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微信公众号 欧时大参】11月28日,也就是解禁的第一个周末,法国多达70城爆发示威游行,目的是反对《全面安全法案》和巴黎发生的3名警察暴打一名黑人音乐制作人事件。据内政部的数据,当天全法约有133000人参加了游行,其中46000人在巴黎示威。

28日,巴黎示威现场。(法新社图)

据法媒报道,当天在巴黎的示威活动出现了不少“黑块”(Black bloc)团体成员的身影,游行最终以暴力收场,警方逮捕了81人。法新社称,62名宪兵和警察在示威活动中受伤。

内政部长达马南周日发推特表示,有98名宪兵和警察在本次示威活动中受伤。

据法国《回声报》报道,政府修改法案的动机在于,遏制社交媒体催生助长暴力行为的现象。例如,针对警察的暴力事件15年来已经翻倍:2019年,共有7399名警员因执行任务受伤,相比之下2004年的人数为3842名。

而引发本次70城抗议的《全面安全法案》的主要纷争集中于该法案的第24条,也就是以保护执法人员为理由、处罚“恶意”散布警察肖像的行为。

要“彻底重写”第24条,不过……

面对声势浩大的示威和内政部长达马南对警方的强力声援,法国政府也是左右为难。

据法新社30日报道,面对全体安全法案引起的反弹,马克龙当天在总统府主持召开了危机应对会议,随后“共和国前进党”(LREM)、民主运动联盟(MoDem)和“行动”(Agir)三家组成国民议会多数派的政党宣布,将“彻底重写”禁止恶意散布宪警影像的相关争议条款。

30日,内政部长达马南在国会接受质询时表示,自己一开始在网上看到警察打黑人音乐制作人的“可耻”视频时,第一反应是“这些不是真警察”(J'ai cru que ce n'étaient pas de vrais policiers)。

前内政部长、现任“共和国前进党”党团领袖卡斯塔内(Christophe Castaner)表示,“我们知道疑虑仍然存在……我们必须打消这些疑虑”。不过卡斯塔内坚称,这既不是“撤回”、也不是“中止”相关法案。

争议条款究竟说了啥?

简单说来,24条的主要舆论争议点在于“限制拍摄警察”。事实果真如此吗?我们先来看看法案原文:

“一. 针对新闻自由相关的1881年7月29日法案第四章第3段补充第35条之五,补充内容如下:

“第35条之五 – 以损害警察或武警的人身或精神状态为目的,传播以各种方式拍摄的警察或武警进行干预时的画面等素材、且素材暴露了面部或其他可识别警员身份信息的行为,将被处以一年监禁和45000欧元罚款。

二. 1881年7月28日关于新闻自由法案的第35条之五,不会妨碍向行政和司法主管部门提供暴露了警员面部或其他可识别其身份信息的影像。

为什么要修改法案?

总而言之,法案第24条旨在处罚恶意传播危及执法人员身心安全的影像的行为。其中需要注意的几个关键点是“恶意”、“传播”、“损害警察或武警的人身或精神状态”。

24号条款发起人、法国工人力量警察工会(Unité SGP Police FO)代表Linda Kebbab指出,由于法律不禁止在网上发布警察(脸部)照片,一些别有用心的人会发布照片来“人肉”警察个人信息:在哪个部门上班,何时下班,孩子在哪上学等。因为这些行为并未伴有直接、实质性的威胁性言行,所以不受法律制裁。Linda Kebbab强调,24号条款就是为了杜绝这种打法律擦边球的行为。她表示,内政部每天都要帮警察“紧急”搬家,因为邻居从网上的视频或图片中认出了他们。

现行法案如何规定?

事实上,现行法律是允许拍摄和传播警员图像的,当然也有例外情况,我们一项项来看:

首先,在拍摄方面,内政部2008年12月23日的通函明确规定:

“警察在执行任务时不得反对他人拍摄自身影像”,

“不得因此逮捕拍摄者、没收或破坏其拍摄素材和设备”。

巴黎大区住宅区治安总局(DSPAP)也曾在2018年专门发布通知:拍摄在公共道路上执行公务的警察的行为,法律不禁止;在媒体和互联网上发布这些画面本身并不违法,尽管可凭这些画面认出警察的面目。

有2个例外:其中之一涉及调查时“保存痕迹和线索”;

另一个则涉及安全性,拍摄需要在“拍摄者远离可能产生危险场所” 的情况下进行。

其次,在图像的传播方面,“警察在肖像权方面并不享有任何特殊保护”,“信息自由(无论是新闻界还是个人行为)都应优先于肖像权或隐私权,前提是这种自由不被滥用、不会损伤其尊严或泄露调查线索”。

唯一的例外是:警察的行动部队、譬如国家警察干预部队(FIPN)和内政部国内安全总局(DGSI)、巴黎打击犯罪大队反恐组(SAT)、司法警察反恐局(SDAT)人员,不能拍摄这些警察的画面。

究竟为何引起争议?

反对24号条款方的主要论点在于损害自由、钳制新闻透明度。

其中,一些新闻从业者和公共自由捍卫者认为,第24条对信息自由发起了“猛烈的攻击”。

法国人权联盟成员阿里米(Arie Alimi)29日对此解释道:“我们担忧这是法国作为‘法治国家’的倒退,担忧它会被‘警察国家’替代。”人权捍卫者赫登(Claire Hédon)也认为该草案“不可接受”:“当警方出现失控行为时,这些视频对我们是非常有用的。为了使民众重新信任警察,有必要在发生偏差就及时意识到这一点、并采取相应制裁措施”。

那么,如果恶意传播视频导致警察身心受损,该怎么办呢?

对此,赫登回应道:“目前,立法机关已具备惩处那些恶意使用自身所拍摄视频者的相关条目”,例如“煽动仇恨罪”(le délit d'incitation à la haine)。言下之意,不需要第24条,法律武器也足以惩处“小人”。

另外,部分记者们游行是因为据称从此以后报道游行需要具备相关的记者认证(accréditation),但实际上法案并未提到这一点。《回声报》也提及,这似乎是内政部长(曾经)的说法。另外,部分记者认为该法案会“制造恐惧”,他们同样强调,《刑法》和1881年的新闻自由法已经有惩治“煽动仇恨行为”的武器。

警察工会代表怒斥媒体“带节奏”

24号条款发起人、法国工人力量警察工会(Unité SGP Police FO)代表Linda Kebbab周一(30日)在BFM电视台早间访谈节目中斥责说,围绕该条款有太多“欺骗性、带有政治色彩的曲解”,“一些记者工会成员也玩起了极左的把戏:误导民众以为24号条款是要限制拍摄警察执法”,而实际上24号条款要禁止的是“恶意散播”可能会被用心不良者用来“人肉”的警察脸部照片。

为了证明自己所言,Linda Kebbab还在节目现场播放了一段BFM电视台前天的节目录音。在录音中可以听到,记者旁白说:“全面安全法案24号条款将限制拍摄警察的可能,是侵犯自由的条款。” Linda Kebbab表示,电视台扭曲报道让她“又震惊又愤慨”。

不过,就在早间访谈节目结束一小时后,BFM电视台主持人Bruce Toussaint指出,警察工会代表播放的录音“被掐头去尾”,并现场回放原片。在一段有关上周六反全面安全法案游行的报道中,记者在旁白中引述的实际上是游行者的观点:“全面安全法案24号条款将限制拍摄警察的可能,是侵犯自由的条款,很多示威者表示。”

BFM电视台主持人Bruce Toussaint委婉地评论说:“Linda Kebbab应该意识到,核实信息来源很重要。这是一个职业,记者职业。”

欧洲时报微信公众号:oushi1983

(编辑 :夏雨)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