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政治学院开放特招:向农村和郊区年轻人倾斜

近年来,巴黎政治学院试图增加学生的多元性,尤其是向农村和郊区年轻人倾斜。(图片来源:Sciences Po官网

【欧洲时报记者来米编译报道】巴黎政治学院(Sciences Po)在传统上是通过预科招生的专业名校之一。近年来,巴政试图增加学生的多元性,尤其是向农村和郊区年轻人倾斜。学校计划2021年推出第一阶段招生改革。

预科制度是精英制度?

批评预科制度的人认为,考试首先是对知识的选择,不可能考核到学生所有的认知,其次过于形式化。“最好的成绩往往基于重复性练习。因此这种制度无法找到最具创造力、创新性的学生”,巴黎索邦大学历史学研究员Fran.ois Gar.on感慨道。

另一方面,在“精英学校”的旗帜下,预科制度实际上是精英制度。“名校录取的学生集中在几个学校、几个班。出身背景优越的家庭,或者学校赞助者的孩子当然更容易进入。不管文科还是理科都是如此”,巴政社会学教授Agnès van Zanten指出,“另外,某些考生的基础认知更容易通过预科获益,这与社会阶层、教养有关,由考生的成长环境决定”。

预科制度深深扎根于法国人的思想。”早在启蒙思想时代,就有精英教育和群众教育的区别。这种模式实际上是贵族的民主概念,也就是国家必须由精英掌握”,巴黎笛卡尔大学教育史教授Claude Lelièvre说。

Agnès van Zanten证实:“在法国,我们有一套独特的评估人的方法,标尺就是优秀。整个教育系统都受这种理念影响。”在这种条件下,作为统治阶级的精英阶层当然要让自己的孩子传承下去,预科考试的结果不言而喻。历史学家Bruno Belhoste说:“进入名校将证明‘精英’身份,给孩子一生的成功带来合法性。”

占“国际生”名额的法国人

克莱尔曾就读于巴黎地区一所私立高中,在社会科学类高考(bac ES )中表现一般(13/20)。要进入她梦想的巴黎政治学院(Sciences Po Paris)显然不切实际。克莱尔说服了父母,她选择去英国约克大学就读政治科学本科。2017年1月,距离毕业还有六个月时,她申请了巴政的研究生。不必通过名校预科班,而是通过国际招生路线--面向外国学生,以及在国外求学的法国人。

不必焦头烂额地与学霸竞争,也不必因为前景不明感到焦虑,克莱尔只需要寄出一封精心准备的申请信和简历。几周后答案就来了,她可以顺利就读心仪的学校、心仪的专业。“这是我出国留学的真正目的,在国外读完本科后,回到法国进入更好的学校--这是当年以我的高考难以实现的,也是紧张的‘名校预科班’之后不一定能实现的。我的理想高校就是巴政,或者法国最顶尖的商学院,比如HEC”。在英国留学的几年,克莱尔除了英文能力爆棚增长,她还有了进一步的事业规划。她打算在两年硕士期间,去一家生产天然化妆品的初创公司实习。

当然,克莱尔走的这条路,只有熟识巴政招生系统的人有机会。大部分人只知道,要在高考、以及之后的名校预科班中取得优异成绩,才能进入这所“政企精英摇篮”。2018年6月,有意向报考巴政的5680名高中生86%在第一关--高考铩羽而归。只有取得高于16分的“非常好”成绩者有资格进入预科班较量。巴政教学研究主任Bénédicte Durand介绍说,2018年录取的学生中,97%的高考成绩是“好”或“非常好”。

幸运的小镇少女

高二平均成绩17分、高三18分,克蕾洋荣幸地通过传统渠道被巴政录取。她出生于法国东南部Ardèche,自认比许多同龄人幸运。克蕾洋的父母都是老师,从高中入学的第一天起他们的目标就是巴政。克蕾洋是第一批通过远程教育系统(CNED)注册名校预科班远程教学的学生,父母指导她不分昼夜、周末苦读,她唯一的放松时间是戏剧课。“我比以前少读很多小说,运动量减少,也很少与朋友聚会”,她说。

远远不止这些。在初中三年级时,克蕾洋去德国就读了4个月,但她认为这点海外求学经验还不够取得巴政青睐。她给一所英国高中写信--所在地与克蕾洋的家乡是友好城市,要求到当地人家交换住宿。2016年6月,英国人投票脱欧、克蕾洋第一次英国之旅同时启动。在巴政招生办公室看来,这段经验让她的英语更加流利,同时打破了狭隘的“欧洲大陆价值观”。

前期准备充分,克蕾洋优异的平时成绩使其免于笔试,但口试无法避免。她一身轻松见到考官:“我们谈到了戏剧和电视,丹麦铁娘子波尔根(Borgen)和英国神探夏洛克(Sherlock)”。Bénédicte Durand介绍说,巴政考官认为,“未来成为人生赢家的学生必定不是‘书呆子’,会在课业之余积极参加校外活动,爱好艺术、体育、学术或政治运动。”

尽管出身于小镇,但克蕾洋并不算是巴政的独特案例。家境优裕、重视教育的外省学生在专业名校中为数不少。当然她与家住巴政门口,几代人都在拉丁区长大的资深巴黎人还是不能同日而语。在巴政执教的社会学家Marco Oberti研究了该校的生源后指出:“我们的学生主要来自巴黎的几所高中,家住巴黎市区、伊夫林省或上塞纳省(富裕的巴黎周边地区)。”

普通高中孕育“黄马甲”

如果我们把为名校输送生源的所有重点高中在地图上标出,剩下的差生集中、或成绩平平的普通高中在哪里呢?Oberti指出:“那是‘黄马甲’运动影响力最大的地区。”巴政是进入l’ENA(国立行政学院)的通行证,l’ENA是集中出产法国政治人物的母校,每年只招收80名学生。因此这是一条行政精英的特权之路。当然,这条狭窄的道路也会孕育“反精英”的思潮,“其基础正是社会阶层和地理区域上的距离感,以及国家培养行政精英的(与平民)绝缘梯道”,Oberti说。

巴黎政治学院感受到了生源单一化给教育和社会带来的弊端。但在1990年,随着学校知名度提高、申请人数暴增,录取标准固化、社会混杂度降低。2001年,巴政为106所“教育优先区”的高中设立了特别通道,这些学校多位于巴黎郊区,尤其是著名的93省圣.德尼。该“教育优先协议(Convention Education Prioritaire)”(CEP)规定,巴政通过单独的考试在15年时间内在涉及地区招收至少1600名学生。“CEP同时展开了名校中社会不平等的大型讨论”,在巴政波尔多分校执教的社会学家Vincent Tiberj介绍说。

结果呢?15年以来,巴政学生中的工人子弟人数从3%增加到10%(法国总比例为50%左右)。但巴政还是明显地与法国社会脱节:“高层”出身的学生(父母任企业高管、医生、律师、工程师、教授……)占74%,而法国的平均水平为16%。

被“特招”的中上阶级

除了中途主动放弃学业,平民出身的孩子在名校甄选考试中(concours),成功率仅为高级阶层的一半。尽管如此,巴政的阶层混合优于许多专业名校。从父母收入指标来看,巴政学生有26%需要助学金(boursiers du Crous),对比巴黎高商HEC仅16%,高矿17%,而法国的平均水平是38%。

另外,通过CEP获益的郊区学生不仅是工人子弟,还包括在贫困地区有住房的中产阶级甚至上层。Vincent Tiberj介绍说,CEP录取的学生中21%出身上层,6%是教师子女。

CEP促进教育系统社会融合

出身典型中产阶级家庭的法瑞德通过CEP进入巴政,他的父亲经营一家电脑公司,母亲是一家中型时装公司的经理。在圣.德尼地区的Jacques-Brel高中毕业后,法瑞德注册了巴政预科班。内部预选考试时,他准备了一份介绍叙利亚状况的材料。法瑞德与其他两名同学一起获得了巴政口试资格。在决定命运的那天,法瑞德穿着芥黄色毛衣、灰色牛仔裤和短靴,向考官介绍了自己的雄心壮志:从事时尚业工作。这是他从小受母亲影响熟悉的领域,可以滔滔不绝地说上几个小时。“我跟他们说了时尚是如何改变了我的生活,时尚反映时代、带来社会变革。我们谈到了可可.香奈儿,针织女王Sonia Rykiel ”。如他所愿,法瑞德现在路易威登实习。

Vincent Tiberj认为:“CEP制度是教育系统社会融合的有效手段。居住在平民区的中产阶级原本可以上昂贵的私立学校,享受更好的师资,但CEP吸引他们留在街区的普通中小学。有些人确实获得了意外收获。”Marco Oberti也对巴政“根据地区、生源学校和社会阶层录取来自不同社会背景的学生”达成的效果表示肯定。目前巴政的社会开放工作集中在巴黎郊区,其他中小城市和乡村地区获益尚少。社会学家和教育界人士认为,其先期经验已经证实,考虑学生的其他条件、而非单凭“一刀切”的考试招生,可以有效加强高校乃至中小学的社会融合。来自平民区的“幸运儿”通过巴政的学习和镀金后不仅可以改变自己的人生,也将改变家庭、街区的经济及精神状态。

新高考改革符合巴政风格

普考、国际程序、CEP:随着Parcoursup平台的改革升级,巴政将在2021年推出以社会融合为目标的进一步招生改革。同一年,巴政将搬迁到巴黎7区一处14000平米的17世纪历史遗迹中,这里曾经是隶属国防部的炮兵博物馆。

“我们致力于简化录取程序,不止步于CEP,因为我们需要来源更广泛的学生”,Bénédicte Durand介绍说,“相对预科,高考(bac)成绩将在录取中更受重视。最新高考改革的跨学科和强化口试很符合巴政的风格。”她透露,学校将更多地参考全国普通标准,例如高中期间奖学金情况。为了扩大学生来源,融合多元社会背景,这也是必然之路。

(编辑:夏莹)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