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8月23日电 台湾联合新闻网刊文称,造访过意大利罗马的游客一定不陌生,一群穿着古罗马军装的“街头艺人”(他们自称为“角斗士”)与游客拍照,手上拿着假剑在自己、别人的脖子前比划。但如今,要拍摄这样的画面已经越来越困难。因为罗马市府在今年7月颁布一道禁令,禁止任何人穿着古装假扮历史角色,提供他人拍照——特别是在古迹附近,无论这么做是否涉及营利行为,违者都将以“违反公共秩序”的名义处以400欧元的高额罚款。

台媒:罗马城的街头艺人 是城市观光形象破坏者?

在罗马打扮成角斗士,难道错了吗? 图/路透社

文章摘编如下:

针对古装街头艺人的禁令

事实上,这不是罗马市府第一次针对这类型的街头艺人设下限制。早在2011年左右就已经有相关讨论,但一直到2015年,才由前任市长颁布禁令。当时的主要依据是,随者大量游客将涌入罗马,以公共秩序为由加以禁绝其活动。不久后现任市长拉吉(Virginia Raggi)上任,她将这道禁令的时效一直延长到2017年。

以此维生的街头艺人当然无法忍受,他们向拉齐奥区(Lazio)的法院提出诉愿。经审理后,法院在今年四月判决禁令无效,因为街头艺人的存在显然不会对公共秩序构成严重威胁,更何况一直以先前理由延续时效更缺乏足够正当性。

“百夫长街头艺人协会”(Centurion Street Artists Associations)的副会长针对这个议题就曾提到,他们对城市观光绝对有其帮助——虽然不是免费的,但至少也让“小孩子欢笑,向观光客提供讯息”。支持者中更不乏有人认为,穿着古装的街头艺人有助于营造特殊历史风情。

市长拉吉对这项判决结果颇有微词,她公开表示“这座城市不能再让百夫长们(注:泛指穿着古罗马军装的街头艺人)所把持”,并宣示“改革需要持续下去,需要以更合宜的规范以保护这座城市”。果不其然,拉吉在三个月后便颁布了新禁令。而这一次着重的焦点则是交通安全、城市景观维护,以及提升游客的观光质量。就像拉吉所说,着古装的街头艺人成了“人们尽情享受城市古迹美丽景观的一大阻碍”。

台媒:罗马城的街头艺人 是城市观光形象破坏者?

罗马市府禁止任何人穿着古装假扮历史角色,提供他人拍照,违者将以“违反公共秩序”的名义处以400欧元的高额罚款。 图/美联社

无论反对禁令者提出哪些理由,都无法否认有太多新闻突显出,角斗士们对于罗马城市观光有着相当程度的负面影响。街头艺人需要赚钱维生,他们装扮后供人拍照,而游客则给予相对应的报酬,一切看来如此合情合理;但问题在于,许多角斗士从未事先说明收费机制,在开心地拍完照后却向游客索讨不合理的高额费用。如果游客不从,可能还会被扣留相机、阻挡离开。

而且因为这些角斗士素质参差不齐,也曾发生为了抢夺地盘的街头斗殴,或是骚扰女游客的情况。最引起轩然大波则是在2015年时,一群外国摄影团队到罗马取景时,也在不知情之下被要求支付大笔酬金。角斗士眼见一直无法谈妥条件,竟偷取工作人员皮包。当受害者向警方报案时,只得到姑且别过度张扬的消极回应。这个过程被拍下并在新闻平台放送后,重击罗马的观光形象。

纵使角斗士没有对公共秩序构成严重威胁,也不代表未曾引起社会事件,处理他们的纠纷无形间成了罗马官方的棘手议题。这也就是为何,颁布禁令是拉吉最早批准的市政项目之一,并在日后始终保持强硬态度。

台媒:罗马城的街头艺人 是城市观光形象破坏者?

这些角斗士素质参差不齐,也曾发生为了抢夺地盘的街头斗殴,或是骚扰女游客的情况。 图/路透社

廉价的COSPLAY:缺乏历史根据的虚构事物

除此之外,也可以从文化的角度解读新禁令的意涵,例如角斗士的穿着打扮,其实还有许多值得检讨的地方。首先,光是自称为角斗士,便是在散布一个极度错误的讯息。毕竟他们身上穿的都是古罗马军团中,高阶军官才会有的打扮,有些人更是头戴桂冠,扮演的角色即便不是皇帝,至少也是战功彪炳的军团指挥官。

再更讲究一点,许多人更是穿着现代人的袜子和皮制拖鞋,而头盔上本应放着羽毛装饰,则用长方型塑料刷拼装而成。与这些缺点相比,过于鲜艳、卡通化的配色,或是极为不合身的盔甲等,反而变成尚能容忍的小问题。

最难堪的是,拍照姿势总是喜欢拿剑出来比划,或是单手举起重现古罗马军队仪式,但后头可能搭配的是西班牙阶梯,稍微讲究点的则是在大竞技场附近。凡此种种拼凑在一起,让这类型的照片成了时空错置、历史谬误与追求猎奇感的综合体——这些都是跳脱历史脉络的虚构事物。从这个角度也就不难理解,为何官方断定其与城市景观相互冲突。

台媒:罗马城的街头艺人 是城市观光形象破坏者?

从文化面的角度解读新禁令的意涵,例如角斗士的穿着打扮,其实还有许多值得检讨的地方。 图/路透社

罗马的城市印象,谁说了算?

这种文化现象牵涉到的是,对罗马城是否有完整认知与合理诠释。在18世纪的大旅游时代,到达罗马的游客如同今日,也总是喜欢藉由视觉画面,让自己浸淫在异国风情或历史韵味中。特别是版画因为制造快速、相对平价,是许多人会刻意收藏的选项。在高度需求化的前提下,诞生了一批专门面对大众市场的版画家,庇拉内西(Giambattista Piranesi)就是最受欢迎的代表。

庇拉内西的风格虽有想象成分,却也是奠基在真实条件之上。不可否认的是,他的版画不时夸大了城内空间,例如广场的比例,但并不因此破坏建筑的细节与城市风貌。首次造访罗马的游客,可能会抱怨庇拉内西的版画将罗马表现的过于宏伟壮硕,却不会认为这是在描绘一个全然架空在想象上的虚拟城市,许多地方依旧能够一眼就辨认出来。

自称为角斗士的街头艺人同样也是罗马城市印象的诠释者。重点当然不在于完美地复制、重现历史,不过相较于庇拉内西或是建成纪念日的古装游行队伍,他们不仅缺乏有道理的论述内容,更草率地放大刻板印象,并在不合情理的脉络下重现。

因此无论从历史背景、城市景观或文化意涵来看,都显得怪异且格格不入。只要他们仍旧保持这种状态,也就更难以说服他人:在街头供游客拍照的同时,真的有助于城市观光形象的塑造。

责编:海闻

台媒:罗马城的街头艺人 是城市观光形象破坏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