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网】“北溪2号”,一条通过波罗的海和帝国,预计每年向欧盟国家提供550亿立方米天然气的天然气管道项目,引发了德国和美国之间的一番“争斗”。在这番“争斗”之中,德国默默无闻的小港“走向国际”,而特朗普也成为了德国人心目中“猛于新冠”的存在。在德美之间的“相看两厌”下,“北溪2号”的铺设工作还剩下最后的150公里。

因美国威胁制裁,小港成“焦点”

2019年12月,美国宣布对“北溪2号”项目进行制裁。目前该项目被迫停工,还剩150公里尚未完工。

而遭到大西洋彼岸制裁的,可不仅仅是“北溪2号”本身。

近半年来,一个低调的德国小港成为了国际媒体的焦点,这就是穆克兰港。综合央视新闻客户端、上海澎湃新闻网报道,它位于德国吕根岛的海滨度假胜地萨斯尼茨。今年6月,市长克拉赫特收到了一封美国参议院的来信,信中的无理要求让他大吃一惊。

萨斯尼茨市长展示由美国三名参议员签署的“威胁信”。(图片来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信中称,由于穆克兰港在“明知美国制裁”的情况下,仍对北溪2号表示支持,穆克兰港以及德国梅前州下辖的萨斯尼茨镇相关方将面临美国“沉重的法律和经济制裁”。

3名共和党议员在信中威胁称,美国将切断萨斯尼茨镇与美国的商业和经济联系,制裁范围将扩展至穆克兰港口企业实体的董事会成员、公司高管、股东以及萨斯尼茨镇相关人员等,具体措施包括拒绝向这些人员发放访美签证、冻结其在美财产等。这一赤裸裸的政治讹诈在德国激起强烈反应。

萨斯尼茨镇拥有萨斯尼茨渡轮公司90%的股权,在美国议员的信中被列入直接制裁目标。萨斯尼茨镇长弗兰克·克拉赫特(Frank Kracht)表示,如果美国实施制裁,将对包括他本人在内的萨斯尼茨镇当地官员产生严重影响。“这些参议员无权用一封信来干涉我们镇的主权,无权干涉欧洲、德国联邦的主权,”克拉赫特说。德国各党派也对美国长臂管辖的野蛮行径表示愤慨。

萨斯尼茨是德国少有的海滨度假胜地。在新冠疫情影响下,小镇如今显得格外冷清。走在街头,可以看到很多有趣的海报,有反对美国威胁的海报“我们支持‘北溪-2’,吕根岛绝不会屈服”。

位于萨斯尼茨市的穆克兰港,正是参与“北溪-2”项目的物流中心,为项目提供重要的货物、服务和支持。

项目停工后,港口中存放着大量“北溪-2”使用的天然气管道。港区经理透露,这些管道每条长12米,重24吨,现在存放在港口里的管道多达上万根。可见,穆克兰港在“北溪-2”项目中的作用不言而喻。

德国人有了“心理阴影”:特朗普是猛于新冠的存在!

新华社旗下微信公众号“新华国际头条”报道,德国大型保险公司R+V保险公司日前公布了“德国人最担心什么”年度榜单。结果显示,美国特朗普政府政策的破坏性是德国人最担心的事情。

这项调查共问询了2400名受访者。53%受访者认为,特朗普政府的政策让世界变得更加危险。

图为德国总理默克尔和美国总统特朗普。(图片来源:中新社

让调查人员感到比较意外的是,德国人对新冠疫情及其后果的担忧似乎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48%受访者担心世界经济受疫情影响而恶化,排在排行榜第四位。32%受访者担心染上新冠等严重疾病,排在第17位。

德国《法兰克福汇报》网站日前评论说,美国在“捍卫”自己的利益方面从不拘谨,比如,美国对“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以及对与伊朗有业务往来的公司发出制裁威胁,就让德国感受到了这一点。

最后150公里,谁能拖得过谁?

然而不论民众如何愤慨,高层之间的政治考量不是你想看就能看得清的。

自2015年“北溪二号”开工之后,无论是面对欧盟其他成员国的反对,还是美国的压力,默克尔在绝大多数场合都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一唱一和,坚称“‘北溪二号’完全是一个经济项目”,不应掺杂政治考虑,务必建成。

而这一次在纳瓦利内事件的推动下,默克尔终于揭开了“北溪二号”政治工具的一面。

图为俄罗斯反对派领导人阿列克谢·纳瓦利内。(图片来源:新华社)

也有舆论表示,即使没有纳瓦利内疑似中毒事件,北溪2号最后的150公里也已经因德美关系而陷入泥潭。

美国在制裁上的犹豫不决,导致德国对围绕着北溪2号的争议和制裁产生了许多误判。一些媒体认为,3名共和党议员将制裁的矛头指向梅前州的萨斯尼茨镇,针对默克尔的意图明显。因为梅前州是默克尔仕途的大本营,被认为是她的政治故乡。也有一些政界人士和媒体将美国对北溪2号的制裁与从德国撤走1.2万名美军士兵联系起来,认为这是特朗普对默克尔拒绝今年秋季赴美参加七国峰会的报复行动。

显然,这是德国对这场外交角力一厢情愿的简单化图解。首先,北溪2号输气管道引发的不止是美国一方的反对,波罗的海国家、波兰、斯洛伐克等欧洲国家都曾公开表示反对,欧盟出于各自经济和政治利益考量,在北溪2号问题上并非铁板一块,分歧明显。其次,北溪2号不是特朗普一个人在反对,尽管特朗普就商人本性而言向德国兜售美国液化天然气的意图明显,对德国“吃美国饭砸美国锅”的做法极为不满,但美国民主、共和两党在制裁北溪2号问题上的立场惊人的一致。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2016年卸任副总统时就说,北溪2号对欧洲而言是“一场糟糕的生意”,他对北溪2号的批评立场至今没有任何改变。

因此,德国政府采取拖延战术,试图等11月美国大选揭晓后,或者等北溪2号抢先在美国国防预算法案通过之前完工,只会让德美在北溪2号问题上的摩擦愈演愈烈,并从长远上损害德美同盟关系。

(编辑:夏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