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华人街》2021年9月8日那不勒斯消息:2月份曾感染了新冠病毒,在注射了一剂疫苗后,令该名女学生的苦恼是:"他们不给我绿色通行证(健康码)。”smartphone-ragazza-2.jpg
       "尽管我有非常多的抗体,但每次做拭子都必须付钱,才能做任何事。这不公平,"Michela Dinacci抱怨说,她在获得绿色通行证的过程中遇到了官僚主义的困难。

       来自那不勒斯的24岁女大学生Michela Dinacci谴责她为了获得绿色通行证而遇到的所有问题,尽管她曾在2月感染了新冠病毒并已经接种了一剂疫苗。"我在2月中旬感染了新冠病毒,出现了所有症状,但我没有阳性拭子作为证据,因为我家有两个阳性病例,我是最后一个出现症状的人。由于当地卫生部门没有处理这个案件,当时我们认为在这么明显的事情上花费更多的钱是不必要的。4月,我决定进行血清学测试(当时仍被卫生部认可),结果发现我有抗体。经过进一步的血清学测试,我决定在平台登记,并于7月20日接种了第一剂辉瑞疫苗。几天后,我收到一个通知,要求在8月10日进行第二针接种(尽管手中有'证据',但Mostra d’Oltremare接种中心的医生显然没有重视我的情况),所以我决定带着家庭医生的证明(他在他的职责范围内定义了阳性期)和进行的血清学测试去找ASL,他们认为应该删除这个通知,告诉我几天后会有有效期9个月的最终绿色通行证发给我," Michela对NapoliToday讲述道。


"没有任何回应"
       然而,在第二剂疫苗接种的豁免后并不足以让她获得绿色通行证(健康码)。"几天过去了,我还是没有得到任何消息,于是我决定多次与卫生部联系,该部承诺会向负责人汇报。两个月后,我的第一剂绿色通行证显然已经过期,而且每次都需要付费进行拭子检测,甚至去大学或在室内餐厅吃比萨都需要。在Mostra d'Oltremare和卫生部,他们告诉我,血清学测试对于豁免第二剂疫苗是无效的,为了解决一切问题,我应该只需要打疫苗。这对我来说似乎很荒唐,因为在接种了第一剂后,我又进行了一次血清学测试,我的抗体是14000,"她沮丧地总结道。


——华人街网站 alexzou编译 消息参考:napolitoday.it网,此篇图文报道只按原新闻网站对此事件的说法编译,并不代表译者和本网站观点。未经允许,请勿转载。
微信图片_20190324111714.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