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6月4日白劼编译】自德国颁布新冠肺炎疫情相关禁令以来,仅在16所大城市就已发生约32000例违规行为,共处罚金150多万欧元,其中违规的不乏德国政要。有关部门在执法过程中,更是遭到了辱骂和攻击。

禁足令最严期间 多名政要挤在电梯中

德国《世界报》网站报道,4月14日,一张拍摄于德国吉森大学医院的照片引起了德国民众的震怒:德国卫生部长延斯·施潘、黑森州州长福尔克·布菲耶、黑森州社会与融入部部长凯·克洛泽以及多名政客挤在一间电梯内,此时正值德国新冠肺炎禁足令最为严格的时期。

尽管吉森检察院没有起诉相关涉事人员,但当其将相关材料转交给其他相关部门后,涉事人员遭到了起诉。随后,布菲耶也证实,目前相关部门正在对他们展开违规行为调查。

聚集事件频发 少数大城市民众表现出修养

德国发生的违规行为中,大多数为聚众集会,且集中发生在四月份。街道、公园或火车站都出现了聚集的人群,人们喝酒聊天,而这些人也都被检查、警告或处以罚款。

在汉堡,3月至5月期间共发生7300多起违规案件;柏林、慕尼黑和科隆也都平均发生了4000多起。

法兰克福秩序管理局表示:“法兰克福约92%的违规行为为无视社交限令,在公共场所聚集。”在4月25日至5月25日期间,法兰克福共处理1925例违规案件,共计罚款48.3万欧元。

5月31日,众在德国柏林的柏林墙公园内看夕阳。正在逐步“解封”中的德国迎来圣灵降临节,人们纷纷来到户外享受好天气。(图片来源:中新社资料图

少数的大城市民众表现出了更多的修养。在艾尔福特,绝大多数民众理解并且遵守相关规定。有关部门表示“民众基本上都能遵守规定。”波茨坦市有关部门也表示:“没有发现严重违规事故,尽管需要投入精力,但绝大多数的波茨坦民众都能自觉遵守社交限制令”。

而在东部沿海城市罗斯托克,违反规定的案件数量则相对较多。主要的违规者则为外地海滩爱好者,他们违反了“进入梅前州禁止旅游地点”。

文章表示,说到倔强和执拗,自然少不了柏林。在圣灵降临节,3000人聚集在柏林城区克罗依茨贝格举行派对。而针对取消俱乐部生活发起的抗议,也使得场面彻底失控,从现场拍摄的照片的视频来看,鲜有人保持社交距离和佩戴口罩。

公车被浇小便 执法人员被骂“纳粹”

德国执法人员表示,执法过程中不是所有人都表现得礼貌或友好。在5月末,发生了多起针对执法人员的攻击事件。执法人员的车辆被人浇以小便,或被人在车上跳来跳去,甚至有人对执法人员故意咳嗽。

一名执法人员在拦住一名青少年难民时,受到了严重的伤害。很多其他执法人员不止一次被称为“纳粹”。

此外也有一些城市表示,民众对于限制措施的接受程度在下降。汉堡警方表示,在更为年轻的群体中,反抗性上升尤为明显,他们违规行为的地点主要发生在售卖酒精饮料的地点。

(编辑:邱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