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时报11月24日白劼编译】拜登为其政府提名了一批有经验的官员,其中不乏此前活跃在奥巴马政府的人士。虽然美国料将重回多边主义,但“此一时,彼一时”,德国人对美国的信任度大打折扣。

美国或积极“入群” 重回多边主义

德国《世界报》网站报道,“美国优先”是特朗普的“战斗口号”,但实际上,他的意思是“仅限美国”。当美国这一届即将卸任的政府攻击最紧密盟友、不断“退群”时,美未来国务卿布林肯做的恰恰是相反的事情。

58岁的布林肯在2015至2017年曾任美国副国务卿,作为拜登的安全顾问,跟随拜登近20年。身为美国国务院未来的掌门人,布林肯和其前任蓬佩奥的路线完全不同。蓬佩奥是特朗普的忠实盟友,始终与国际合作唱对台戏。2018年底,他在布鲁塞尔的德国马歇尔基金上空话连篇,还曾语出惊人地表示“多边主义往往被视为其本身的目的”。而拜登政府则将重启多边主义,华盛顿将重回巴黎协定、伊核协议、世贸组织以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对于一直被特朗普谩骂的北约,拜登和布林肯更不可能退出。23日,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对拜登胜选表示了祝贺。

图为11月23日在美国华盛顿拍摄的白宫。(图片来源:新华社)

前国务卿克里任气候特使 与德总统私交良好

尽管布林肯领导的美国外交部不会在所有问题上都成为令盟友们喜爱的伙伴,但未来欧洲的政治家和外交人士将会继续和美国国务院展开谈话,而非继续猜测“特朗普总统今日心情如何?”“他又要搞什么事情?”。和其前任不同,拜登做事谨慎,不冒风险。他为下届政府提名的官员大多是有经验的人,并在奥巴马执政时期担任重要位置。拜登第一批提名人选绝非是“做实验”,这一点与没有从政经验的特朗普形成了鲜明对比——提拔一些政治上的无名之士,几个月后再炒掉。拜登政府的这批人选可谓皆是奥巴马政府的“名人堂”成员。

例如,即将担任美国驻联合国大使的琳达·托马斯-格林菲尔德(Linda Thomas-Greenfield),这名68岁的女外交官有着35年外交经验,履历遍布四个大洲,曾在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任职。

还有76岁的克里,美国外交的一名“老兵”,曾任奥巴马政府国务卿,未来将担任拜登政府的气候特使。自1985年以来,和拜登在美国参议院共事超过20年。克里曾推动了北约成员国履行军费不低于其国内生产总值2%的目标。即使是拜登政府也会提醒德国履行军费开支到达一定数额的义务。此外,克里和柏林还有着极其特殊的关系:他和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一直维护着友谊,两人曾在一些会议上就伊核协议和乌克兰战争进行过数小时的商谈。此外,他在法国还有过一段成长经历,能说流利的法语。过去几年来,一直和德国联邦政府代表保持着联系。

11月7日,人们在美国纽约街头游行。(图片来源:新华社)

德国民意调查:“美国不是伙伴 但须保护德国”

拜登胜选尽管令德国人对德美关系改善有所期待,但在很多问题上,德国民众对美国仍然存在着极大的不信任。近日,德国主要基金会之一,科尔伯基金会(Körber-Stiftung)发布的一份调查问卷显示了德国人对两国关系的矛盾看法。

79%的受访民众认为,特朗普时代下的德美关系“很差”或“非常差”。78%的受访者表示,拜登上任后,德美关系会恢复正常。13%的人仍然表示悲观,认为即使是拜登也无法改变两国糟糕的关系。

但有一点非常明确:德国对美国的不信任是巨大的。美国大选的争夺战、对特朗普操控选举的谴责、其对拜登胜选的破坏,都是德国人对美国的民主极大地失去了信任。53%的受访德国民众表示,美国大选降低了其对美国民主的信任。即使是拜登胜选后,51%的受访德国人也认为,德国和欧洲应该相对于美国更加独立。45%的受访者则希望和华盛顿建立更紧密的关系。

然而,德国人在对美外交的看法也上出现了轻微的变化。在美国大选前,只有10%的德国人将美国看作德国在全球最重要的伙伴,这一数字远远不及选择法国人数的比例(54%)。拜登胜选后,认为美国是德国全球最重要的伙伴的人数比例升至23%,选择法国的人数比例降至43%。

在以下领域中,认为美国不是德国伙伴的受访比例分别为:维护自由贸易(58%)、保护民主和人权(57%)、气候保护(84%)。

仅仅在“美国是否是欧洲防务问题上的伙伴”才出现了肯定回答占大多数的情况,这一比例为54%。

(编辑:申忻)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