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游楠溪,滩地音乐公园里的火舞表演

先行先试为全国实现共同富裕探路,是习近平总书记和党中央赋予浙江的光荣使命。

温州,正在全力打造“创业之都、创新之城、创富之市”,争创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市域样板。

“敢为人先、特别能创业创新”是温州人精神的独特内核,许多具有生命力的创举和经验都源自一线的探索。温州都市报全媒体推出《共富探路 一线报告》专栏,刊发来自基层一线探索共富“密码”、争当共富示范的鲜活做法,以期为各地“赶考”共富之路提供借鉴和参考。

“氛围太好了!”回忆起迷笛×东海2020~2021年楠溪江跨年音乐会,乐迷马帆赞不绝口:“压轴的摇滚老炮崔健一出来,整个人都燃起来了,值!”

“夜游楠溪”,已成为永嘉的一张旅游新名片。

去年以来,永嘉创新谋划推出一系列主题夜游活动,通过文旅开发实现客流导入,通过业态整合实现留客消费,拉动周边消费、二次消费、关联消费。2020年,全县接待夜间游客201.82万人次,夜间游客同比激增35%以上,其中景区夜间游客127.66万人,景区过夜游客20.75万人。

《浙江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实施方案(2021~2025年)》提出,要加快培育消费新模式新业态,其中就包括大力发展夜间经济,增加高品质商品和服务供给,“夜游楠溪”的打造,正是通过发展夜间经济带动共同富裕的有益探索。

音乐赋能量,夜游乐未央!永嘉县打造楠溪江乡村音乐慢都,成功入选浙江省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典型案例清单。

人气火热 音乐引爆年轻态消费

今年五一小长假,永嘉旅游的火热程度可以用“炸裂”来形容。永嘉县旅委办的数据显示,五一假期,该县旅游总收入6.05亿元,同比增长95.59%;接待团队133个,同比增长565%。

支付宝发布的五一期间消费热度最高的十大县城中,永嘉位居全国第二。

光鲜数据的背后,是永嘉用音乐赋能旅游发展,打造文旅新消费高地的探索实践。

近三年来,永嘉相继引进培育了楠溪江东海、星巢、草莓、ROCKTOWN等知名音乐节品牌,逐渐形成一年四季音乐类活动全覆盖,每年吸引近10万人次到现场狂欢,通过音乐节带动楠溪江旅游业蓬勃发展。

为打造江南第一宋村,永嘉引入专业策划团队江南联合创意社区,孙海浩便是创始人,参与并见证长滩岛(音乐滩地公园)从一个“平平无奇”的乡野小岛变成全国乐迷心中的“音乐圣地”。“各知名音乐节品牌方对永嘉方面非常认可。”孙海浩说,音乐节各方面配套工作都做得很好,而且在防疫方面,严谨的同时也很有担当。

2019年,永嘉正式提出以SONG文化IP赋能文旅融合发展,“SONG”既代表“宋文化”,也有“音乐、诗歌”之意。打造永不落幕的音乐节,永嘉用音乐赋能山区发展,聚集人气,促进消费,让村民共享发展成果。

马帆曾在南京上大学,去年毕业后回温州工作,早早就和大学好友约定,邀请他们到永嘉东海音乐节一起跨年。因为听说每年音乐节永嘉的民宿房间都很紧张,马帆早在去年11月初就帮同学们订下了附近一处网红民宿。“后来同学们评价都特别好,很有江南特色。”

音乐节结束后,马帆还请同学们到岩头镇的美食街吃夜宵。有当地烧烤店主说,美食街受益于楠溪江旅游,一直保持着不错的人气。尤其是音乐节期间,“基本上稍微好点的店都在排队,座位不够,很多人只能边走边吃。”在马帆记忆中,近几年来,随着楠溪江旅游的兴起,这条美食街的人流越来越大,晚上的热闹程度甚至不亚于闹市中心。

以音乐节为突破口,永嘉楠溪江在年轻人中的知名度和人气大大提升,带动了“年轻态”消费氛围,给当地住宿、交通和餐饮注入了崭新活力。

岩头镇小伙阿伟是一名网约车司机,每年旅游旺季和音乐节期间,“订单都爆了”。“以前来楠溪江这边旅游绝大部分都是周边自驾游,现在音乐节火了,很多年轻人来,不一定自驾,网约车的生意肉眼可见地好起来。”阿伟说。

夜游楠溪 打造常态化月光经济

2020年初,新冠肺炎疫情重创旅游业。如何危中寻机?永嘉恰是在彼时酝酿出打造“夜游楠溪”品牌的想法,针对楠溪江旅游聚焦度不够、夜游项目少的短板,谋划了8个总投资20多亿元的夜经济项目,涵盖“夜游、夜赏、夜食、夜娱、夜宿”五位一体的乡村夜景和产业形态,形成了楠溪江滩地音乐公园和丽水街两大夜间经济集聚区,逐步打造楠溪江夜间文旅经济的“月光版块”。

在去年夏天首次尝试的基础上,今年“夜游楠溪”升级为“楠溪江音乐奇妙夜”。虽然由于台风和疫情原因影响,“楠溪江音乐奇妙夜”期间经历了暂停,但精心的体验活动设计还是得到了游客的期待与好评。活动开放期间每天提供各式各样的体验活动——楠溪江星巢音乐营不仅有比赛,还有自由周末派对,音乐爱好者还可以参加训练营。升级后的麋鹿星球营地转至大草坪,边上就是灯笼组成的巨型迷宫。火舞、市集、美食……夜间活动如珍珠点缀在滩地音乐公园。

除了长滩岛音乐公园,游客还可以到丽水街感受南戏的古典之美,到芙蓉古村徜徉在田间灯笼的海洋。从万籁俱寂,到蓬勃的夜间经济,发展有迹可循。

今年8月,永嘉出台《关于培育“月光经济”产业的实施意见》,月光经济的产业布局落在特色餐饮、文化旅游、夜间购物、体育健身、研学培训等五大业态,49个子项目上。

为了让全链条夜间业态场景落地,永嘉还创新实施农村宅基地“三权分置”改革“1+9”政策体系,以出租、联营、合作等方式盘活利用农村建设用地、闲置农房等资源,累计流转农房1009幢,发展星级农家乐122个、特色民宿300余家,推动全县村集体“经营性资产”增值35%以上。

促进就业 赋能老百姓共享成果

新坊村村民季陈星印象中的自然岛,曾经一度垃圾遍地,年轻人大都外出谋生。一次机缘巧合,他回村时刚好碰到江南联合创意社区的项目落地。在创意谋划中,自然岛将被还原、打造成水上乐园和露营胜地,而且打造过程中能让村民通过劳务增收,这个想法一下子击中了85后季陈星。“留在村里,不仅可以照顾家人,而且也可以参与村里的发展建设,于是抱着试试看的想法留了下来。”

经过一年多的打造,自然岛已经焕然一新。孙海浩团队带领新坊村村民“手动”清理环境,在岛上搭建起帐篷,摆起桌椅,还手把手教村民如何煮咖啡,做西餐,提供游览服务,大伙纷纷以兼职形式参与自然岛运营工作。

现在,季陈星是自然岛的皮划艇教练,也是很多人认识自然岛的第一窗口。“很多客人是我接待的,还会找我买土特产,比如我们村的纱面都是手工做的,很好吃。还有客人找我买土鸡。”

村民们的生活环境更美了,收入也得到明显提高。“哪怕疫情严重的时候游客来不了,村里人也喜欢在岛上逛逛,心情都舒畅。”季陈星说,特别是清晨或是傍晚,坐在自然岛上,看阳光斜照在江面上,水光潋滟,远离喧嚣,很多游客都会赞不绝口。据孙海浩介绍,目前兼职村民的时薪大约是30元/小时,每月可以有约5000元收入。“这是什么概念呢,日韩的时薪水平大概是50元~55元/小时。经过三四年发展,我们有信心让村民的时薪收入达到日韩水平。”

“两岛两村”产品(长滩岛、自然岛、芙蓉村、丽水街)的推出直接为当地增加了近300个就业岗位,村民收入提高,就是直接的受益者。比如,江南联合创意社区的团队邀请艺术家对永嘉当地的传统灯笼进行改造,指导村民手工制作灯笼,高峰时村民一天收入就超过1000元。“我们没有做任何专门的宣传。”孙海浩说:“就是因为用这些手工灯笼装扮村庄,来游览参观的人看到了,有兴趣购买,订单就是这样来的。”永嘉还引入专业人才,通过村民学校的方式,让村民学习精进手工艺,学习如何服务新消费,真正践行着“授人以渔”。

以音乐赋能,“唱响”月光经济,楠溪江畔正以铿锵的节奏深入探索,为温州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市域样本提供“永嘉经验”。温都记者 杨晓宴

一个突破口

温州乡学院执行院长 唐留雄

共同富裕,“富裕”是基础,首先要做大“蛋糕”。近年来,永嘉县坚持以“强农、美村、富民”为目标,紧密围绕乡村振兴战略“20字”总方针,全面推动农业发展、美丽乡村、农村改革、脱贫攻坚等重点工作赶超发展,打造了一系列“三农”工作的“永嘉样板”,奠定了共同富裕的基础。

从“富裕”到“共同富裕”,如何找准着力点和突破口?创新致富,做大做强地方特色产业,让更多的百姓参与其中,分享产业发展的成果是一个重要抓手。永嘉地方特色产业发展方向是什么?永嘉向来以瓯越文化源远流长、风景旅游资源丰富,山水田园风光见长,是省全域旅游示范区,目前正创建国家旅游示范区,创新发展文旅产业无疑有着良好的基础。美食、露营、滩地音乐节等“夜游楠溪”产品符合新生代旅游者的需求趋势,一定程度上解决了长期以来制约永嘉旅游发展留不住人的困境,助力文旅产业创新发展,做大文旅产业经济“蛋糕”。

通过“音乐赋能”,发展“夜游楠溪”,培育“月光经济”,进一步做好“旅游+”文章,推进旅游业与多产业、多业态融合发展,是符合永嘉地方经济特点的创新致富实现“共同富裕”的有益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