堡垒改建的酒店,王慧离开酒店时,必须有巴基斯坦士兵护送,否则会很危险。

开饭时,中国厨师会做各种“家乡的味道”:酥炸脆鱼、麻婆豆腐、酱爆猪肚...这不仅仅是一顿饭,还是一味治愈思想愁绪的良药。

喀喇昆仑公路项目开始时,王慧刚大学毕业。如今,他在这条高速公路上度过了10年的时光,这也是他第一份工作。一年中,王慧和同事们只有一个月的休假时间,其余的日子每天都要施工,这条公路已经成为了他生命中的一部分,无法抹去。

王慧拿了一根蒜腌黄瓜,接着说道:“有一天,我会告诉儿子和女儿,这条公路是爸爸修的,这里是爸爸战斗过的地方,那会令我感到无比骄傲。”

其他工人纷纷点头,也许,这就是付诸所有辛苦的意义之所在。

“移大山始于运小石,中国人40年的时间移动了一座座大山”

中国有位哲人说过:“移大山始于运小石”。这句话令我印象深刻。无论是人迹罕至的施工现场,还是中国南方的工厂,或是北京的初创企业,中国人都在勤奋地工作,远超我的想象。

中国人认为我们很懒,与之相比,我们确实是这样:中国人一年的假期是5至15天,而德国人至少拥有30天的年假。中国社科院2018年的发布的数据显示,中国人平均每天的业余时间为2.27小时。

我想起一位中国人,她曾在不莱梅攻读社会学博士,但后来放弃了自己研究计划,回到了深圳,成立了一家自己的初创企业。

“在德国,人们在工作日的10点还坐在咖啡馆,喝着拿铁、玛奇朵。” 她说,“在中国,我可以做更多事情。”

虽然并非一切都高效且完美,但一座座大山确实被移动了。原因很简单:过去40年,中国每天都有上亿的人在搬动着一块块小石头。

有时我会想起一句常听到的话,它带有某种宿命论的意味:“在已有14亿人的中国面前,我们德国能做成些什么?”

这好比是一场足球比赛,一场8300万人对14亿人的对决,但这只是个不切实际的比方,因为成功不仅仅是纯粹的数字的题,也与创造力、新思想和科技进步有关。

“中国人只是勤劳的蚂蚁”?专利数远超欧美日

提到中国人,人们似乎还会认为“中国人都是勤劳的蚂蚁,学习只靠死记硬背,遵守纪律但无自己想法的人”。但实际上,中国不仅勤奋,并且富有创造力。

2018年,中国获得承认的专利申请数(43.2 万)远远超过美国(30.8万)、日本(19.5万)和欧盟(12.8万)。即使是从人均申请专利数看,中国人也仅排在韩国、日本和瑞士之后,领先于德国。

或许专利数并不能说明,当中有多少是创新的,或能投入实际用途的,根据经合组织(OECD)的数据,中国大学专利申请率仅为5%,远远落后于日本的27%,但整个数据却已经表明,中国人并非只会工作而毫无创意。在勤奋和创意上,中国正在渐渐地赶超德国。

(编辑:王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