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原野编译】近年来,法国社会廉租房呈现过度集中趋势,街区居民逐渐单一化,“社会混合”受到挑战,面对这一系列社会问题,法国政府发布部际通函,敦促在社会廉租房比例达到40%的城市,严格限制新建廉租房。

据《巴黎人报》报道,这份廉租房限制令由法国住房事务部长瓦尔贡(Emmanuelle Wargon)和城市事务部长娜迪亚·艾(Nadia Hai)于今年5月共同签署,旨在“改善国民生活质量,减少民众被弃之不顾的感受”。而右派共和党(LR)参议员埃斯托西(Dominique Estrosi)和中间派联盟(Union centriste)参议员雷塔尔(Valérie Létard)希望更进一步,将此条限制令写入法律。廉租房限制令法案一读引发激烈讨论,将于12月重回国会讨论。

法国部分廉租房公寓维护不善,居住条件恶劣。图为朗斯附近阿维翁市(Avion)一栋廉租房公寓,墙皮已经发霉脱落。(法新社图)

按照限制令,所有廉租房比例到达40%的城市若想新建PLAI超低价廉租房(巴黎大区单人年收入13268欧元以内)和PLUS廉租房(单人年收入24116欧元以内),将必须通过国家批准。议员们指出,这项措施旨在重新在廉租房密集地区引入“社会混合”。PLAI超低价廉租房房租每平米5欧元至9欧元不等,PLUS廉租房房租每平米7欧元至12欧元不等。

全法四分之一廉租房聚集在巴黎大区

《巴黎人报》指出,巴黎大区拥有130万套社会廉租房,占全法四分之一。2019年数据显示,巴黎大区有42个城市廉租房比例超过40%,前三名分别是:Dugny(69.2%,93省)、Île-Saint-Denis(61%,93省)和Bagneux(60.4%,92省)。

根据法国战略学会2019年数据,1300个市镇中的90个市镇集中了巴黎大区66%的社会廉租房;巴黎大区64%的社会廉租房集中在塞纳-圣德尼省;每年73.6万份申请,只有7.2万份申请成功;平均等待时间为10年;巴黎大区70%的居民可申请社会廉租房。

支持者:打击社群主义、改善治安

“不是说不能建(廉租房),而是要避免在廉租房集中区再建,这样只会制造更多的贫民区。”廉租房限制法案发起人、参议员雷塔尔解释说。总统马克龙去年10月在伊夫林省莱米罗市(les Mureaux)考察时也曾表达过同样观点。

总统候选人、巴黎大区议会主席佩克雷斯(Valérie Pécresse)强调,问题的关键是要避免在同一地点“集中建造廉租房,因为穷困会催生社群主义和地下经济”。事实上,佩克雷斯早在2016年起就在巴黎大区廉租房比例超过30%的城市实施“防贫民区”措施。“40%这一比例太高……必须要让城市重新找回平衡,街区居民应以中产为主。”佩克雷斯指出。

事实上,自2018年起,就不断出现社会福利住房管理机构要求驱逐毒贩家庭的案例。愈来愈多的办案法官认为:在自己的住所从事贩毒勾当或同谋贩毒,这种行为不仅触犯刑法,还严重违反房客的义务,因此解除租约是正当的。

但对于廉租房居民来说,住房条件和每况愈下的治安问题才是他们最关心的。瓦兹省克雷伊“红十字”街区的居民汉娜指出:“问题不在于廉租房集中与否,真正让人头疼的是房子损毁严重、(租客的)不文明行为和贩毒。”

巴黎南郊埃松省Fleury-Mérogis廉租房居民阿玛尔、阿玛利亚和玛丽(均为化名)亦有同感,随着经济条件相对宽裕的小中产家庭搬离廉租房,居住环境越来越差,这让她们感到很遗憾。对此,当地市长Olivier Corzani批评说,廉租房管理机构决定了80%的廉租房分配,这些机构的选择导致同一社会阶层的家庭聚集在同一地点。他认为,中产家庭因附加租金而搬离廉租房,导致社会混合率越来越低,因此应该取消廉租房附加租金制度。按照现行规定,若家庭收入超过廉租房收入上限20%,则需要缴纳“团结附加租金”(surloyer de solidarité)。

反对者:廉租房限制是对穷人“污名化”

到底该如何“重新平衡社会福利房”?法国全国城市翻新居(ANRU)负责人Nicolas Grivel指出:“拆除的廉租房必然需要被重建,只是不一定在原址进行,而是需要更好地分布。”瓦兹河谷省Villiers-le-Bel就遇到了这种情况:被拆除的400套老旧廉租房的一部分被批准在几乎没有廉租房的Village街区重建,而另一廉租房街区的造房计划则被驳回。

社会住房开发商Aorif主席Jean-Luc Vidon也呼吁在这一问题上采取谨慎态度:“限制甚至禁止建廉租房,不仅不是解决办法,而且是一种(对低收入者的)污名化措施。租住便宜的住房不代表租客有问题。”

巴黎大区研究所住房部负责人Martin Omhovère则认为,廉租房限制令“不够完整”,在他看来,首要任务应是推广福利购房(accession socialeàla propriété)。这一观点倒是与政府的部际通函相符:住房部鼓励各省从“超低价廉租房”转而建造更多面向小中产的福利购房、社会租房贷款(prêt locatif social,单人年收入不超过31351欧元)和中等租金(Prêt Locatif Intermédiaire,单人年收入不超过43409欧元)住房等。

在廉租房比例高达50.4%的楠泰尔(Nanterre)市,多样左翼(DVG)市长Patrick Jarry对政府的廉租房限制法案表示十分担忧:“我们正在拉德芳斯脚下建第11个小区,将可容纳一百多名居民。若这项法案通过,一部分(低收入)居民将被禁止入住;而无法建造‘超低价廉租房’也会在客观上导致一些贫困人口的居住条件无法得到改善。”

巴黎大区议会负责住房事务副主席Jean-Philippe Dugoin-Clément指责楠泰尔市长的说法“不负责任”:“不能因为想要拉选票,就在明知居住环境会进一步恶化的前提下,继续制造贫民区。”对此,支持建廉租房的Villiers-le-Bel多样左翼(DVG)市长Jean-Louis Marsac驳斥说:“也许40年前是这样,但现在,这些街区民众根本不投票。目前的形势是,市长想要失去人心,就去建福利房。”在他看来,廉租房限制令既不合理也不可行:“我们还积压了5000份申请待处理,不让建新的廉租房,这些人住哪?”

(编辑:夏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