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7月21日秋狸编译】近日,以色列NSO集团出售的间谍软件“飞马”(Pegasus)被曝用于监视多国人士,法国总统马克龙等多名法国政要都在其中,引起轩然大波。此事在法国不仅引发针对马克龙手机安全性的讨论,还展现出用于监视的最尖端工具令人防不胜防的可怕图景。

十位总理、三位总统和一位国王

《华盛顿邮报》报道,几个世纪以来,总统、总理、国王等那些能够决定国家命运的人一向最受间谍青睐。而在21世纪,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随身携带智能手机。

因此,当代间谍会选择从哪里下手也就不难得出结论。

近日,包括法国《世界报》、英国《卫报》和美国《华盛顿邮报》在内的多家媒体联合披露了以色列科技公司NSO开发的“飞马”间谍软件,该软件能够侵入苹果和安卓操作系统,提取短信、照片和电子邮件,对通话进行录音,并在使用者不知情的情况下远程启动手机的话筒和摄像头等。

与此同时,位于巴黎的非营利性新闻机构“禁闻”(Forbidden Stories)和总部位于伦敦的非政府组织“大赦国际”(Amnesty International)获得了一份包括近5万个号码的“NSO集团客户利益相关方”的电话号码清单,其中包括成百上千个记者,政治家,斗士和企业家的号码。在与上述媒体共享名单并经过仔细检查后,媒体联盟认为,名单中的一部分人肯定是一些国家进行间谍活动的目标。

以色列NSO集团出售的间谍软件“飞马”(Pegasus)被曝用于监视多国人士。(图片来源:Pixabay)

那么,最令间谍们垂涎的号码有哪些?《华盛顿邮报》指出,有14个。更具体地说,是三位总统、十位总理和一位国王。

三位总统是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伊拉克总统巴尔哈姆·萨利赫和南非总统西里尔·拉马福萨。

十位总理包括三位现任总理:巴基斯坦总理伊姆兰·汗,埃及总理穆斯塔法·马布里和摩洛哥总理萨阿德丁·奥斯曼尼。还有七位前总理,名单上的时间显示,他们被输进“飞马”时仍然在任,他们分别是也门的艾哈迈德·奥贝德·本·德赫、黎巴嫩的萨阿德·哈里里、乌干达的鲁哈卡纳·鲁贡达、法国的爱德华·菲利普、哈萨克斯坦的巴克特然·萨金塔耶夫、阿尔及利亚的努尔丁·贝多伊和比利时的查尔斯·米歇尔。

名单上还有一位国王,即摩洛哥的穆罕默德六世。

报道称,这份名单的使用目的不详。NSO称这并不是一份监视名单,并称对客户使用“飞马”软件的情形无法实时知悉,更不可能予以控制。代表NSO表态的弗吉尼亚州律师托马斯·克莱尔(Thomas Clare)表示:“一个号码出现在该名单上这件事,绝不能说明该号码是否被选中使用‘飞马’进行监控。”

但是,媒体联盟针对其中67部可能被攻击的智能手机进行进一步验证后显示,23部都已被“飞马”成功入侵、14部电话有被入侵的迹象。

对名单的核查还显示,一些领导人的朋友、亲属和助手的电话号码也被监视着,比如墨西哥总统洛佩斯·奥夫拉多尔。据说,他本人很少使用手机,而他的妻子、儿子、助手、几十个政治盟友甚至包括他的私人司机和心脏病专家的电话都在名单上。

除了上述14位“重点人物”外,世卫组织、联合国等一些主要国际组织的关键人物也在名单之上。总的来说,名单上有34个国家的600多名政府官员和政治家的电话号码,包括阿富汗、阿塞拜疆、巴林、不丹、中国、刚果、埃及、匈牙利、、哈萨克斯坦、科威特、马里、墨西哥、尼泊尔、卡塔尔、卢旺达、沙特阿拉伯、多哥、土耳其、阿联酋国、英国和美国等。

“沉迷手机”的马克龙引发人们担忧

“飞马”事件在法国引发轩然大波。据法国《世界报》披露,马克龙名列摩洛哥情报部门的潜在网络监控清单。另外,前总理菲利普及其夫人,还有众多法国政府重要成员,包括外长勒德里昂,经济部长勒梅尔以及范围广泛的议会议员和各党团领导人也在名单之中。

媒体联盟表示,2019年,在法国总统马克龙即将开始非洲之行时,他的号码被加入进“飞马”。大约在同一时间,14位法国部长和比利时前总理米歇尔的电话也被加入。

据悉,法国政府高级官员通常使用安全设备进行官方通信,但法国政界人士表示,一些业务也会在安全程度较低的苹果和安卓设备上进行交易。

《巴黎人报》称,马克龙总是随身携带两部智能手机。一位亲信表示,"我们用一部电话给总统打电话,他用另一部电话回电。"另外,他也总是及时关注Telegram和WhatsApp的信息。

法国总统马克龙。(图片来源:新华社)

马克龙的亲信表示,他通常不使用任何一部手机来讨论机密信息,因为担心被监视。但法国广播电台称,马克龙没有充分听取国家信息系统安全局(Anssi)或国内安全总局(DGSI)的建议,选择安全度超高的Teorem或Cryptosmart手机进行通信,这毋庸置疑是一种轻率的行为。

在马克龙当选为政府高官前,他经常与记者和其他同事分享其个人iPhone的号码。2017年,马克龙的一部个人手机的号码也被公布在网上,因为有人偷了一名记者的手机,而该记者有马克龙的联系方式。

无论如何,显然,马克龙的其中一个电话号码已经成为间谍目标,这加剧了人们的担忧。一位法国前情报官员评论说:“这一事件显示出了法国和欧洲无力提供合格电话工具和技术的问题。”

专家:“飞马”只是其中之一

网络安全公司Lookout的技术总监巴斯蒂安·博贝(Bastien Bobe)在法国24电视台的采访中表示,有成千上万的工具可以监视人们的手机,“飞马”属于其中比较“优秀”的一小部分。其“卖点”在于能够向客户保证,软件将能够无需互动地安装在受害者的终端上。也就是说,目标不需要点击链接,访问网站或回复任何信息也会被入侵。“只需在远程控制平台上输入要监控的电话号码,就可以了,剩下的事情由“飞马”负责。”博贝说。

博贝还说,除了NSO,还有其他以色列公司和至少一个“北欧企业”能够提供同样水平的服务,不过他拒绝透露这些“数字军火商”的身份细节。

另一个安全公司CheckPoint的网络安全专家菲利普·隆德尔(Philippe Rondel)表示,如果说NSO是这些间谍软件转售商中最有名的,那主要是“因为它是世界上拥有最多客户的集团,并且最公开的推广其技术诀窍。”

而这些“网络监控雇佣兵”正变得越来越复杂,水平越来越高。这意味着“五年后可能会有几十家公司提供与NSO相同水平的服务”,巴斯蒂安·博贝说。

报道称,未来的风险在于,这些非常强大的间谍软件程序,虽然目前只应用于国家情报部门,最终会落入普通网络犯罪分子手中。

(编辑:文耕)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