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法国

法国大选:马克龙如何做到“战而不宣”?

【欧洲时报12月8日夏莹编译】随着法国2022年总统大选脚步的临近,候选人们都开始了紧锣密鼓地自我宣传。而对于目前领衔民调的现总统马克龙,媒体预计他在数周之内不会正式宣布竞选连任。虽然尚未“官宣”,但马克龙已俨然身处选战之中。那么,他是如何在“暗中”备选的?

法媒“Franceinfo”报道,这是他们幻想了很久的“全家福”。11月29日晚,6个政党,即总统多数派的领导人在镜头面前合影,聚集在“公民团结!”(Ensemble Citoyens!)的旗帜下,这是他们承诺了三年的“共同家园”。这些政党包括马克龙的共和国前进党、白鲁的民主运动、中右派“行动(Agir)”、前总理菲利普创建的“地平线(Horizons)”,以及偏左的公共账务部长杜索普(Olivier Dussopt)的“进步的土地(Territoires de progrès)”和环保部长蓬皮利(Barbara Pompili)的“志同道合(En Commun!)”。他们为6个政党能够聚集在一起而感到自豪,“与今天在政治领域所做的一切相反”。

独缺马克龙。如果说现总统不出现是因为他还没有宣布参选,但是,(当谈及大选),他却出现在所有人的口中和影像报道中。6党集结地点的选择——巴黎互助之家(la Mutualité),同样令人想起马克龙的存在。5年前,正是在这里,这位前经济部长发起了自己的竞选运动。对马克龙而言,最重要的是,为了他的连任,多数派领袖催生了“公民团结!”,即马克龙主义政党的联合计划。

这面旗帜将在竞选部署中占据什么地位?“一个力量相当单薄的角色,总统多数派此前就已经存在,”马克龙的一位亲信轻描淡写道。他提醒说,“总统选举,首先是一个男人或女人与法国人民的碰撞。”

法国总统马克龙。(图片来源:新华社/资料图)

为何还不“官宣”?“他必须尽可能地拖延”

也就是说,马克龙将在他认为合适的情况下展开竞选。关于其未来战略的信息鲜少被传播。“他划分了很多,”一位多数派成员透露。另外一位“马克龙派”成员表示,只有爱丽舍宫秘书长亚历克西斯·科勒(Alexis Kohler)——拥有总统大脑“钥匙”的人,掌握着所有的秘密和决策。他知道马克龙宣布参选的日期吗?没有什么是确定的。“我看他还没有决定,”“马克龙派”的一位领导者评论道。在所有人看来,马克龙的“官宣”不会早于明年1月19日,在那一天,马克龙将作为欧盟轮值主席国的国家元首面对欧洲议员进行致辞。经常被提及的“窗口期”是在1月底和2月初之间。但这些都只是猜测。“他总是在最后一刻做出决定,”马克龙的一位亲信提醒道。

“他显然十分仔细地观察了他的前任们,无论是时机还是形式。”马克龙的一位亲信说。

所有竞选连任的总统都较晚地宣布自己参加选举。马克龙因此也不想标新立异。“他必须尽可能地拖延,否则将损害他的利益,”一位亲信干脆地说道,“他知道,就像在拳击比赛中一样,你不能在角落里不动,否则将会被打脸。而且他并没有坐以待毙。到目前为止,情况还不错。”令执政党感到满意的是,他们不止一人注意到,左派在民意调查中的“力量薄弱”,而一部分共和党人越来越倾向于右派。中间派,以及中左和中右的空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可以自由利用。

第二个任期轮廓渐清晰

如果竞选连任的想法毫无疑问,但马克龙的竞选纲领令人生疑。“我们必须赋予这第二个五年期以意义。为了什么?”“马克龙派”的一位领袖提出疑问,“我们将开展一场马克龙主义的选战,为了一个取得进步的任期,例如通过坚持自由,征服,再工业化,科学创新的概念……”根据后者的说法,马克龙已经开始描绘他可能的第二个任期的轮廓。

“在他7月和11月的两次演讲中,他提出了一个愿景。他不需要成为规划这条道路的候选人。”总统多数派的一位领袖说。

马克龙同样承诺致力于法国的再工业化和核电,并让核电领域得以复苏。自9月以来,他与政府宣布了一系列投资计划和多种援助手段。共和党提候选人瓦莱丽·佩克雷斯(Valérie Pécresse)指责他“烧毁收银机”,而反对派则指责他“战而不宣”。“很明显,马克龙是候选人,他演讲的时间也像这样算计在内,”极左翼领袖梅朗雄在马克龙11月9日的演讲后抨击道。

在那晚的演讲中,除了夸赞他的成绩和描绘他对未来的计划外,马克龙还呼吁法国人抵制“蒙昧主义”和“民族主义的回归”。暗指埃里克·泽穆尔(Eric Zemmour)和玛丽娜·勒庞。

放下总统身段,马克龙不惧对峙

这些看似简单的句子实际暗含深意。在正式宣布参选之前,马克龙的亲信很清楚“有必要定期传递具有针对性的信息”。11月30日,约瑟芬·贝克(Joséphine Baker)被葬入先贤祠的那天,情况同样如此。“我的法国,就是约瑟芬”,马克龙在演讲结束时总结道,而泽穆尔则在同一天参加总统竞选。

除了充斥大选信息的演讲,马克龙还毫不犹豫地放下总统姿态,重返竞技场。在他访问上法兰西岛期间,曾与贝特朗两次交锋。11月中旬,两人在阿斯科瓦尔钢铁厂(欲转移一部分业务到德国)一事上争吵不已。“你可能比任何人都清楚,”总统当时愤怒地说。

还有11月18日在巴黎举行的法国市长大会(AMF)期间。面对地方官员的批评,马克龙做出回击。“假设我没有当过市长。但是,不管怎样,我们现在都在赞美戴高乐,他可能也有这个缺点,”他说。他的支持者为这种态度辩护,因为他需要回应他的反对者。“他并不害怕对抗。无论是在市长大会还是在贝特朗面前,他都不想袖手旁观,他不会让自己被愚弄的。”一位执政党领袖略微提及道。

共和前进党的疯狂部署

这些对抗和潜意识的信息不足以正式确定竞选前的轮廓。在第二线,重量级措施正在组织起来。一位“马克龙派”的领导人解释说:“假设是在选战中,这样总统就可以进行勘探。”一种狂热情绪席卷了总统多数派,自9月以来,他们发起了无数的实地行动、委员会、工作组……并不是所有的内部人士都持有这种观点。一些人指出了潜在的分散风险。

“我不太喜欢委员会如此的倍增,当马克龙开启竞选活动时,我们将不得不恢复秩序。”多数派的一位议员说道。“我相信总统会吹响‘课间休息’结束的哨声,”这位议员自我安慰道。先是共和前进党发起了“五年多”(cinq ans de plus)行动,来赞扬马克龙的任期成绩,然后是同样由共和前进党发起的“倾听”(àl'écoute)行动,以收集法国人对这些成绩的意见和他们对马克龙第二次任期的期望。同时,由专家领导的针对大约30个主题所展开的工作组也在研究未来的计划。

这些部署必须与海外领土事务部长勒科努(Sébastien Lecornu)的地方委员会进行协调,一些右翼人士希望勒科努担任马克龙的竞选指挥官。据了解,总统多数派已经成立了300个委员会,另有150个委员会正在组建中。目的是的让非共和前进党籍的市长支持马克龙的连任。

最后是收集到500个市长的支持。“不可避免的是,我们面临的挑战是超越2017年,与其说是数量,不如说是政治和地理扩张,”卡斯塔内(Christophe Castaner)的亲信说道。卡斯塔内是共和前进党的国会党团主席。

(编辑:刘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