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蔡家怡编译】随着经济活动逐渐复苏,不少去年大规模裁员的法国企业,特别在航空和旅游业,以短期或临时合同的方式重新聘用被辞退的员工,遭工会质疑是乘疫情之机变相推行“灵活雇佣”。

法新社16日报道,法国航空航天服务公司(AAA)工会代表达罗(Julien Da’Rolt)批评,公司错判形势导致过度裁员,现在又趁机“压价”。

AAA公司去年业务几乎完全停滞,10月时提交裁员567人的“就业岗位拯救计划”(PSE),即撤掉逾1/3岗位,实际312人离职。5月底,公司的主要客户空客(Airbus)宣布2023年前把月产量提高到创纪录的64架A320飞机,于是公司立即召回了30多名旧员工。不过,公司给这些旧员工的却是“降格”合同:随工程结束即终止的CDI合同、短期CDD甚至临时合同(intérim)。

疫情期间法国企业的困境成为左翼政党和工会的活动土壤。图为极左政党“不屈法兰西”党魁梅朗雄6月10日在法国东北部圣克劳一个工厂向工人发表演说。(法新社图)

尽管有员工保住了饭碗,达罗还是怒气难消,他称,工会曾抗议过裁员计划太过庞大;而且工会“早就知道”只要疫苗出现,“至少中短程航班会恢复”,意味着他们的业务很快会回来。

公司总裁肖比(Gilles Chauby)喊冤说,“本来客户是要取消更多的订单的”。他承诺,保证这些员工都可以签CDI合同。

同样,另一家航空航天制造商LAUAK公司,去年夏天宣布裁掉全部838名雇员中的250人,在最终被辞退的132人中,有十多人接到返聘通知,但全是CDD合同。

CFDT工会秘书长拉巴迪(Jean-Claude Labadie)批评LAUAK公司就是趁机推灵活雇佣。公司负责人查理顿(Mikkel Charritton)反驳道,拉巴迪的说法未免太武断,去年5月时公司预测“要到2024年”才会回复正常业务水平,拉巴迪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而已。何况CFDT工会在他公司里都没有代表员工,他补充说。

而危机前就已经在亏损的旅游集团途易(TUI)被迫裁员还算说得过去。不过,工会指出其结果是造成了人才流失和竞争力下降。

在去年被途易解雇的600人中,目前只有十来个人被留下,法国总工会(CGT)秘书拉卡拉(Lazare Razkallah)是其中一个,他被要求推迟离职。作为社会和经济委员会(CSE)成员的拉卡拉表示,他们的同行是通过“部分失业”措施保住了员工,而途易现在却在后悔“撤掉了太多必要的岗位”。

(编辑:夏雨)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