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2日,法国开打美国强生公司旗下杨森制药有限公司研发的新冠疫苗(以下简称强生疫苗)。然而,就在强生疫苗尚未在欧洲大规模接种之际,欧洲药品管理局(EMA)4月9日宣布,鉴于美国发生4例强生疫苗血栓案例,药管局已对该款疫苗展开调查,核查其是否与血栓形成有关联。同时,一些法国医学界人士指出,阿斯利康/牛津疫苗接种者出现血栓,或是因为疫苗“打错了位置”——未按规定进行肌肉注射,而是被错误地注射进了血管里。

法国“疫苗先生”:90%民众接种新冠疫苗有困难

法国政府任命的“疫苗先生”、免疫学家菲舍尔(Alain Fischer)4月12日表示,要实现90%民众接种疫苗“很困难”。根据法国巴斯德研究院的研究模型,如果能在今年9月实现90%民众接种疫苗,生活有望回归正轨。

费舍尔指出,目前,最年轻的群体并不是全然相信疫苗,“为了他们自己和他们的亲属,我们必须说服他们”。

费舍尔还指出,法国民众对接种疫苗的观念与美国和英国存在区别,比如在给小孩接种流感疫苗的问题上,美国和英国大量为儿童接种,目的是防止儿童将病毒传播给老人;但法国人并不这么想。“在新冠疫苗上,我们必须向这个方向(英美)靠拢。”费舍尔承认。

20万剂强生疫苗提前一周抵法

自今天(12日)起,法国55岁及55岁以上民众可以接种阿斯利康疫苗或新到货的强生疫苗。

强生疫苗于3月11日获得欧洲药品管理局(EMA)的批准,成为继辉瑞/BioNTech、莫德纳和阿斯利康/牛津疫苗之后获得欧盟许可的第四款疫苗。

与屡屡延迟送货的阿斯利康疫苗不同,20万剂美国强生新冠疫苗“提前一周”抵达法国,让法国卫生部长韦朗也忍不住在《星期日周报》访谈上庆幸“可以扩展疫苗接种(范围)”。

Franceinfo新闻网站指出,强生公司与包括法国萨诺菲在内的欧洲多家制药厂有合作,因此不用担心产量问题。强生疫苗最关键的活性成分(抗原)则来自强生位于荷兰莱顿的工厂。

可减少85%重症

法新社报道,强生疫苗在美国、墨西哥、巴西和南非等国针对四万人(18岁以上)的试验显示,该疫苗可减少85%新冠重症(即减少住院和死亡人数)。参与试验的疫苗组无人因新冠死亡,而安慰剂组有7人感染新冠死亡。

根据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的数据,强生疫苗可减少66%中度到重度症状:这一比例在美国达到72%,在变异病毒盛行的南非约为64%。

虽然辉瑞/BioNTech和莫德纳新冠疫苗此前公布的试验数据显示,最佳保护力均高达95%,但专家指出,以上两款疫苗临床试验时,变异病毒(尤其是南非变异)尚未在试验国家成为主导毒株。图为辉瑞疫苗。

单针腺病毒载体疫苗:安全便宜,但对变异病毒效果或有限

与阿斯利阿康/牛津疫苗相同,强生疫苗采用的也是腺病毒载体技术,工作原理如下:

使用经过改造后无害的腺病毒作为载体,装入新冠病毒的S蛋白基因,制成腺病毒载体疫苗,刺激人体产生抗体。优点是安全、高效、引发的不良反应少。

S蛋白是新冠病毒入侵人体细胞的关键“钥匙”,无害的腺病毒戴上S蛋白的“帽子”,假装自己很“凶”,让人体产生免疫记忆。中国天津康希诺公司生产的就是5型腺病毒载体疫苗。

此外,强生疫苗可在普通冰箱里储存三个月,冷链运输更方便,这为药店和疫苗接种中心提供了更大的灵活性。

比阿斯利康疫苗“更胜一筹”的是,强生疫苗是一款单针疫苗,只需注射一剂即可获得对新冠病毒的保护力。单针疫苗相对成本较低,在当前全球疫苗产能不足的情况下,单针疫苗可接种双倍人群,提高了疫苗的可及性。

但专家也指出,单针腺病毒载体疫苗诱导的免疫反应强度一般弱于两针疫苗,因此,这类单针疫苗在预防早期的流行病毒时没问题,但面对突变病毒时,保护效率大多会下降。

法国政府任命的“疫苗先生”、免疫学家菲舍尔(Alain Fischer)在接受《解放报》采访时直言对强生疫苗的保护力有所“怀疑”:“我不知道为何其他疫苗都做不到,只有它(强生疫苗)能做到。让我们拭目以待,看看接种者是否真的能免于接受第二针注射。”

是否与血栓有关联?

法新社报道,继美国发生4名强生疫苗接种者出现血栓后,欧洲药品管理局(EMA)4月9日宣布,已对强生新冠疫苗展开调查,核查其是否与血栓形成有关联。

美国4名强生疫苗接种者出现严重血栓伴随低血小板(与阿斯利康疫苗血栓类似),其中3人在该款疫苗大规模接种以后出现血栓,1人则是在临床试验阶段因凝血障碍死亡。美国药管局9日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还没有发现(血栓)与接种(强生疫苗)存在因果关联,将继续调查并评估那些病例。数据分析将指导可能(实施)的监管行为。”

血栓或是因为疫苗打错了位置?

虽然欧洲药管局已承认血栓是阿斯利康疫苗“罕见”不良反应,但医学界目前尚不清楚,为何没有特别健康问题的接种者会在打疫苗后形成这种非典型血栓。

《费加罗报》此前报道,德国格赖夫斯瓦尔德大学(Universität Greifswald)的Andreas Greinacher教授研究团队认为,这或与自身免疫反应有关:出于未知原因,一些人会在接种疫苗后产生抗血小板抗体,这一方面会导致血小板聚集;另一方面,这些抗体与血小板结合,使致敏的血小板在单核巨噬细胞系统被吞噬破坏而导致血小板减少。这就解释了病人为何会同时出现静脉血栓和血小板减少症。这与肝素诱导的血小板减少症(HIT)伴血栓形成非常类似。

除了德国Andreas Greinacher教授的这一解释,还有一些法国研究人员近日指出,形成血栓可能是疫苗位置打错了!

法国肿瘤免疫学专家Éric Billy和肺科专家Corinne Depagne近日指出,新冠疫苗均为肌肉注射,接种疫苗后形成血栓或是因为疫苗没有被注射进肌肉组织内,而是被错打进血管后产生的不良反应!

《法兰西西部报》专家指出,疫苗中的S蛋白重组腺病毒一旦被误注射进血管,就会产生迅速进入血液循环,导致人体出现“过于剧烈的免疫反应,增加血栓风险”,因此可以说,这是腺病毒载体疫苗“特有的”不良反应。而辉瑞和莫德纳疫苗是将mRNA注入人体,利用人体细胞在人体内合成S蛋白,刺激人体产生抗体,因此不会有这种风险。

专家强调,为了避免将疫苗注射进血管,医护人员在注药前检查回血:在进针后、注射药液前,必须抽动注射器活塞,检查有无回血,像疫苗这种肌肉注射若有回血,则说明刺中了血管,此时须拔出针头重新进针,不可将药液注入血管内,否则可能导致用药方法改变,甚至会造成接种者药物不良反应或药物中毒。

(编辑:夏雨)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