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凯文编译】11月28日,法国多个城市发生游行示威,反对《整体安全法案》和警察暴力行为。警方和示威者在部分游行地点发生冲突,至少81名示威者被逮捕。与此同时,此前参与殴打黑人音乐制作人的四名警察被移送司法,总统府方面则致电受害人表达慰问,警界、政界、文艺界和体育界人士均对这次警察暴力事件有强烈反响。

全法70城游行示威

11月28日是法国放松防疫封禁措施第一天,当天法国多地发生抗议整体安全法案和警察暴力的游行示威。据内政部统计,当天全法70个城市发生游行示威,总人数超过13万,而游行主办者则宣称人数超过50万。

法新社称,各地的游行示威大体上在平和气氛中进行,但在个别城市、尤其是巴黎发生了暴力冲突,导致62名警察和宪兵受伤,81名示威者被逮捕。

28日,发生在巴黎的反《整体安全法案》和警察暴力的示威终以暴力收场。(法新社图)

在巴黎,一名为法新社工作的叙利亚独立摄影师阿尔哈比(Ameer al Halbi)被警察用警棍殴打面部受伤。这名24岁的年轻摄影师从叙利亚来到法国避难,此前曾因为报道家乡阿勒颇的武装冲突,而赢得多个国际奖项。推特上流传的一张照片显示,他的头上缠着绷带,脸部似乎有瘀伤。法新社和记者无国界组织均发声谴责警方的行为。

法新社称,在外省地区,也有两名示威者向国家警务监察总署(IGPN)投诉,称遭警察打伤。

与此同时,社交媒体上也流传着警察遭到示威者殴打的视频。内政部长达马南(Gérald Darmanin)28日对警察受袭一事表示谴责,称这种暴力行为“不可接受”。

涉事四警被移送司法

据法新社报道,此前殴打黑人男子米歇尔·泽克勒(Michel Zecler)的四名警察,29日已经被移送司法,他们受到“公职人员蓄意使用暴力”案由的调查,并附有种族主义和公文造假等加重情节。

此前法国媒体报道,音乐制作人泽克勒21日在巴黎街头未戴口罩被警察发现,他试图返回其工作室以躲避处罚,三名警察进入工作室并与其发生冲突。监控视频显示,三名警察殴打了泽克勒,还有一名警察向工作室扔催泪弹。

相关视频由Loopsider网站于26日曝光,随后被广泛传播。次日,第二段视频公布,其中显示泽克勒在工作室外遭到当街殴打,身旁有许多警察,但没有人制止自己的同僚施暴。

泽克勒事后称,警察在殴打他时多次辱骂他“肮脏的黑鬼”。但三名涉事警察在被拘留期间否认曾对受害人有过种族主义性质的攻击言行,并声称他们之所以检查泽克勒,不仅是因为口罩,而且闻到后者身上有大麻味,并称在挎包中找到“0.5克大麻”。不过这三人还是承认,殴打泽克勒没有正当理由,他们施暴主要是出于恐惧。

在丑闻曝光三天后,巴黎检察官雷米·海兹(Rémy Heitz)于29日下午举行新闻发布会,宣布将对四名涉案警察提起指控,并将其中三人进行临时羁押。海兹称,初审法官已经接手调查工作。

总统府慰问受害者

暴力事件发生后,总统马克龙27日在社交媒体上发文谴责称,这一事件“可耻”、“不可接受”。他责令政府迅速提出建议,重建法国民众和警察之间的信任,更有效打击所有形式的歧视。他同时表示,绝不允许个别执法者滥用暴力,玷污整体职业形象,并要求内政部长制裁这一事件中的责任人。

据France Info报道,总统府方面28日致电泽克勒表示慰问,后者的律师也对此予以证实。但相关报道并未透露更多细节,也未说明是总统府哪一层级官员、抑或是否马克龙本人致电。

政界人物各自站队

泽克勒遭受警察暴力一事,在法国社会各界都引发了巨大反响。警界高层承认施暴性质严重,而政坛则根据立场划线,左派要求撤回整体安全法案,中右派人物对警方表达有条件的支持,极右派则抓住示威者攻击警察大做文章。

在警界,国家警察总监弗雷德里克-沃(Frédéric Veaux)对媒体承认,这起警察暴力是“犯罪行为”。他强调,警察的行为必须“无可挑剔”,不过同时也辩护称,警察队伍中“绝大多数人”都能以专业、诚实和负责的方式工作,却不得不承受这种行为的后果。他保证称,一旦责任确认,警方会以“最严厉方式”处理此事。

而在政界,左右阵营对这一事件作出截然不同的表态。左翼阵营对此强烈谴责。“不屈法兰西”(LFI)党魁梅朗雄(Jean-Luc Mélenchon)和绿党主席雅多(Yannick Jadot)都在社交媒体上抨击警察暴力行为。

雅多称,警察的暴力和私刑场面“惨不忍睹、无法接受”。他呼吁马克龙维护法治原则,撤回整体安全法案,解除巴黎警察局长拉勒蒙(Didier Lallement)的职务,并让国家警务监察总署(IGPN)成为一个独立机构。

而极右翼“国民联盟”(RN)党魁勒庞(Marine Le Pen)则将矛头指向有攻击警察行为的“黑块”(Black blocs)组织,她在转发内政部长达马南的一条推文时附言称:“对于‘黑块’分子不受惩罚、并手持镐头和自制燃烧弹到处游荡,您欠法国人一个解释。”

中右派政治人物、表态将参选下届总统的上法兰西大区议长贝特朗(Xavier Bertrand)则采取折中立场,他一方面表示,“那些攻击警察和宪兵的人,不应该被放走”,另一方面又表示“保护我们的人(即宪警)必须得到保护,当然条件是他们的行为无可指责。”

贝特朗为内政部长辩护称,达马南要求将殴打黑人音乐人泽克勒的警察停职的决定是正确的,在前者看来,目前紧张局势的责任不应由内政部长来承担,而应由马克龙承担。

足球明星:“我为法国感到难过”

在文艺界和体育界,几乎一面倒地谴责警察暴力、声援受害者。

由于泽克勒在嘻哈音乐圈内颇有名气,是2016年以来“法国说唱黄金时代”巡演的制作人,因此文艺界人士同仇敌忾。歌手Aya Nakamura、男星兼导演Mathieu Kassovitz、女星Alexandra Lamy都在社交媒体上发声谴责。作者、 作曲家和音乐出版商协会(Sacem)总干事Jean-Noël Tronc称赞泽克勒的反应“极有尊严”,是“民主和勇气的一课”。

在体育界,两位当红法国足球明星——格列兹曼(Antoine Griezmann)和姆巴佩(Kylian Mbappé)都迅速作出反应,谴责警察暴行。格列兹曼发推文称:“我为我的法国感到难过。”

(编辑 :夏雨)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