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料图:遭遇白化危机的大堡礁珊瑚 (图/路透社)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6月22日报道,联合国教育、科学及文化组织下设世界遗产委员会当天宣布,考虑把澳大利亚大堡礁列入濒危世界遗产名录,并将在7月举行的第44届世界遗产大会上探讨此事。澳大利亚政府强烈反对世界遗产委员会的这一建议,澳政府官员和澳媒更是毫无根据地指责中国是背后的“政治原因”,污蔑中国在“报复”。针对大堡礁的现状,澳大利亚政府不去反思、亡羊补牢,而是深陷“被迫害妄想症”,不得不说是一种悲哀。

澳方之所以反应强烈,最主要原因在于经济利益。大堡礁纵贯澳大利亚东北沿海,是世界最大的珊瑚礁群,全长约2300公里。由于拥有多样物种和迷人景色,澳大利亚政府一直将大堡礁作为旅游名片。按照《澳大利亚人报》的统计,如果大堡礁进入濒危世界遗产名录,将威胁到6.4万个工作岗位和每年64亿澳元(约合313亿元人民币)的旅游收入。

不过,在世界遗产问题上光算“经济账”显然是本末倒置。大堡礁严峻的生态环境问题由来已久,而导致时下可能被降级的局面,就在于澳大利亚政府的长期不作为。大堡礁于1981年被列入世界自然遗产名录,而从1995年以来,由于气候变化导致海水温度升高,造成大堡礁珊瑚礁内有机体大量死亡,呈现白化现象。2012年3月,为调查矿产出口和石油开发增加对大堡礁造成的影响,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一个小组曾前往澳大利亚进行调查。2013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曾计划将大堡礁列入濒危世界遗产名录,但因裁定依据不足,延迟了这一决定。2015年,世界遗产委员会讨论将大堡礁列入濒危世界遗产名录,并敦促澳大利亚政府尽快采取应对措施。在过去数年时间里,联合国方面一直对大堡礁的生态环境高度担忧,尽管澳大利亚政府2015年发布《大堡礁2050长期可持续计划》,承诺拯救大堡礁,但从最终的结果来看,根本不能称之为合格。比如,大堡礁2016年和2017年连续发生大规模珊瑚白化事件;2019年大堡礁海洋公园管理局将大堡礁前景展望从“糟糕”调低至“非常糟糕”。世界自然基金会海洋事务主管理查德·莱克称,世界遗产委员会的这一建议说明澳大利亚政府在保护大堡礁方面“做得不够”。澳大利亚气候委员会6月22日表示,世界遗产委员会的决定“给联邦政府带来耻辱,毕竟政府在大堡礁珊瑚衰减时,没有积极保护而是袖手旁观。”

不去直面自身问题,反而“甩锅”中国,这与澳大利亚近期在一系列对华关系问题上假扮“受害者”的逻辑如出一辙。近段时间以来,澳大利亚又是向世贸组织申诉,又是称中方拒接澳方电话,妄图给中国扣上“经济胁迫”的帽子,过足了假扮“受害者”的戏瘾。不过,澳方这套把戏骗不了世人。悉尼科技大学澳中关系研究院院长罗震(James Laurenceson)在接受美国之音采访时表示,“澳大利亚政府虽然声称想重启对话,但作为完全是反方向。”自2017年下半年以来,澳大利亚在政治、科技、安全、意识形态等大多数领域一次次向中国寻衅滋事。澳大利亚率先禁止华为5G技术;最早通过所谓反外国干预法,将矛头对准中国;在中国遭受新冠疫情期间,充当借疫生非的“急先锋”;多次借香港国安法频繁炒作反华议题,妄图干涉中国内政……纵观澳大利亚政府近年来的反华表演,用“上蹿下跳、体面尽失”来形容毫不夸张。

一些澳大利亚政客大概是亏心事做多了自知理亏,疑邻盗斧的心态已经到严重到神经质的地步。连世界遗产委员会基于大堡礁保护不利的事实作出的决定,也能被一些澳大利亚政客用来“碰瓷”中国。这样的“甩锅”神逻辑,连一些澳大利亚科学家也看不下去了。澳大利亚知名珊瑚礁生态学家、澳大利亚科学院院士特里·休斯发推称,“教科文组织提出的建议草案,是基于澳大利亚关于大堡礁珊瑚数量减少的事实之上。甩锅给中国,是在愚蠢地转移矛盾——由21个国家组成的委员会将做出最终决定。” 他还指出,澳政府有意地隐瞒气候变暖是珊瑚死亡的真正原因,并无意采取有效行动减少温室气体排放,“这将需要国际制裁”。他警告莫里森政府,如今,教科文组织建议将大堡礁列为濒危世界遗产名录,“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澳大利亚政府的当务之急,不是继续沉迷于意识形态偏见,而是应秉持负责任态度和客观理性,去修复严峻的大堡礁生态。澳方现在“甩锅”中国,可能会暂时转移民众焦点,但最终为生态环境恶化埋单的还是澳大利亚自己。(陈洋)

海外网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