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白劼1月26日编译】德国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以来,新老问题不断,超过半数的德国民众不满政府的危机应对机制。德国抗疫究竟哪里出现了问题?德国《世界报》网站对此进行了分析。

养老院:防护不周

德国抗疫过程中最大的疏漏,或许就是对养老院的防护不周。德国新冠肺炎死亡病例的绝大多数发生在养老院,在一些联邦州的养老院死亡病例占比甚至超过三分之二。

德国疫情暴发之初,口罩和防护用品迟迟未运至养老院,PCR检测、快速检测等在2020年10月中旬才在养老院启动。此外,德国联邦政府从未对养老院进行集中安排核酸检测,而是让它们自行安排,这导致了多地核酸检测延迟。

全德核酸检测人力至今仍然短缺。在一些地区,德国联邦国防军甚至参与帮助。FFP2口罩尽管早已投入使用,但在2020年11月初才运送至养老院。

总而言之,德国没有利用夏天的契机,专门研究针对老年人这一易感人群的防疫策略。这导致了养老院死亡病例在秋天增加。

图为德国医生为民众接种新冠疫苗。(图片来源:新华社)

新冠疫苗接种:订购晚 开局乱

尽管德国政府和社会公众都认为,欧盟统筹疫苗采购是正确的,但掩盖不了具体执行时出现的问题,比如,在采购时间点、采购规模、各联邦州混乱的接种预约方面都存在问题。

2020年11月末至12月初,欧委会才与疫苗生产企业Biontech、辉瑞等签订采购合约,而美国早在7月就已经采购大量疫苗,1650万名美国人完成接种。

疫苗生产商阿斯利康也获得了在非欧盟国家的上市许可,并于近日表示,将减少对欧盟的供应。这对德国意味着,大量接种预约或取消,民众失望的情绪可想而知。

学校:全面数字化遥遥无期

德国虽然有一些学校装配了良好的数字化设备,能够开启远程教学模式,但仍有学校因为缺少数字化设备无法在封锁期间完成教学计划。数字化补给短缺的原因,并不是缺乏方案,而是决心和行动力。

早在2000年,时任德国教育部长的布鲁曼就宣布“为每名学生配备一台笔记本电脑”计划。2016年,德国各联邦州教育部部长就“教育数字化”达成一致,即为教师和学生配备电子设备、无线网络、数字化学习平台,但并未广泛推行。

除此以外,教育专家对还对居家教学提出警告,联邦州州长因此坚持线下授课模式。

时至今日,有关部门对中学数字化的拨款仍然缓慢,此前承诺的为教师配备笔记本电脑计划,至今未收到一分钱。

卫生部门:信息交流渠道闭塞

数字化程度不够不仅发生在学校,也出现在卫生机构。目前为止,绝大多数的卫生部门、实验室和诊所,都无法实现信息数字端交换。在不少地方,诊断报告甚至依赖传真寄送,或人工手动输入至电脑中。

早在2011年,德国联邦政府就已经开发了一款名为“Demis”的电子报告软件,但在2021年1月,该软件才被要求大规模强制使用。

而另一个行迹追踪软件“Sormas”的使用也少之甚少。根据1月18日的使用记录,仅有132名卫生部门人员使用过该软件。

德国延长新冠防疫措施。(图片来源:新华社)

口罩供应:采购太晚 价格太贵

疫情暴发初期,德国卫生部长施潘和内政部长泽霍费尔在口罩采购上发生了矛盾。前者表示,自己作为卫生部长应负责采购一事,尽管当时其部门并未形成统一的采购方案。此外,德国复杂的官僚制度让其无法在世界市场上快速出手。随后,德国卫生部对供货商表示,将花大价钱采购口罩,随后即被淹没在供货的洪流当中。至今仍有很多企业表示未收到德国政府的付款。

部分防疫政策合理性受质疑

根据德国电视一台的一份调查显示,2020年春天,德国民众尚普遍认可防疫措施,但疫情持续时间越长、民众不满情绪就越重。

很多民众对防疫措施的合理性也提出了质疑,例如此前巴伐利亚州法院禁止民众购买酒精饮料;黑森州对民众出行半径限制在15公里之内;还有一些法院取消了对殡葬、礼拜或集会的禁令。

(编辑:李璟桐)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