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英国

约翰逊将连任希望寄于“提升”英国,即使他也不清楚那是什么

【欧洲时报12月8日李非编译】自2019年夏天以来,首相约翰逊在议会中已经说了85次“提升”英国。事实上,约翰逊能否连任就取决于他能否“提升”长期被英国议会忽视的英格兰地区,留住这个前工党大本营的选票。但首先,政府内部必须就“提升”意味着什么达成一致。约翰逊近日带来了一个解决问题的人——迈克尔·戈夫(Michael Gove),他将负责被重新命名的“提升、住房和社区部门”。

英国首相鲍里斯·约翰逊(中右)在参加完内阁会议后返回。(图片来源:新华社/资料图)

“提升”取决于改善四个关键领域

美国政治新闻网欧洲版Politico.eu报道,在新鲜出炉的“提升、住房和社区部门”中,除了戈夫,约翰逊还邀请了有影响力的保守党议员、前财政部助理尼尔·奥布莱恩(Neil O'Brien),为他提供“提升”方面的建议。戈夫本人也请来了前英格兰银行经济学家安迪·霍尔丹(Andy Haldane)等知名人士。

有关“提升”的早期举措,如36亿英镑的城镇基金投资计划,被指责为偏向保守党地区,并被反对党斥为粗暴的“猪肉桶政治”,关于“提升英国只是个口号”的批评也没有停息。

所以戈夫的第一个目标是在所谓的白皮书中阐明政府“提升”的含义,该白皮书原计划于9月发布,但被推迟到明年。

这份文件正处于封锁状态,但戈夫已经暗示了可能的重点,他认为“提升”取决于改善四个关键领域:地方领导、生活水平、公共服务,以及“地方自豪感”。公务员、国会议员和政府助手们表示,最后一项——有时被称为“公民自豪感”——可能会受到高度重视。

卡梅伦2010年“大社会”计划的翻版?

戈夫的助手丹尼·克鲁格(Danny Kruger)是提升“公民自豪感”的主要倡导者,他强调改善城镇中心可以鼓励“更密切的邻里关系,更多家庭时间和更本地化的生活”。

一位唐宁街顾问在谈到白皮书时表示:“它将在不投入资金的情况下,尽其所能提出支撑‘提升’的主要政策,并将在文化、社会和当地方面表现出实质性的东西。”

但有批评者轻蔑地将推动“公民自豪感”称为“吊篮”模式——专注于对贫困地区进行更容易、表面上的改善,同时回避可能真正缩小地区差距的更大的结构性变化。

担任下议院商业委员会主席的工党议员达伦·琼斯(Darren Jones)表示,他担心政府的计划相当于前首相卡梅伦2010年“大社会”计划的翻版,即通过赋予志愿者和公民社会权力来振兴社区,同时伴随着紧缩政策。琼斯说,“大社会”意味着“我们会削减所有的钱,但你可以做志愿者来振兴社区”。

然而考虑到疫情在公共财政上造成了令人瞠目的成本,不难理解为什么政府会赞成这种方法。正如约翰逊的一位前顾问所言:“财政部往往很擅长把钱扔出去或把钱拿回来。它在减少大型长期基础设施项目上的说服力较低,这些项目通常很长一段时间内不会有结果。”

不给商业街注入新活力,很难留住选票

除了强调“自豪感”,复兴英格兰被忽视的商业街也可能在选举中获得明显的回报,当研究机构Public First询问选民“提升”的优先事项时,商业街占据了重要位置,技能和创造当地就业机会也是如此,而更抽象的“生产力”概念则被排在最后。

政府也可以将“公民自豪感”与法律和秩序问题联系起来。同一项研究还发现,人们强烈支持让罪犯清理涂鸦和捡垃圾。

Public First创始合伙人、2019年保守党宣言顾问Rachel Wolf强调,从政策角度来说,强硬的东西“更具争论性”,“比如对于清理城里的涂鸦,想出解决办法并不难。但如果你想改变私营部门在研发方面的投资,办法就不那么显而易见了。”

当2019年英格兰“变蓝”,转而支持保守党时,该党议员就敏锐地意识到了这一点。巴罗因弗内斯议员Simon Fell直言不讳称,“如果我们不给商业街注入新活力,不整顿后街,不使人们再次为自己的社区感到自豪,就很难说服他们把选票给我们是值得的。”

这种向短期、可交付项目倾斜的趋势已经显现。约翰逊最近公布了政府的铁路计划,决定砍掉英格兰北部两个长期承诺的升级项目。而且曾备受财政大臣宠爱的自由港项目似乎也被缩减了规模,它曾被认为是英国脱欧后的一个关键好处。根据一位白厅官员的说法,为了“让一切在今年活下来”,他们“牺牲了”可能对税收和海关产生最大影响的机会。

想“提升”长期奏效,需要“重塑地方政府”

虽然财政部和保守党的选举战略家可能被吸引到改善城镇中心的项目中,但白皮书的长期酝酿使人们希望它能为“提升”提供一个更全面的愿景。

长期以来,人们一直批评中央政府向贫困社区拨款时,没有赋予地方领导人与之相匹配的权力。“北方经济动力伙伴关系”负责人Henri Murison表示,如果该议程要长期奏效,英国需要“重塑地方政府”。他警告说,“如果地方议会没有权力筹集资金来支付服务费用,他们就只能修补经济失败导致的症状,而无法根治病因。”

但约翰逊的保守党在如何推进的问题上存在分歧,一些议员热衷于看到以镇市长的形式进行更多权力下放,而另一些人则不愿意。

保守党“北方研究小组”支持权力下放的成员对戈夫进行了游说,他们辩称,将更多的增税权交给地方领导人,是一项与财相苏纳克财政保守主义本能一致的计划。但保守党议员较为谨慎,他们的席位靠近工党控制的大城市,如曼彻斯特和利物浦,这些地方的知名政客经常找政府麻烦。

然而,由于政府已经稳稳地进入中期选举,并且将目光集中在下一次选举上,约翰逊将不可避免地试图获得快速胜利。真正的改变可能需要时间和金钱——但“吊篮”模式显然更容易实现。

(编辑:刘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