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欧洲侨报编译消息:7月29日这天晚上,空气异常闷热。Bolzano省Vipiteno高速公路与奥地利边境接壤的Brennero道闸车流渐稀,一辆福特面包车从远处驶近闸口,司机放慢速度抽了张收费卡。突然,几个交警不知从哪冒了出来,示意面包车停到一边接受检查。“坏了!”面包车里的人暗自嘀咕……


经查,这辆面包车是从一家德国公司租来的,车上坐了4个华人。开车的是名35岁的华人男子,他出示的身份证显示其国籍为德国;另外3人的神情异常紧张,虽都有中国护照,但上面却没有申根入境签证,他们进入意大利的性质等同“偷渡”。就这样,35岁的德国华人因协助非法移民罪被当场逮捕,另外3人也因非法入境被押送Bolzano监狱,4人的手机全被没收,与外界彻底失去了联系。


大热的天,他们这是来意大利旅游吗?当然不是。或许,对有的人来说,意大利已不再有什么吸引力,但对所有“黑”在欧洲的华人同胞来说,意大利的大赦让他们看到了争取“身份”的希望。一些中介立即行动起来,在法国、西班牙、荷兰、德国招“骆驼”——飞机坐不了,火车容易查,只能用汽车“人肉”拉过来,有的成功闯关,有的不幸被抓。


本次大赦从6月1日开始启动,6月3日意大利刚刚开放边境,就有几个华人大老远奔过来闯关。


6月4日凌晨1点多,Vipiteno交警在Brennero道闸进行检查时示意一辆小车停车接受检查。岂料,司机脚踩油门加速猛开。交警立即跳上警车去追,最终将这辆小车逼停在A22高速公路一处加油站内。经查,车上共有4个华人,其中2人从荷兰过来;交警还在他们的车里搜出4800欧元的现金,结果,钱、车子都被交警没收,华人司机也因协助非法移民罪被戴上手铐。

接连发生的拦截,绝非巧合。事实上,意大利警方已经摸出欧洲华人为了大赦辗转迂回的规律:他们先从荷兰穿过德国,再南下奥地利,进入意大利。眼下距大赦截止日期8月15号越来越近,试图闯关者异动频频,边境交警昼伏夜出,明显加大了对华人车辆的检查几率——兄弟们:此路不通!请绕行,别让“希望之旅”变成牢狱之灾!

640.webp (10).jpg
意大利本次大赦主要涵盖的是家庭工和农民工,但难保申请材料不会作假,意大利内政部当然对此心知肚明。家政工向来不是华人“传统”的营生行当,但递交大赦申请的家政工里却不乏华人的身影,已然引起外界的关注和怀疑。意大利国家统计局Istat和劳保局Inps日前联合推出一组大数据比对,为本次大赦提供了甄别依据:

上述大数据显示:意大利约有200万家庭工,违规雇佣约占58.3%;自2012年大赦以来,意大利护工人数稳步增长(近8年增长约11.5%),其中移民护工有所减少(-5.2%),而意大利人护工则多了一倍(+125.8%);与此同时,意大利家政工人数有所下降(-32.1%),其中移民家政工明显减少(-41.7%),而意大利人家政工几乎没有变化(+1.4%)。

640.webp (9).jpg
此外,家庭工的平均年龄有所增加:2012年,过半家庭工介于30至49岁之间(占54%);如今50岁以上的家庭工占到多数(52.4%),29岁以下的家庭工也从占比14.5%下降到5.3%。

谁都不愿做赔本的买卖。按照估算,本次大赦必须超过20万人才算“赚钱”,但据Inps保守估计,最终恐不到10万人递交申请材料,这与20万相去甚远。而且即便有20万人通过大赦拿到居留,相比100多万的“黑工”基数也只是冰山一角。

2020年意大利大赦选择的时间点颇为尴尬:撞上疫情、经济停滞、走的走、逃的逃,雇主也不愿多掏费用,乃至于政府表示,没居留的黑工可以直接到警察局做个声明,就能拿到一张临时居留,其它材料随后补交……无论如何,意大利社会需要更多的移民乃大势所趋,各位正在办大赦的兄弟姐妹们,祝你们幸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