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6月21日贾言编译】法国2021大区选举首轮投票结束后,法国《世界报》社论作者弗雷索斯(Françoise Fressoz )分析道,由于共和国前进党在地区层面根基薄弱,以致在大区选举过程中因右翼与国民联盟(RN)之间的竞赛而被边缘化。

6月20日,法国总统马克龙前往一投票站进行投票。(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超过66%的选民未参与选举投票

法国《世界报》(Le Monde)报道,有超过66%的选民未参与地方选举投票,创下类似选举弃权投票的绝对记录,这有什么启示?这就是6月20日举行的大区议会和省议会投票率的结果。选举基础面如此狭小,以致任何形式的解读都有些靠不住。

然而,距离明年总统大选不足一年,全国层面的政治格局似乎已经被打乱,一切似乎要重新洗牌:首轮投票结果显示,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国民联盟所获得的选票比预期要低得多。同样出人意料的是,右翼政党也将自己确立为阻击勒庞(anti-Le Pen)最佳选择,毕竟执政党已经意识到自身在这场选举中的分量是多么有限。

在全国层面,环保党得票率低于社会党

再来看左翼政党,选举让社会党(PS)感到欣慰,毕竟顶住了各方压力。不过,欧洲环保绿党(EELV)的表现则有些令人失望,未能延续其在2019年欧洲议会选举和2020年市镇选举中取得的成功。当然,环保派在巴黎大区的竞选投票结果中领先左翼其他政党,但在全国层面,他们的得票率低于社会党,不利于环保派在2022年总统大选中获得左翼领导地位。

尽管此前多家民调机构均明确预测投票率会非常低,但没有任何一家能够预测到如此高的弃权比例。据民调机构Ipsos-Sopra Steria估计,20日,约有3100万选民未去投票站参与投票,这比2015年时多出了15个百分点。这种对民主巨大冷漠的原因首先是不感兴趣:在经历了几个月的半封闭生活之后,绝大多数选民认为相比于去投票站还是宁愿去做其他事情。其次,选民对竞选连任的地区议会议长的工作成绩看上去还算认可,但是,其他参与竞选的候选人在选民眼中就显得比较陌生,对于选民来说也很难在竞选中分清什么是国家竞选和地区竞选。

在这种背景下,竞选连任的议长充分发挥了其优势。目前在法国13个大区中主政七个大区的右翼将其2015年的得票率提高了逾2.5个百分点。在任何一个大区,国民联盟似乎都尚无法在第二轮投票中对其构成威胁。不过,在普罗旺斯-阿尔卑斯-蓝色海岸大区(PACA),此前的民调已经显示共和党(Les Républicains)会败给国民联盟,东部大区(Grand-Est)的情况也受到密切观注。在上法兰西大区(Hauts-de-France),贝特朗(Xavier Bertrand)遥遥领先,证明了他有能力在第二轮对阵国民联盟的竞选中可凭借一己之力取胜;在奥弗涅-罗纳-阿尔卑斯大区(Auvergne-Rhône-Alpes ),沃基耶(Laurent Wauquiez)取得了不错的成绩;在巴黎大区(Ile-de-France),佩克雷斯(Valérie Pécresse)表现也不错。

在左翼,社会党表现领先环保绿党

此前,共和党曾担心会在第二轮投票中会身陷国民联盟与执政党之间的左右夹击,如今在“在阻击勒庞的最佳政党就是我们”的氛围下,右翼需要在面临多个选择的情况下决定最终总统候选人。

第一轮投票之前的民调显示,在弃权投票意愿非常高的情况下,有两类选民仍然比其他选民更为活跃:右翼选民和国民联盟选民。右翼选民通常比较年长,行动力最强,明确支持共和党民选代表。相反,国民联盟的潜在选民通常比较年轻,且来自社会底层,并没有进行注册申请投票。从全国层面上来看,玛丽娜·勒庞(Marine Le Pen)领导的政党支持率下降至20%以下,比2015年下降了8到9个百分点。在其两个标杆性地区PACA和Hauts-de-France,国民联盟的支持率急剧下挫。首轮投票过后,只有一名国民联盟候选人获得超过了25%的选票,而在2015年,玛丽娜·勒庞与她的外甥女玛丽安·马雷夏尔(Marion Maréchal)均获得了超过40%的选票,而当时的“大将”菲利波(Florian Philippot)也获得了36%的选票。

欧洲环保绿党仅获得12.9%的选票

竞选连任不仅对右翼有利,同样也让社会党获益匪浅。社会党似乎应该能够保住在新阿基坦大区(Nouvelle-Aquitaine)、勃艮第-弗朗什-孔泰大区(Bourgogne-Franche-Comté)、奥西塔尼大区(Occitanie)、布列塔尼大区(Bretagne)和中央-卢瓦尔河谷大区(Centre-Val-de-Loire)的领导地位。至于环保派,曾有雄心要取代社会党进而成为左翼领袖,如今,只能暂时搁置这一雄心壮志。在全法层面上,社会党仍然占主导地位,获得18%的选票,而欧洲环保绿党仅获得12.9%的选票。

最终,大区首轮投票的最大输家则是执政党,在地区层面根基过于薄弱,以致于无法指望能够有所作为。共和国前进党此前已经意识到自己的弱点,但是希望通过尽可能将大区选举全国化,同时大打走出疫情牌,并且依靠马克龙效应(最近几天在全国各地进行视察),达到足够的选票门槛,以便能够在几个受到来自国民联盟威胁的大区成为最终能够影响选举结果的决定性力量。然而,首轮投票结果显示,不仅国民联盟的威胁没有预期那么大,而且在多个地区,共和国前进党为能够赢得超过10%的选票以确保进入第二轮的资格所困扰。在上法兰大区尤为失望,尽管有五位现任部长参与竞选,但是,共和国前进党未能获得足够选票跨越这一门槛。大区议会第一轮投票结果清楚地表明,旨在让公众相信马克龙是阻击勒庞唯一选择的战略没能成功。

(编辑:顾砚)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