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7月27日李非编译】7月25日,暴雨和洪水再次突袭了英国伦敦,火车站被淹,驾车者被困,一些地区在一天里倾泻了约一个月的雨量。至于谁来为这场混乱买单,除了气候变化,就是伦敦这座城市自己了。

暴雨突袭,伦敦又进入“看海”模式了

综合英国广播公司(BBC)、《纽约时报》报道,7月25日的暴雨是今年夏天在世界各地造成和破坏的极端天气的一部分。

伦敦消防局25日在Twitter上写道,随着内涝水位上升,他们接到了1000多个求助电话,有些人的汽车被淹没,有的人需要尽快逃离自己的家。强降雨还淹没了纽汉医院的急诊室,并导致惠普斯十字医院出现“运营问题”。由于洪水涌入几个车站,伦敦地铁服务也被中断。

7月25日,一名男子站在英国伦敦的大雨中。(图片来源:新华社)

负责大伦敦地区污水和供水服务的泰晤士水务公司7月26日表示,降雨带来了地表积水,工作人员通宵进行抢修。

直至26日上午,洪水已基本消退,不过英国气象服务部门表示,英国部分地区依然有极端天气预警。消防队警告说,灾害发生后,用来烘干旧建筑的发电机可能会向空气中排放更多二氧化碳,同时他们提醒市民不要涉入可能受到污染的洪水中。

而在这场暴雨前,英国人就已经生活在“水深火热”中了。7月12日,英格兰南部遭遇大暴雨,造成洪水泛滥。伦敦西北部和西南部受降雨影响较大,伦敦市民当天进入“看海”模式。这场暴雨刚走,高温热浪如约而至。高温导致英格兰公共卫生局有史以来第一次发布警报,警告人们留在室内,保持凉爽,建议在面向太阳的房间里拉上窗帘,多喝水,避免过量饮酒。

随着雷暴席卷英格兰南部,热浪随之消退,暴雨却再一次找上了门……

维多利亚时代的下水道太老旧

几周内经历了被大雨洪水暴击,再被高温炙烤,然后又被淹在水中,一些伦敦人不禁开始怀疑人生:这天气到底怎么了?

虽然很难将个别天气事件直接归因于气候变化,但现在科学界普遍认为,今夏世界正在经历的极端天气是全球变暖等气候变化造成的。

不过暴雨带来的城市内涝洪水不能只怪老天,伦敦自己也要背一部分“锅”。

7月25日,一辆汽车在英国伦敦积水的路面上行驶。(图片来源:新华社)

从屋前铺设的小院到道路、停车场和商业街,城市中的“硬表面”让雨水无法像在乡村一样渗进土地,只能依靠下水道。

但在英国许多地方,老旧的下水道系统是维多利亚时代的产物,2019年的一份报告发现,该市的排水系统需要进行一次大维修,约有37000个家庭处于潮汐或河流洪水的高风险或中风险。赫特福德大学的维罗妮卡·埃德蒙斯-布朗博士(Veronica Edmonds-Brown)表示,伦敦的人口增长也是一个问题,因为维多利亚时代的排水系统“无法应对人口的巨大增长”。

泰晤士潮汐路是伦敦的“超级英雄”?

事实上,城市内涝和洪水一直是悬在伦敦头上的一把剑,这座城市建在泰晤士河泛滥平原上,即河流在洪水期溢出河床后堆积而成的平原,因此洪水淹没城市是不少人心中的噩梦。

于是,英国工程师们在上世纪设计了一种创新的活动式防洪屏障,也就是泰晤士河防洪屏障。这个庞大的屏障于1982年完工,以防止泰晤士河沿岸的洪水泛滥。

它由超过500米的10多个金属壁垒组成,闸门可以灵活的控制打开和关闭,让海水和河流的水位持平,防止汹涌的大水溢出河岸。

但是这道屏障并不能阻止像最近两次暴雨带来的影响,如今,维多利亚时代的“老古董”可能连一场小雨都经受不住。为了解决城市排水问题,伦敦修建了一条穿过伦敦市中心的巨型隧道——泰晤士潮汐路。

这条隧道计划于2023年完工,可以看做是一个新的下水道系统,能够储存和输送整个城市的大量污水和雨水,或许可以成为拯救伦敦于洪水的“超级英雄”。

(编辑:文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