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1月19日顾砚编译】几周之后,英国政府将发布后“脱欧”时代至关重要的文件——“安全、国防、发展和外交政策的综合评估”,为英国未来十年乃至更长时间里在世界上扮演何种角色绘制蓝图。不同以往的是,首相约翰逊钦点的领导审查评估这份文件的人,既不是政府官员、外交家,也不是前政治家,而是一位40岁的历史学家、英国政治家传记作者和现实政治(realpolitik)专家约翰·比尤(John Bew)。

约翰逊的一次精明选择

《欧洲政治周报》网站(Politico.eu)报道,比尤是伦敦国王学院外交政策与国际关系系主任,约翰逊看重的是他的大局观。英国后“脱欧”时代的到来正逢全球政治存在根本性不稳定之际,约翰逊的任命可谓相当精明。

英国智库皇家联合研究所(RUSI)主席、前大臣、历史学家戴维·利丁顿(David Lidington)称:“很多国家对全球化英国(Global Britain)持怀疑态度,认为这是一个没有实质内容的口号。如何证明全球化英国既是理论上的、也是实践上的战略理念,对比尤是一个挑战,对首相更是。”

这份文件发布后,比尤将带领首相府的一个小组做“综合”工作。正如一位官员所说,他将把英国政府的国防、外交、贸易等多个部门整合成一个统一的、连贯的战略。

英国前国家安全顾问彼得·里基茨(Peter Ricketts)尽管经常批评约翰逊,但仍称此次任命是“不错的选择”。他说:“比尤带来了学术性的思维,但他同时是个务实的人。”

1月8日,一名女子在英国伦敦的威斯敏斯特桥上行走。(图片来源:新华社)

战略性文件的内容初见端倪

英国上一份包含所有因素的战略性文件是1960年的“未来政策研究”(Future Policy Study)。这份文件与首相哈罗德·麦克米伦提出的所谓“宏伟设计”(Grand Design)相契合。

在比尤看来,自那以后,英国战略性思维就几乎不存在了。2013年,他曾在《新政治家》杂志中抨击前首相卡梅伦政府“大幅削减国防开支”,不能“理解我们所处的世界的本质”;他认为菲利普·哈蒙德在2014年被任命为外交大臣是“修补匠对思想者的胜利”、“对英国在世界所处的位置没有明确的认识”等。

虽然新版“宏伟蓝图”的细节还未可知,但一些主题已经比较清晰。比尤虽然是一个实用主义者,但仍相信英国将是一股对世界起到积极作用的力量,这也将通过这份评估报告反映出来。

一位熟悉比尤战略的人称:“在过去的300年里,每当世界发生变化,总会有英国的声音,且通常是由英国控制世界的走向。如今可能是300年来第一次不再是这样的情况。我们会成为像美国或中国那样的力量么?不会的。但是如果我们投资得当,或许可以成为全球10大力量的召集人?”

目前,该计划的重要成果之一已经公开——在未来4年里增加65亿英镑的国防开支。英国将继续成为欧洲国防开支最大的国家,且远高于北约国防支出占GDP2%的目标。随着拜登将重新恢复盟友关系,英国也将再次强调对北约的支持。作为七国集团(G7)的轮值主席国,英国今年还将支持G7扩大为D10,即加入、澳大利亚和韩国。

这份蓝图还包括了对华政策和亚洲地区的策略。外交大臣拉布此前已经谈到,英国“将向印太地区倾斜”,包括推动英国加入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并增加英国在该地区的军事力量。

另一关键问题是考量英国与美国、与欧盟的关系。麦克米伦的“未来政策研究”曾提出,“一个基本原则,就是永远不把英国置于必须在美国和欧洲之间做出最终选择的境地”。这一原则或将继续适用。

贡献亟需的历史深度与视角

虽然让一位历史学家领导这份计划的审查与评估在英国并不多见,但在美国,学术界与政府间的交流已经很普遍。比尤曾于2013年在美国国会图书馆担任外交策略研究员的职位,这也能帮助英国政府与拜登外交策略团队的官员取得联系。

剑桥大学国际关系史教授布伦丹·西姆斯(Brendan Simms)称,比尤将会给这份蓝图带来一些亟需的历史深度和历史视角。

在2016年“脱欧”公投后,比尤既在右翼智库工作过,也曾在下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工作,贡献了多个有关“脱欧”后英国该如何定位的报告,其中的一些内容在这份蓝图中也有展现。

作为战后工党首相克莱门特·艾德礼的传记作者、左倾杂志《新政治家》的专栏作家,比尤似乎不是保守党首相的第一人选。但他的一位朋友称,他不是典型的左翼工党人士,他相信英国的影响力。至于为何暂停学术生涯、为约翰逊工作,这位朋友说,比尤的决定是一种责任感和把理论转化为实践的愿望。

(编辑:李璟桐)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