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着香港警隊嚴厲執法,不再苟且縱容,也害怕中央政府要求特區政府盡快展開基本法第23條立法工作,杜絕香港的國家安全風險,「反中反共」及「港獨」勢力似乎是走投無路,狗急跳牆了。

圖:頭條日報
一方面,他們奢言要在9月立法會選舉中取得超過35議席控制議會;另方面,他們亦知道中央政府不會容許他們利用控制議會方式來癱瘓特區政府施政。因此而提出激烈的「攬炒」手段,目的在於把香港整個社會停頓,讓西方國家以此藉口向中國實施制裁。這樣意圖早前由戴耀廷來公開揭示和宣揚。

泛民議員召開記者會 圖:VOA
戴耀廷身為港大教員,薪金來自公帑,卻煽動別人違法、參與暴亂,自己卻躲在背後,從來不願承擔違法的法律責任。因此,他指揮別人去搞「革命」,「革命」真的爆發起來,他會與「手足」共生死?或是眼見勢色不對便急急逃遁呢?從這樣的懷疑來看戴耀廷倡言的「真攬炒十步」,也即是反對派的「革命綱領」和時間表,是真的還是炒作而已?

戴耀廷 圖:橙新聞

戴耀廷的說法是:「現實處境已看不到其他出路,與其被當權者逼到崖邊跪地求饒,不如主動反撲,把他也拉下崖,看哪一個在跌到懸崖後仍能死裏逃生。」
為什麼沒有出路?香港民主的程度在全球居於前列,勝於戴耀廷等人擁抱的美國。沒有出路,是因為他們企圖奪權不成,不企圖奪權的人卻大有出路。所謂的「當權者的壓迫」是因為在人違法所以政府才執法,但罪不至死,何需跳崖?倘若如楊岳橋所說:「案底令人生更精彩」,又何需畏罪跳崖呢?或按戴耀廷的說法,一眾反對派大佬不用跳崖,但讓年輕人跳崖。

圖:資料圖片
什麼是「攬炒」?就是同歸於盡的自殺行為。「香港人醒覺便必需來一次『真攬炒』」。「醒覺」什麼?是要做英國人、美國人,還是做漢奸走狗?為什麼港人「醒覺」便一定要「攬炒」?為什麼要把別人拉上黃泉路陪葬呢?

圖:AFP PHOTO
戴耀廷的「真攬炒十步」,是以立法會選舉為目標,企圖在選舉中奪取議會多數議席,控制立法會,但又害怕被依法DQ。「攬炒」其實是要威脅政府,不能依法阻止「港獨」「自決」分子「入閘」、就任,阻止他們的奪權行動。一系列的步驟,最後至「真攬炒」──「三罷」、暴亂、社會停頓、外國制裁中國,盡是威嚇,威嚇是妄圖迫使中央和特區政府屈服,香港不重啟23條立法程序,令政府無法引用國安法例取消其選舉權。這不是什麼「政治對抗」,不過又是戴等慣常作的口頭恐嚇。「真攬炒」只是恐嚇手段,是「假攬炒」,完全看不到戴耀廷的決心。
為什麼反對派必然可在立法會取得超過35個席位呢?「真攬炒」的前設是反對派取得立法會控制權,倘若反派參選人違法被捕,他們如何參選,更遑論當選呢?犯法即捕,他們已不能用「勇武」挾持群眾逼迫政府。
尤其是在疫情之後,世界經濟低迷,市民難道看不清暴亂、「攬炒」對社會、對個人的打擊嗎?暴徒主力是中、大學生,他們不少屬未成年人,經濟不獨立,生活依靠父母,或許因此不理會對社會與經濟的打擊,但這些人始終為數有限,被捕者多也開始知道暴亂的代價,戴耀廷等人能迷惑多少年輕人參與「攬炒」行動呢?

圖:中時電子報

只要中央政府定下底線,戴耀廷等也早晚如喪家之犬,哪來「真攬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