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下午,中国足协发布了旨在打击国内职业联赛“天价引援”的《2017年夏季注册转会期收取引援调节费相关工作的实施意见》。对于各俱乐部单笔外援引进支出超过4500万元人民币及单笔内援引进支出超过2000万元的转会,中国足协将分别收取与转会价格等额的调节费,纳入中国足球发展基金,用以资助中国足球公益活动、支持青少年人才培养等事业。由于新政从酝酿到推出来势迅猛,相当一部分俱乐部不得不调整引援策略以应对新政带来的冲击,原打算到中超淘金的世界级球星来华机会变小,而那些已经引进天价外援的俱乐部也该是时候考虑提前卖人变现了。

征集意见只是履行程序

本月14日,中国足协曾就打击“天价引援”新政向各俱乐部发去了意见征集表。而由于新政推出时间为今年国内足坛夏季转会窗开启期间,因此意见征集时间非常有限。从昨天中国足协公布的细则来看,其内容与征集意见稿没什么差异。在有关方面下决心抑制国内职业足球非理性消费、改善青训不力的背景下,征集意见只是履行程序而已。

新规明确了各俱乐部所引外援4500万元、内援2000万元以内的“合理价格标准”,也就是说,各俱乐部单笔外援引进支出如果超出4500万元,单笔内援引进支出如超过2000万元,就必须分别支付与转会价格等额的调节费,这些钱将被纳入中国足球发展基金,用于足球公益及青少年人才培养等事业。

新政防止俱乐部钻空子

足协新政规定,超标引援必须以实际转会价格再支付一笔引援调节费,这对于俱乐部来说无疑影响巨大。以上港外进奥斯卡为例,转会费用为6000万欧元,按现行汇率,这笔费用折合人民币超过4.5亿元,如果在新政下仍要如此引援,那么俱乐部就要花费9亿多人民币,经济负担陡增。

在抑制天价引援方面,中国足协不仅力度大,还从细则上防止俱乐部钻空子。对那些考虑“压线”引援的俱乐部,新规同样有严格要求。比如规定俱乐部即便没有超出“4500万元、2000万元”标准价引援,也必须按引援支出等额投入自身的青训工作,所有费用必须纳入俱乐部青训专用账户,中国足协将监督账户设立及相关费用的支出情况。也就是说,就算俱乐部不向中国足协缴纳引援调节费,如果想引援,也需要对青训工作进行实实在在的投入。

如果说收取调节费意在打击俱乐部的豪购,那么青训专用账户的设立则对那些财力有限的中小俱乐部设定了新的准入硬指标,无论如何,青少年足球都能从中获益,除非俱乐部彻底放弃引援。其实细则中还有一项规定意在“堵漏儿”——如俱乐部从其关联俱乐部租来球员,其租借费低于原属俱乐部引进该球员的支出,那么引进球员的俱乐部就必须按之前的转会价格为标准缴纳调节费,这类规则实际是针对类似苏宁与国米这类有关联关系俱乐部之间的球员租借转会。

内外援交易量价齐跌?

引援新政无疑将改变国内俱乐部的引援策略。上港以6000万欧元的超高价格引进奥斯卡后,未来很难再有类似身价的外援登陆中超。从中国足协划定的引援价码来看,4500万元折合欧元不到600万,目前中超至少有17名外援的身价突破了这条线。新政出台后,对于那些签下长约的高价外援,俱乐部也需要考虑提早将他们出手,避免合约期满后人财两空。当然,也不排除有个别不差钱的俱乐部继续引进高价外援,但因中国足协还将连带推出U23球员新政,因此俱乐部对高价外援的总体需求将会大幅降温。

新政虽然能抑制不合理的强援“溢价买卖”,却也在很大程度上限制了转会市场的流动。同样被打击的还有内援交易,如果回到四五年前,2000万元还足以支付类似邹正、赵旭日这些准国脚的转会费,但同样的价格在上个赛季却只能交易到上港替补郑达伦这样的年轻球员。有足协人士这样评价,新政推行有望缩小职业联赛球队之间的实力差距,但是否会打击投资人的热情,还要看看再说。

文/本报记者 肖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