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法国

“法国版特朗普”泽穆尔宣布竞选总统,引法国政坛群嘲

【欧洲时报12月1日夏莹编译】被认为持有极右立场的法国作家、辩论家埃里克·泽穆尔(Éric Zemmour)在11月30日正式宣布参加2022年总统大选。这一“官宣”遭到多位政治人物的炮轰,仅有少数的极右翼人物对泽穆尔表示了祝贺之意。

法国作家、辩论家埃里克·泽穆尔。(图片来源:Instagram截图)

法国LCI电视台报道,因为早在几周前就已经宣布,泽穆尔此番宣布竞选因此并不令人感到意外。通过一段发布在YouTube频道上的一段长达10分钟的视频,泽穆尔正式确定了自己参加2022年总统大选的候选人资格。这位被称为“法国版特朗普”的极右翼辩论家声称要“拯救”法国,同时对他眼中法国政治和文化近年来的没落进行了批判。

端坐在书架前,面对麦克风,泽穆尔带着戏剧腔宣读了他的竞选宣言,并试图唤起人们对1950年代时候的法国的怀念。从左派到现执政党共和前进党,再到右派,大多数政治阶层都对这段视频内容进行了斥责,因为它模仿了戴高乐将军发表于1940年6月18日的《告法国人民书》。

“世界末日论”挨批

罗讷省(Rhône)共和前进党议员布鲁诺·邦内尔(Bruno Bonnell)认为,“这种法国已经走到世界末日的想法是灾难性的。”“在我看来,这个人对自己在民调中的支持率下滑感到恐慌,他不顾一切地夸大这一特征以吸引那些会感到绝望的人,”他说,“但他没有给这些绝望的人带来希望,只是把他们的头埋在水里,”邦内尔继续说道,这位辩论家“没有共和国总统的西装套装”。

“在这些令人焦虑的画面中,没有任何关于街头犯罪的内容,”共和前进党籍国民议会副议长休斯·伦森(Hugues Renson)在推特上写道:“这不是竞选,这是一个糟糕的宣传,是失败的。”

在右派中,这位辩论家的竞选声明同样受到批评。上塞纳共和党议员康斯坦斯·勒·格里普(Constance Le Grip)抨击道:“我完全不同意这种灾难性的观点,某种程度上,这种观点是世界末日论,是绝望的,甚至也令人感到绝望。”她还指责泽穆尔对戴高乐的“粗暴抄袭”,并确信,戴高乐是让法国人团结到一起,“他的行为没有任何残酷或挑衅的东西”,不像这位新宣布的候选人。这位议员还声称,泽穆尔并没有给共和党强加“任何节奏”。该党于12月1日召开全国大会。

泽穆尔同样在左翼政党的遭到嘲笑。“似乎泽穆尔刚刚宣布自己是1965年总统选举的候选人?”“不屈的法兰西”党党魁梅朗雄的竞选主任曼努埃尔·邦帕德(Manuel Bompard)在推特上打趣道。

“仇恨是他的工作,”共产党总统候选人法比恩·鲁塞尔(Fabien Roussel)在社交网络上说。“幸福的日子,承载着法国大革命普世价值(自由、平等、博爱)的共和国。这就是我的法国。”他补充道。

“用戴高乐的麦克风说贝当的话”

在社会党方面,第一秘书奥利维尔·福尔(Olivier Faure)也在推特上批评了这位新候选人的声明,痛斥他演讲的布景,并认为以他的立场不应提到戴高乐将军。“用戴高乐的麦克风说出贝当的话;蓬皮杜的图书,却是雷诺·加缪(Renaud Camus,“大替代”理论的创造者)的文字;弹奏着贝多芬的音乐,但音符是虚假的,企图用过去的幻想来歪曲现实,”福尔还写道:“法国不应该受到这种邪恶的摆布。”

泽穆尔的直接竞争对手、国民联盟候选人玛丽娜·勒庞(Marine Le Pen)对此反应强烈。“未来总统的角色是建设21世纪的法国,(泽穆尔的计划)却是向后看并且已经没落的,”她回应称。

“令人尴尬的戏剧化效果,”国民联盟发言人塞巴斯蒂安·舍努(Sébastien Chenu)嘲笑道,并攻击泽穆尔不提供“任何解决方案”。“他(和我们一样)做出了相同的观察,而我们有解决方案,”他说。

国民联盟欧洲议员吉尔伯特·科拉德(Gilbert Collard)却对泽穆尔宣布参选表示热烈欢迎,并将此看做是“爱国者的和解过程”。与大多数政客的态度相反,科拉德认为,泽穆尔对抵抗运动的缅怀是对戴高乐主义的呼吁。

在少数几个对泽穆尔表示支持的政治人物中,贝济埃市(Beziers)的极右翼市长罗伯特·梅纳德(Robert Ménard)在推特上表示了欢迎。“他说了实话。我现在期待着他的竞选纲领。”

(编辑:刘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