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记者唐奕奕文图报道】2月16日,西班牙加泰罗尼亚等地发生暴乱,几千人走上西班牙街头,抗议警方逮捕说唱歌手哈塞尔(Pablo Hasél)。此后,骚乱蔓延到30多座城市,持续了一周以上。为什么歌手被捕可以在西班牙造成如此轰动的效应?《欧洲时报》采访了西班牙中国律师事务所主任季奕鸿律师,他读了哈塞尔的判决书以后,从法律角度谈了自己的看法。并结合西班牙社会近年的情况,解读了骚乱背后的含义。

图为巴塞罗那著名的兰布拉大街。(图片来源:欧洲时报记者唐奕奕摄)

前科累累的说唱歌手

2021年2月12日上午,歌手哈塞尔与50名支持者一起自困于莱里达大学校园内,还与警方发生对抗。2月16日,警方终于攻入学校,将哈塞尔逮捕。从这天开始,西班牙全境就开始了要求言论自由,声援哈塞尔的抗议游行。

能在西班牙全境引起如此轰动效应的歌手究竟是谁?为何一位歌手被捕具有如此重大的效应?季律师表示,他阅读了哈塞尔的判决书以后,注意到这位引起轩然大波的说唱歌手哈塞尔绝对是一个不安分的说唱歌手。他身上的刑量也并非九个月而已。从判决书里可以看到,哈塞尔至少被法院判过四次。

最早的一次判决发生在7年前,即2014年4月,哈塞尔在歌曲里宣扬恐怖主义,被国家高等法院以美化恐怖主义的罪名判处两年徒刑。哈塞尔在几首歌曲提到了ETA、Grapo、TerraLliure等恐怖组织。比如他希望Grapo回来,把巴斯克社工党领导人的车子炸掉。此类歌词在他的歌曲里数不胜数。高等法院认为他的歌词煽动暴力,发表引发仇恨的言语,还美化了恐怖主义的行为,这些言论不属于言论自由保护的范围。因此,根据《刑法》第578条,判他两年有期徒刑。

由于这是他第一次犯罪,所以并没有入狱。2015年2月份,他再次因宣扬恐怖主义接受审批。最高法院认为,其行为不被言论自由保护,已构成犯罪。

2016年6月,在莱里达大学校长办公室的新闻发布会上,他殴打并侮辱一名TV3记者,还向对方泼清洁液。为此,他在2020年被判6个月有期徒刑,并赔偿记者12150欧元。2018年3月2日,法院宣布哈塞尔犯有美化恐怖主义、污蔑国王以及诽谤警察罪。具体来说,由于哈塞尔宣扬恐怖主义,被判处两年零一天,罚款24300欧元。另外,他在推特上有1900余条内容都有诽谤警察污蔑王室的内容,也被处以罚款。哈塞尔不服,为此他上诉到最高法院。最高法院后来提出,哈塞尔宣扬的恐怖组织ETA、Grapo已经很久没有再进行恐怖袭击了,所以提到他们所造成的影响没有这么坏,最高法院将判决改为9个月。

所以,从判决书可见,哈塞尔在引起轩然大波前已有4个判决。2021年2月在莱里达大学执行的9个月监禁只是其中之一。如果全部执行,那么哈塞尔至少需要在监狱里待上三年。

解读骚乱背后的含义

哈塞尔被捕后,西班牙全境以言论自由为由,要求释放歌手哈塞尔。但最高法院却认为哈塞尔的行为超越了言论自由的保护范围。为什么哈塞尔不受到言论自由保护?季律师介绍,哈塞尔在推特有近5.4万粉丝,他的推特里的许多内容都出现了诽谤国王和污蔑警察的内容。因此,最高法院认为,他的推特不仅表达自己的意见,还宣扬并鼓动暴力,不属于言论自由所保护的范围。

值得注意的是,西班牙联合政府已对这一事件进行表态,但首相和副首相却提出了完全不同的意见。社工党(PSOE)表示反对暴力。但是“我们能”党(UP)却公开表示不应该限制言论自由,支持民众去抗议。从抗议的人群来看,马德里和加泰罗尼亚等地区的抗议人群的组成是不同的。在马德里抗议的大部分都是左派的和极左的年轻人。但在加泰罗尼亚、瓦伦西亚等自治区的抗议人士,范围就广得多了,不仅有极左派,还有独立分子和“反法西斯”人士。

从抗议的情况来看,马德里的暴力并没有持续很久,但是加泰罗尼亚的骚乱却持续了一周以上,不仅烧垃圾箱、摧毁信号灯,还砸银行、抢商店,给地区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

季律师指出,言论自由不需要通过暴力来解决。所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砸银行、抢商店的行为背后,是西班牙年轻人对现状的不满。这些年轻人经历了2008年的金融危机,好不容易经济复苏以后,又碰到了新冠疫情引起的经济危机。12年间要经历两次经济危机,意味着年轻人在青春期被剥夺了学习机会,成年后又失去了创业和职业发展的机会,再加上前一阵子实行居家令,不让聚会,因此,年轻人心中的积怨无处发泄,正好借此次的哈塞尔事件一股脑宣泄出来。

副首相为何支持民众抗议?

面对如此大规模的破坏,“我们能”党却对这样的行为表示支持,作为执政党的一方,是否有失体统?季律师表示,从西班牙的历史来看,上街游行抗议的通常是左派,右派是不会上街的。这次的游行也同样如此,主要是左派年轻人出来抗议,并扰乱社会秩序。“我们能”党公开表示支持,其实仔细想来,是与他们极左的政治思想一致的。另外,结合“我们能”党上台后的政治改革,可以发现他们正在不断地用所谓的“进步思想”在选民面前刷存在感:不断提出各种法律改革,如未成年人堕胎不需要经过父母同意;做变性手术也无需等到成年、无需父母同意。

“我们能”党这样的做法其实是在防止被社工党边缘化,因此要刻意表现出自己的与众不同,以防未来选票流向社工党。因此,虽是执政党,为了表现出自己的独特,公开发表言论支持暴动。

当然,“我们能”党还是有它积极的意义的。他们最大的贡献就是把西班牙保守的政坛体系打乱。过去,西班牙的政客大多数是律师背景,一个个西装革履穿戴整齐,但“我们能”党上台以后,改变了西班牙政府职业化的面貌:原来扎小辫子也能当副首相,穿破牛仔裤也可以大摇大摆进国会。但其实从历史上来看,左派掌权后依然会腐化。

哈塞尔事件引起的骚乱,是年轻人借着言论自由的幌子在发泄不满。这仅仅是一个开始,未来还会有类似的骚乱将发生,在欧洲其他国家,也会出现类似的情况。同时,当骚乱上升到政治层面,也就演变成了一场政党之争。

西班牙中国律师事务所介绍

西班牙中国律师事务所由季奕鸿律师创立于1999年,秉承创始人为旅西侨胞伸张正义以及追求卓越的现代法律理念,现在西班牙中国律师事务所已经成为西班牙最权威的综合性律师事务所之一。西班牙中国律师事务所从属于西班牙律师公会(Abogacía Espa.ola),并且与西班牙本地、中国大陆和海外多个国家的知名律所、政府企事业单位、文化教育机构和投资金融机构建立长期的信息交换渠道和业务合作平台,能够有效和精确地满足国内外客户不同的法务和商务拓展需求。

电话:915400600

传真:915415505

电邮:[email protected]

地址:Gran Via,51,Planta5,Oficina A.28013,Madrid,Spain

(编辑:白劼)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