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24日,意大利新增21267例确诊病例、460例死亡病例。累计确诊病例共3440862例,死亡106339例,治愈2773215例。

昨天(23日),巴西单日新冠死亡病例达到惊人的3251例,创下该国自疫情暴发以来单日死亡最高纪录!如今,新冠疫情仍在各地肆虐,而作为抗疫最重要的武器之一,AZ疫苗却依旧深陷多项风波之中。

•不论周五数据如何,伦巴第都保持“红区”!复活节后学生返校或是社会开放“信号”

综合意大利《信使报》、安莎社、《晚邮报》报道,意大利卫生部将在本周五(26日)对疫情数据进行评估,以调整各地风险等级。根据目前情况,拉齐奥、伦巴第等均有望在下周一降为“橙区”。但伦巴第大区福利部主任Giovanni Pavesi今天表示,大区在复活节前都将保持在“红区”。

意大利当前所实施的防疫法令将在复活节后到期,德拉吉政府现已开始准备新法令。据报道,学生重返课堂或是社会逐步开放的第一个信号。意新任教育部长比安奇表示,全意已有超过一半的教职人员接种了疫苗。

今天上午,总理德拉吉在国会讲话时称,若数据允许,复活节后将重新开放包括“红区”内的幼儿园和小学校园。他表示,在疫苗接种加速的同时应考虑重新开放的计划。而意经济部长昨天也提到,国家将在5月、6月逐渐正常化。

不过,未来具体的防疫方案仍需等到下周疫情评估后再做决定。

•AZ疫苗安全风波持续发酵:意现首例罕见脑血栓!法26岁学生血栓引发内出血死亡

对于当前形势来说,疫苗接种工作无疑是各国政府抗疫工作的重中之重。上周,欧盟多国一度因安全问题暂停使用AZ疫苗,但欧洲药管局随后宣布该疫苗依然安全有效,意、法、德等随即重启接种工作。但事实上,AZ疫苗的安全风波至今仍未平息。

意现首例罕见脑血栓:

35岁女子接种后剧烈头疼住院

上周末,拉齐奥大区拉蒂纳省一名35岁女子因出现剧烈头疼而前往当地医院进行CT检查,随后发现其出现脑血栓,立即住院。

据报道,该女子在入院前一周接种了第一剂AZ疫苗。在接种后的几个小时,她出现了发烧、疲惫等常见副作用,但几天后却开始出现头疼症状,并持续恶化。此前,该女子身体一直非常健康,且无特殊疾病。目前患者病情较重,院方正对其完整病史进行研究,同时已向意药管局呈送报告。

院方称,欧洲此前已出现十几例与疫苗有关的罕见脑血栓形成病例,但此病例在意大利尚属首例。最近一段时间,意大利虽出现过多起接种后可疑死亡病例,但此后的尸检基本排除了死因与疫苗间的关联。

另据央视新闻报道,德国阿尔贡地区的肯普滕医院昨日证实,该院一名55岁护士3月3日接种了AZ疫苗,之后出现脑血栓症状,20日不幸去世。医生认为,死者脑静脉血栓的形成与AZ疫苗有关联的可能性很高。

法26岁医学生接种后死亡:

“血栓栓塞引发内出血”

另一起接种AZ疫苗后可疑恐怖死亡案例则发生在法国。据报道,法国南特一名26岁的医学生在接种AZ疫苗10天后死亡,且腹部有1.7升血。

《法兰西西部报》报道,26岁的安东尼•里约(Anthony Rio)来自卢瓦尔-大西洋省拉蒂尔巴勒镇(La Turballe),是一名六年级医学生,生前在南特大学附属医院实习。作为医护人员,安东尼于3月8日接种了一剂AZ疫苗。然而就在接种疫苗10天后,独居的安东尼突然与家人失联,担心的家人随即报警。消防急救员破门进入公寓后,发现了已死在家中的安东尼,公寓大门从内部反锁。

报道称,安东尼曾在死前一天与哥哥通电话,他在通话中表示自己“肚子痛”,已约好“周四(18日)下午去看医生”。但不幸的是,周三晚至周四凌晨,安东尼被发现在家中死亡。

安东尼的哥哥向当地媒体《海洋报》透露了一些细节:“医生和我们说,安东尼的腹部有1.7升血。唯一让我们稍感安慰的是,他是在睡梦中死去的,我们只能想着,至少他没有死得太痛苦……”

对于安东尼的突然死亡,全家人有许多不解,并“对疫苗充满疑问”。“(怀疑疫苗)是不可避免的。”安东尼的哥哥强调说,“我弟弟不仅很优秀,也非常在意自己的健康。他很注意饮食,也很爱运动。最重要的是,他没有病史、没有任何健康问题,身体特别好。我们所能想到的问题,就只有疫苗。”

《法兰西西部报》援引该案消息人士的说法,安东尼的尸检报告中提到了“血栓栓塞引发内出血”。

法国国家医药安全局(ANSM)一名发言人向《法兰西西部报》表示,目前法国区域药物警戒中心网络(Pharmacovigilance)已对该死亡案例展开深入临床调查,但他同时强调,现阶段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死亡与疫苗有关。

南特共和国检察官Pierre Sennès在案件通报中指出,调查确认了死者在3月8日接种AZ疫苗的事实。法医已于3月19日进行尸检,但“为了明确死亡原因和具体情况,检方认为有必要进行补充分析。因此,要等到最终的专家鉴定才可得知确切的死因。”

•意发现2900万剂疑似运往英国的私藏AZ疫苗!阿斯利康公司解释也来了

由于上述可疑案例与疫苗间的关系尚无法确认,世卫组织也发布公告称AZ疫苗继续保持积极的效益-风险特征,因此AZ疫苗仍是欧洲各国抗疫的重要武器。

然而,AZ疫苗的缺货问题一直以来都十分严重。前两日,欧盟和意大利更是发现了一个令人疑窦陡升的情况——在意大利的一家药厂中竟惊现近3000万剂不为人知的私藏AZ疫苗。

上周末,意大利政府在欧委会的建议下,对拉齐奥大区弗罗西诺内省的一处药厂发起调查,并在工厂内发现2900万剂AZ疫苗。据报道,该药厂属于总部位于美国的跨国公司Catalent,所有疫苗现已被意警方控制。欧盟随即怀疑该批疫苗是阿斯利康公司故意藏匿起来以计划运往英国的。据称,该批次疫苗在初期就很可能已有一部分被运到英国,2月1日欧盟实施出口授权机制后,运输由此中断。

报道称,这批无人知晓的私藏疫苗令欧盟感到非常不满。欧委会副主席东布罗夫斯基斯直言:“疫苗运送目的地取决于(阿斯利康)公司,但我们需要指出,阿斯利康对欧盟的供货量远远不足。”

欧盟方面也发声道:“我们不对这些疫苗是否提供给欧盟进行推测。但如果想出口至欧盟以外地区,必须要向意大利当局提交出口申请。”

最新消息称,阿斯利康公司现已发布声明,解释称这批疫苗不是在意大利生产的,只是运到意大利工厂进行灌装。其中1300万剂疫苗是按联合国新冠疫苗全球获取机制,提供给低收入国家的;其余1600万剂则准备提供给欧洲地区。

也恰是在今天,欧盟宣布修订疫苗出口授权机制,增设“互惠”和“对等”要求。疫苗出口许可申请需根据具体情况进行评估,但不应对欧盟成员国的供应造成影响。

(意烩原创,翻译:尘烁,转载请注明意烩:oushitalia)

(编辑:夏雨)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