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历史:女版“加勒比海盗”的传奇

(温馨提示:本文约3700字,配图16幅,原创不易,感谢您的耐心阅读。)在海盗的“黄金时代”(1650-1730年),一大批臭名昭著的海盗头子“你方唱罢我登场”,在世界大洋上演绎了一幕幕杀人越货、快意恩仇的戏码,留下了众多宝藏谜团和累累恶名。值得注意的一个现象是,当时纵横四海的海盗头子中,鲜有女性存在。毕竟,海上恶劣的自然环境、残酷的战斗生活和航海的传统,都排斥女性的存在,更何况在海盗的意识里,“娘们”是战利品的一种、蹂躏的对象,哪能成为生死与共,坐地分赃的袍泽?!但即便再罕有,在衣衫褴褛、恶臭扑鼻的海盗群中依旧存在着极为少数的女海盗,她们“万绿从中一点红”,跟男海盗一样,杀人夺船,洗劫财货,醉生梦死。正因为凤毛麟角,所以无论是当时,还是如今回看这段历史,女海盗这个群体都无法不引人注目,而这其中最著名的当属安妮·邦尼(Anne Bonny)和玛丽·德里(Mary Read)这2人,她们的风流韵事也是各种文艺作品的绝佳素材。

要打仗也要吃喝拉撒,这座培养伙头军的军校走出许多政要

自近代以来,海军逐渐发展成为一个高度复杂且分工细致的军事组织,需要掌握专业技能的官兵在各自岗位上各尽其能,共同协作,才能使海军组织正常运转,并发挥出战斗能力。日本海军自明治时代创立就根据职责和技能划分了海军兵种,称之为“某某科”。在诸多兵种中最重要的是兵科、机关科和主计科;其中兵科负责指挥和操纵武器展开战斗;机关科负责机械设备的正常运转;主计科负责日常行政管理和后勤供给。上述三大兵种实际上对应了海军组织中作战、技术、后勤三大要素。日本海军在建立海军教育体系时设立了与三大兵种相对应的专门学校,即海军兵学校(即著名的江田岛海军学校)、海军机关学校和海军经理学校,并称“海军三校”,它们培养的军官构成了日本海军的精英骨干。虽然从地位上说海军经理学校要低于前两所军校,但“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的道理古今皆然,没有后勤保障的军队将不战自败,因此海军经理学校的重要性丝毫不亚于兵学校和机关学校。

可口可乐欠它一笔代言费:美陆战1师吃货传奇

崎峻军史周刊陆战1师的吃货 “鲁莽”(Reckless)是一匹栗色毛发的雌性蒙古马,大约出生于1948年,父母及世系不详。与其他蒙古马一样,“鲁莽”的身材并不高大,身高142厘米,体重410公斤。它的一只前蹄和两只后蹄都是白色,犹如穿着3只雪白的袜子。额头至鼻孔正中也有一道白色斑纹,显得异常俊秀。年幼时期,“鲁莽”是韩国汉城(即今首尔)的一匹赛马,原名“清晨焰火”,它的主人是一位名叫金虎文的年轻马童。

二战德国列车炮:转战东西两线,镇守海陆壁垒

崎峻文化崎峻军史周刊德国是在一战之后仍坚持发展新型列车炮的少数军事强国之一,同时也是在二战时期运用列车炮最多的国家。从1940年5月西欧战役打响到1945年5月战争结束,德军在各条战线上都投入了相当数量的列车炮,列车炮部队通常作为高级指挥机关直属的机动重炮力量从事要塞守备、海岸防御或特定战役的火力压制及攻坚任务,并且在个别战役中有抢眼表现。不过,与迅速壮大的航空兵和新生的火箭导弹武器相比,列车炮的作战效能其实相当低下,它们的价值更多体现在宣传和给敌人造成的心理震撼上,德国列车炮在二战战场上的表现也代表着这种武器在战争舞台上的谢幕演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