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网】荷兰的阿姆斯特丹红灯区不仅是旅游景点和文化标志,还是全球色情行业的示范点,因为安全、合法的色情行业已经在这儿存在了几十年,并每年为荷兰创收7亿欧元。而现在,西班牙的一项最新法律或将该国打造成下一个“阿姆斯特丹”。

图为阿姆斯特丹红灯区。(图片来源:Pixabay网站)

西班牙最高法裁定:妓女可成立工会 维护合法权益

西班牙《世界报》报道,近日,西班牙迈出历史性一步,该国最高法院裁定,性工作者可组建工会,捍卫和争取劳动权益。该国性工作者协会Otras对此表示满意,Otras不再是非法组织。其成员Conxa Borrell指出,这离她们的终极目标“性工作者合法化”更进一步了。

“很多人不喜欢我们这份工作(性工作),但它就是真真切切存在的。很多人只关注到卖淫这方面,而实际上,我们(工会)关注的话题更广泛,包括劳动力剥削等。”Conxa Borrell说。

Conxa Borrell强调,她们反对人口贩卖,这是严重的犯罪行为,但同时她们也尊重性工作者的主动选择,两者并不矛盾。

“成立工会意义重大,无论是谁都应该想一想,为什么你们觉得我以性工作为生是错误的,我在这行工作了16年。我们这行里还有脱衣舞女郎、色情电话接线员、色情片演员等等。”Conxa Borrell说。

目前,性工作者不属于雇员,也没有签订劳动合同,“最糟糕的是耻辱感。我们不受保护,这个社会让我们觉得自己不配得到任何好处。”

该组织另一位成员Paula称,她们将终生为“性工作合法化”奋斗。“我希望有一天,我们可以缴税,退休后有退休金,建立一个更有尊严的现在以及未来。”

有数据显示,西班牙是对性工作者需求量最高的欧洲国家,每天在相关领域产生的消费达到500万欧元。

争议:卖淫合法化后,人口贩卖会增多?

西班牙国家警察指出,在该国只有20%的女性是自愿卖淫。(图片来源:Pixabay网站)

然而,一些法律界人士对西班牙最高法此次裁决提出抗议。

科尔多瓦大学宪法学教授奥克塔维奥·萨拉查认为,最高法没有解决真正的问题,“如果卖淫成为一项工作,那女性的身体将成为被剥削的工具。”

还有人认为如果卖淫合法化,肯定会有更多女性加入这一行业,这似乎是一件必然发生的坏事,一名接受BBC采访的妓女对此持反对意见,她认为,合法化后女性还可以就提高性行为的安全性和改善妓院条件进行谈判。法律赋予了她们这种权利,她们甚至可以就侵犯人权的行为提起公诉。

西班牙《先锋报》报道,需要注意的是,西班牙最高法虽然允许性工作者成为工会,维护其合法权益,但卖淫仍未合法化。

据西班牙国家警察指出,在该国只有20%的女性是自愿卖淫的,即不是人口贩卖以及皮条客受害者。

联合国的一份有关全球人口贩卖的报告指责称,自从荷兰允许色情业合法后,荷兰的人口贩卖人数逐年上升,特别是被迫卖淫的人数。报告数据显示,在荷兰,尼日利亚、匈牙利、保加利亚、波兰、几内亚、罗马尼亚等国居被贩运和被强迫卖淫者来源国前几名。

对此,西班牙副首相Carmen Calvo表示,“正是因为有卖淫活动,所以才有人口贩卖。如果不存在卖淫活动,人口贩卖情况也会随之不见。”Carmen Calvo主张保护女性的人权,“不幸的是,西班牙在妓院、妓女的数量上都‘名列前茅’。”

应该合法化吗?

关于卖淫法以及它们如何保护妇女,并使她们获得诸如医疗保健等福利,各国差异巨大。

目前,德国、瑞士、奥地利都是卖淫合法化国家。法国、冰岛、爱尔兰、瑞典等则明令禁止卖淫活动。法国2019年就曾惩罚过一名进行相关交易的嫖客。在英国,任何涉及妓院的活动包括女佣等都被认为是犯罪,可能面临长达7年监禁,而由两个以上的人共同提供性服务就算妓院。

卖淫嫖娼和产业化的卖淫业超出了个人自由选择的道德范畴,因此,“公权力介入”是世界各国的标准做法。

一位美国兼职妓女表示,只要有男性,对性的需求就一定存在。(图片来源:Pixabay网站)

BBC指出,有专家表示,在较贫穷的国家,反卖淫措施最后都被当成了武器,惩罚那些出卖身体的妓女。此外,在阻止疾病传播、贩卖人口和针对妇女的暴力行为等方面,这些法律并非那么有效。

伦敦国王学院的法律和社会公正教授克缇斯瓦沦说:“反对色情行业的法律,最后总是会侵犯性工作者的权利。结局往往是:性工作者们为了逃避法律的制裁,不得不用身体或者金钱贿赂警察。也就是说她们必须接更多客才能赚回行贿的钱。”

来自美国内华达州的佩雷拉是一名拥有博士学位的兼职妓女,研究的是色情行业。她指出:“只要有男性,对性的需求就一定存在。对于出于自愿的成年女性来说,这是可以接受的。”

(编辑:赵筱)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