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特朗普2日签署了一项针对俄罗斯、伊朗和朝鲜三国的制裁法案,使之正式生效成为法律。特朗普同时表示,这项法案“存在严重缺陷”。

  特朗普当天在一份声明中说,他赞成通过严厉手段惩罚伊朗和朝鲜,也不会容忍任何对美国内政的干涉。

  特朗普“被迫”签署对俄伊朝三国制裁法案?

  然而,特朗普同时说,法案存在“严重缺陷”,特别是损害了美国行政部门在对外谈判交涉方面的权威,降低了总统为美国争取利益时的“灵活性”。

  特朗普表示,美国期待看到俄罗斯采取行动增进与美关系,期待未来美俄两国在全球重大问题上寻求合作,从而让制裁法案没有存在的必要。

  除对三国实施制裁外 法案还限制美国总统的权利

  这项制裁法案于7月下旬在美国会参众两院获得通过。除对三国实施制裁外,法案还加入了国会将拥有限制美国总统解除对俄制裁权力的条款。

  根据该法案,美国将以俄罗斯涉嫌干涉美国2016年总统选举和乌克兰危机等为由,追加对俄相关个人和实体的经济制裁,并以发展弹道导弹项目等为由,对伊朗和朝鲜实施新制裁。

  法案规定,总统在做出包括解除对俄制裁或归还被查封外交财产等涉及美对俄外交政策“重大改变”的行动时,均需向国会提交报告,而国会有权否决总统的决定。

  特朗普“被迫”签署对俄伊朝三国制裁法案?

  特朗普无法阻拦议案“转正”

  继议案在众议院以419票赞成、3票反对的结果过关,27日在参院又取得98票赞成、2票反对的结果。民主、共和两党对议案的一致支持与两党就废除奥巴马医改法案的艰难角力形成鲜明对比,完全没给特朗普留下否决空间,因为即便总统签字否决,只要参众两院三分之二多数再次投票赞成,总统的否决也会被国会推翻。届时,议案将绕过总统自动生效。

  该议案生效后,将成为特朗普执政以来,美国国会通过的首个重大外交立法。

  朝鲜8月1日谴责美国国会近日通过新一轮针对朝鲜等国的制裁法案。俄罗斯总统普京和伊朗总统鲁哈尼均表示将采取措施予以回应。

  梅德韦杰夫:改善关系的希望落空

  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2日表示,美国对俄最新制裁没有意义,新制裁带来一些后果,有关俄与美新政府改善关系的希望破灭,美对俄发起全面贸易战。

  梅德韦杰夫当天在社交网站脸书上说,制裁有“无所不包”的性质,如果没有奇迹发生,那么制裁将持续几十年。

  他说,新制裁带来一些后果,首先,有关俄罗斯与美国新政府改善关系的希望破灭;其次,美国对俄发起全面贸易战;再次,特朗普展现了十足的软弱,“以最有失尊严的方式”将行政权力交给国会。

  梅德韦杰夫说,美国的商业利益被置于一旁,反俄的歇斯底里情绪已成为美国内政外交的关键组成部分,美国对俄最新制裁没有意义,俄罗斯能应对这种状况。

  俄外交部当天也发表声明说,美国某些人应该明白无论怎样威胁或施压,都不能迫使俄罗斯改变自己的路线或者违背国家利益行事。

  声明强调,俄与美方互制裁并非俄方选择。俄对与美国互动持开放态度。

  俄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当天表示,法案的签署没有改变任何情况。俄在国会通过法案后已经采取了制裁措施。

  俄总统普京此前签署了一份声明,要求从8月暂停美驻俄使馆对莫斯科几处房产的使用权,并在9月前将美国驻俄使领馆的所有工作人员裁减到455人,这一人数与目前俄驻美使领馆的工作人员总数持平。

  普京:不能无休止地容忍美对俄蛮横无理的行为

  对于采取这一措施的原因,俄总统普京30日接受“俄罗斯-1”电视台采访时表示:“我们应当表明,我们对任何事不会没有回应。”这一措施是“能让美方感觉到的回应”。普京7月27日访问芬兰时曾对美国会对俄新制裁法案作出回应:“我们已经足够耐心和克制,但我们需要作出回应,不能无休止地容忍(美国)对俄蛮横无理的行为。”

  特朗普“被迫”签署对俄伊朝三国制裁法案?

  “俄始终希望,未来同美国的关系能变好。莫斯科等了很久,但从一切看来,状况短期内不会改变。”在7月30日的采访中,普京还这样感叹俄美关系。他称:“美方在毫无缘由的情形下采取了制裁措施,这使俄美关系恶化了。他们非法限制,企图影响世界其他国家,包括那些有兴趣发展和保持与俄罗斯的关系的国家,甚至我们的盟友。”不过,他同时称,俄罗斯不会对美采取其他制裁措施。而且,在限制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打击恐怖主义、叙利亚问题上,俄美需要相互合作。“我们甚至要争取在目前相当困难的情况下取得成果”。

  掣肘总统权力,美国国会想干啥?

  美国媒体称,自上任以来,特朗普一直把改善美俄关系当作优先政治议题,但在许多国会议员眼中,俄罗斯仍然是美国的最大战略对手。因此,特朗普要对俄“变调”,是他们不能接受的,而这也是促使“附加条款”登场的原因。

  更有媒体指出,新法案的通过,标志着由特朗普所在的共和党控制的美国国会,第一次在重大政策问题上向特朗普施加自己的意志,这项立法可能会对美俄关系和总统行使权力产生长期影响。

  除了挥舞制裁大棒之外,美国国会对“通俄门”事件的调查,也给特朗普带来不小压力。新制裁法案在众院通过当天,特朗普的女婿、白宫高级顾问库什纳和特朗普的前竞选经理马纳福特,分别在众参两院的情报委员会接受了问询。

  尽管特朗普和俄罗斯方面都坚决否认双方“串通”,但在许多美国国会议员“铁了心”认定俄罗斯“干涉”大选的情况下,可以预见,“通俄门”事件及其相关调查还会被继续炒热。

  眼下,特朗普陷入尴尬境地,国会的态度,让他改善与俄关系的愿望面临诸多困难;而如果“一意孤行”和俄罗斯走近,似乎又给了别人“通俄”实锤。“纠结”之中,美俄关系转暖的窗口,恐怕会更加遥不可及。

  “反俄”难停步

  俄国家杜马国际事务委员会主席斯卢茨基说,尽管特朗普曾在竞选期间承诺改善美俄关系,但事实上,在前任奥巴马政府推动下旋转起来的反俄“飞轮”根本停不下来,反而在朝着更具破坏性的方向加速。

  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国际问题研究所东亚和上合组织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杰尼索夫认为,俄美关系前景相当悲观,到2018年也不会改善。特朗普在内政方面将遇到越来越多挑战,美俄关系不是其优先考虑目标,他首先要考虑明年的国会中期选举。

  毫无疑问,俄美关系已经跌入低谷,甚至有媒体认为,俄美正经历“最近100年来最严重的外交危机”。但是,在国际事务一些具体领域,俄美仍有合作需求与空间,包括打击恐怖主义、防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避免直接军事冲突等。

  不久前,俄总统普京和特朗普在德国汉堡举行首次会晤,就建立叙利亚“冲突降级区”、为两国协调解决乌克兰问题的官方代表建立沟通渠道、成立网络安全问题双边联合工作组等达成共识。这些共识如果真正得到落实,将有利于在一定程度上缓和俄美之间的对抗。

  来源:新华社 新华网 中国新闻网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