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华人街》消息:意大利北部伦巴第大区想要临海消暑的居民近来感到糟心,多地的海滩经营者实施了近似歧视和排斥的拒入措施。

5e67f6c3230000d41a0c0052.jpeg

洛迪省小镇科多尼奥(Codogno)在2月末成为西方世界第一个完全封闭的城镇,以一种意想不到的方式在媒体间得名。疫情高峰期过后,当地居民想要外出度假,却发现意大利其他地方的酒店经营者因为他们来自“红色警戒区”,纷纷驳回了酒店的预定。

科多尼奥下小镇丰比奥(Fombio)镇长帕塞里尼原本将在中部托斯卡纳大区度假,欢欣地预定了一周地酒店。但酒店经理在发现他来自科多尼奥后,迅速拒绝了订单。

帕塞里尼谈及时表示“即使类似情况的不多,但偏见仍让你感到苦涩。这是无知的产物,事实上科多尼奥的传染率已经多周接近于零。但对于有些人来说,科多尼奥仍是疫区的代名词。”

在上周意大利电台的一档节目中,一对夫妇也抱怨说自己的订单遭到否决,酒店经营者因为看见来自信息上写着来自曾经的疫区,假托房间爆满,拒绝了订单。

但就算能够赶往海滩,熙攘的人群中很少有遵循防疫规则的现象也成为心头之患。上周,罗马旁奥斯蒂亚(ostia)沙滩,一位20岁的女子因为要求旁人保持社交距离而遭到掌掴,当时,她要求一旁的游客挪动毛巾,否则就无法保持安全距离,但未料被耳光问候。


3072.jpg

来自威尼托大区的心理学家玛丽娜·马尔扎里(Marina Marzari)说,她最近所在的中部马尔凯地区的海滩,经历了从天堂到地狱转变。

“那是我经历过的最密集的人群,没有口罩,甚至没有丝毫社交距离的遵守,真的很危险。”

马尔扎里拨打过多次当地警方的电话,但应接后没人前来巡查。“如果我因类似原因生病,我将对国家提出指控。”马尔扎里如是说道。

对此,来自圣拉斐尔大学的社会心理学家朱塞佩·潘塔莱奥(Giuseppe Pantaleo)总结道,在与病毒的共存期中,对风险的判断使人们的态度和行为不可避免的两极分化。 “要么由于其他国家的疫情数据仍然糟糕,我们会将每个人都视为潜在的感染源,要么我们走到了相反的极端,完全否认了这种风险。



——意大利华人街zior编译

logo.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