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籍志愿者助力东京奥运会,相约观赛有个共同愿望

  “要带着五星红旗现场为中国选手助威”

  延期后的东京奥运会将于今年7月23日至8月8日在日本举行,如今距离奥运会开幕不足百天。日前,国际奥委会、东京奥组委等各方共同决定,将不允许外国观众入境日本观赛。按照最新的政策规定,届时有机会参与奥运会的只有运动员、教练员、代表团官员、转播商、媒体记者等持证人员以及在日本常住的观众。

  不过,在东京奥运会筹备以及举办过程中,仍有大量的外籍人士参与,其中自然包括中国人。他们或是东京奥运会的火炬手,或是服务奥运会的志愿者,有的已经买到个别项目的观赛门票,有的和朋友相约将赴现场为中国队助威。

  可以预见,等到中国选手站在东京奥运会的比赛场上时,现场很难出现数量众多的中国观众,但在他们比赛前后,也许能够听到身边中国籍志愿者激动地喊出“加油”。观众席的某个位置,在当地学习或工作的国人仍会聚集在一起,高举五星红旗,声援正在为国争光的中国健儿。

  火炬手

  侯嘉怡 河南郑州 日本栃木县德企员工

  谢绝聚餐,短短200米激动大过紧张

  东京奥运会官网曾报道称,据不完全统计,在总计10000名火炬手中,中国籍占比约0.2%,来自河南郑州的侯嘉怡便是其中的一员。

  今年3月29日,东京奥运会圣火传递抵达第二站—栃木县,伴随着当地民众热烈的欢呼声,侯嘉怡怀着激动的心情,高举着火炬跑完了200米,正如“希望照亮前行路”的圣火传递理念那样,以一种特殊的方式,对外传递着奥运会顺利举行的希望。

  侯嘉怡出生于1993年5月,在河南郑州读完高二后赴美国留学,先后就读于路易斯克拉克大学、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修读物理和机械工程专业。2018年,研究生毕业的她来到一家位于日本栃木县的德国企业工作,担任工程师。

  在侯嘉怡的印象里,奥运火炬手都是来自各行各业的明星或知名人士,她从未想过普通人尤其是在日本工作的外籍人士能够参与其中。一次偶然的机会,她在电视上看到公开招募火炬手的广告,感到意外的同时,她决定试一试。

  东京奥运会火炬手的招募有多个渠道,既可以由赞助商申请,也能通过日本47个都道府县推荐。没有赞助商“背景”的侯嘉怡只能向栃木县提交申请。她找到企业的领导写了推荐信,按照流程填写了各项信息,2019年底,成功当选栃木县的火炬手。

  与东京奥运会一样,圣火传递也历经波折,一直延期到今年3月才恢复举行。与不断被媒体曝出放弃火炬手资格的众多明星不同,侯嘉怡非常珍惜这次机会,提前两周记录自己的健康状况,谢绝外出聚餐,时刻注意个人防护,终于等来了心心念念的3月29日。

  提前到达集合地点,测量体温、检查证件、发放制服,“真正跑的时候,比起紧张的感觉,更多的是激动。”尽管只用2分钟跑了200米,但看到沿途观看的热情民众,侯嘉怡深刻地感受到奥运会的魅力,她也更加期待东京奥运会的如期开幕。

  志愿者

  孟雪 辽宁沈阳 顺天堂大学医学博士

  面试培训,中国籍志愿者不在少数

  除了火炬手的身份,侯嘉怡还与奥运会有着特殊的缘分。早在2014年和2016年,还在美国留学的她就先后成为索契冬奥会、里约奥运会的志愿者,在新闻中心负责语言服务的工作,曾在索契现场见证张虹历史性夺冠。今年的东京奥运会,她第3次当选奥运志愿者,届时将在网球比赛场地服务。

  和侯嘉怡一样,来自辽宁沈阳的孟雪也有着奥运志愿者的经历。2008年北京奥运会,当时就读于中国医科大学的孟雪有幸被安排到鸟巢,先后从事检票和场内服务的工作,亲眼见证了博尔特打破世界纪录,也全程观看了奥运会闭幕式。如今,孟雪正在日本顺天堂大学修读医学博士学位,再次有机会服务奥运,她也没有太多犹豫,最终成为手球比赛志愿者,将在代代木竞技场为运动员们服务。

  当然,东京奥运会志愿者中的大多数都是“小白”,对奥运志愿者的身份向往却又陌生。来自山东德州的戚丹阳于2017年9月赴日本留学,目前是东京大学教育学专业的研究生。她还记得刚上小学时北京奥运会刚申办成功,“作为在北京奥运会精神熏陶下成长起来的一代人,一直想亲身参与其中。”她最终如愿以偿,今夏将在马事公苑为东京奥运会马术比赛服务。

  孟雪和侯嘉怡不约而同地提到共同研修(暨培训)时的一件事情,组委会希望加深志愿者对残疾人观众的理解,如何帮助推轮椅,如何与他们语言交流。2018年申请,2019年初参加说明会、接受面试,2019年下半年参与共同研修,2020年3月收到岗位确认通知。无论是对奥运志愿者工作的热爱,还是有着北京奥运会建立起的奥运情结,这些中国人的初衷大抵相同,尽管是异国他乡举办的奥运会,但她们希望为这一全球盛会贡献自己的微薄之力。

  志愿者

  戚丹阳 山东德州 东京大学教育学研究生

  抽中门票,忙里偷闲为中国队加油

  由于疫情影响,东京奥运会推迟了一年,志愿者的工作也接近停滞了一年,但大多数中国籍志愿者没有闲着。今年1月,有日本的志愿者提出翻译一本汇集多国语言的奥运用语集,尽量留下一些精神遗产,侯嘉怡和戚丹阳积极响应,主动担负中文方面的翻译工作。

  据戚丹阳介绍,由于每个志愿者都有本职的工作或学业,大家会在休息的时候聚到一起讨论细节,翻译的工作一直持续至近期才接近完成。历经两个多月,奥运用语集目前已经基本定型,还在最终确认阶段。来自全球不同国家和地区的观众相聚在一起,互相交流,感受不同的文化,这是奥运会的最大魅力之一,为所有观众尤其是赴日观赛的同胞提供帮助,也是中国籍志愿者的一大心愿。如今东京奥组委确认不允许海外观众入境,这对她们来说是不小的遗憾。

  不过,等到奥运会开始后,中国籍志愿者还是想忙里偷闲为中国队加油。在网球比赛担任技术统计工作的侯嘉怡预计会非常忙碌,无暇观看特定的比赛,但届时如果有中国选手参加,“我肯定会非常非常高兴,若能看到中国选手获胜、拿到名次甚至获得奖牌,更是值得庆祝的事情。”

  由于服务过北京奥运会,孟雪深知志愿者工作的辛苦,“当时分为早班和晚班,有一段时间甚至黑白颠倒。”不过,在做好手球比赛服务工作的同时,她还是计划去有明竞技场看看中国女排的比赛,去乒乓球、羽毛球比赛现场声援中国选手。

  戚丹阳非常幸运,她此前抽选了很多中国队参赛项目的门票,最终抽中男子双人10米跳台的决赛门票。她打算申请临时调岗,拿着门票入场为中国跳水队加油,“看到为梦想拼搏的运动员克服重重困难站到奥运赛场上,这本身就是一种成功,他们值得所有人的掌声。”

  观众

  李阳阳 陕西商洛 顺天堂大学田径研究生

  昔日健儿,远赴札幌看竞走比赛

  海外观众无法入境观赛,关于日本本土观众的观赛政策尚未最终确定,常住日本的中国人无疑成为唯一有机会赴现场声援中国队的群体。在日本顺天堂大学田径研究室就读的李阳阳观赛意愿非常坚定。来自陕西商洛的她是竞走运动员出身,2009年上初中时被教练选中练习竞走,尽管职业生涯只有短短的4年,但成绩进步飞快,早早在女子20公里竞走项目上达标一级运动员。

  2013年,李阳阳结束运动员生涯,考入西安体育学院,修读的专业依旧与竞走有关。大学毕业后,她决定继续到日本求学,两年的语言学校、一年的旁听生经历固然漫长,但最终被日本知名的顺天堂大学陆上竞技研究室(暨田径研究室)录取。李阳阳的导师是日本男子400米栏前纪录保持者,曾3次参加奥运会,日本男子竞走名将森冈宏一郎是她的研究室前辈。2018年亚运会女子100米、200米双料冠军福岛千里是两个项目的日本纪录保持者,也即将入学顺天堂大学田径研究室,成为李阳阳的学妹。

  曾是中国的竞走运动员,在日本知名的田径研究室就读,李阳阳对于竞走的热爱可想而知。她透露,在研究室提起中国的田径运动员,知名度最高的是苏炳添,而对于东京奥运会的田径项目,她本人最关心的还是竞走。

  2019年2月,刘虹受邀参加日本竞走锦标赛时,李阳阳曾在现场担任刘虹的给水员,“学哥(刘虹丈夫)负责拍照,我就负责给水,闲下来的时候也会陪孩子玩。”李阳阳目前的研究方向是日本女子竞走,冈田久美子是中国女子竞走的老对手,已经拿到东京奥运会参赛资格,她目前已经答应协助李阳阳的研究。因此,无论是学业的任务使然,还是为刘虹、杨家玉等中国竞走名将加油,李阳阳已经下定决心,从学校所在的千叶县远赴札幌,现场观看东京奥运会的竞走比赛,“如果到时候中国选手需要,我也会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助大家。”

  谈及中国竞走队的奥运前景,李阳阳比较乐观,“男子20公里竞走,中国队、日本队两边我都看好。至于女子20公里竞走,即使不能像多哈世锦赛那样包揽前三名,我觉得至少也能包揽金银牌吧。”

  观众

  朱美霖 辽宁沈阳 医学研究生

  买二手票,关注足篮给校友打气

  来自辽宁沈阳的朱美霖是辽宁男篮球迷,也一直关注中国女足的比赛,是王霜的粉丝。2017年她赴日本留学,目前是一名医学研究生。2017年底在日本东京举行的女足东亚杯,她现场观看了中国女足的所有比赛。

  对于目前日本体育赛事的防疫措施,朱美霖有过亲身经历。去年11月,她曾和朋友现场观看J联赛浦和红钻对阵大阪钢巴的比赛,地点是埼玉2002体育场,也是东京奥运会足球比赛场地之一。“观众一定要戴口罩,入场前会消毒、测量体温,在观众席间隔就座,现场的广播一直在提醒观众最好不要讲话,给球队助威的时候可以鼓掌,但不要呐喊。”在朱美霖看来,现场的防疫措施做得比较完善。虽然没有提前参与奥运门票的抽选,但如果奥运会允许日本本土观众入场,朱美霖会选择购买二手票,入场观看喜欢的女足比赛、篮球比赛,由于大学校友中有一名日本体操队的主力,她也打算现场观看体操比赛。

  来自黑龙江哈尔滨的关井辉抱有类似的想法。2019年4月,他赴日本留学修读服装设计专业,受疫情影响已经两年没有回国,虽然尚对体育赛事的防疫措施存在疑虑,但赴现场为中国队加油的动力非常大。“很多在日本留学、工作的朋友,都特别想去现场看中国队的比赛。”关井辉最关注的是中国举重队的世锦赛冠军李大银,他已经和朋友们约好,要带着五星红旗赴现场声援中国选手。

  采写/新京报记者 徐邦印

【编辑:张楷欣】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